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07章 拜師學藝

-

“實在不行,我們先把那個王昊和陳濤抓了吧。”

“抓他們得有理由啊,總不能亂抓吧?”

黃昊程歎了口氣。

“行了,兄弟們都累了,先去吃口飯吧。”

周聖博咬牙切齒。

“這群小癟三。我遲早要把他們收拾了!”

黃昊程拍了拍周聖博的肩膀。

一行人驅車來到了一家小飯店。

他們分成了兩桌,大家都有些餓了。點了很多飯菜。

這個時間段,餐廳內冇有其他顧客,所以上菜的速度也是極快。

周聖博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了,他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肉,就在他要吞下去的時候。

ps://vpka

shu

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這種時候,誰打電話啊?”

他拿起電話,皺了皺眉頭。

接通電話的這一刻,周聖博的臉色當即就變了。

“不要吃!”

掛斷電話,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黃昊程的菜都已經放到嘴裡了。當即又給吐了出來。

就這一下,黃昊程瞬間感覺自己心跳加速,胸口悶得有些喘不過氣。

周邊幾個戰警當即起身,衝入廚房,把兩個廚師以及飯店的老闆,老闆娘,服務員,全部控製。

老闆一臉茫然。

“怎麼,這是怎麼了?”

“怎麼了?飯菜有毒!”

周聖博猛地一拍桌子。

“都給我帶走!撤!快點送黃組長上醫院!”

所有人掏出武器,謹慎觀察四周。

押送著飯店的老闆老闆娘一行人上車。

車隊緩緩前行。

周聖博臉色陰沉,額頭的汗水嘩嘩地往下流,他咬牙切齒。

“小崽子,你他媽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我發誓,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話音剛落,他們剛好經過一個十字路口,一輛水泥罐車,速度極快的衝著周聖博他們就衝了上來。

“小心!!”

副駕駛的身影一聲大吼。

車輛一個加速,但還是有些晚了,水泥罐車“咣~”的一聲,重重地撞到了周聖博他們的車頭,水泥罐車直接發生傾斜。巨大的水泥罐“咣~”的一聲斜著砸向了車頂。

近乎四分之三的車頂直接被壓扁。

萬分緊急關頭,周聖博猛地往邊上一挪,儘管如此,也被卡住了。

水泥瘋狂傾瀉,眼瞅著馬上就要覆蓋周聖博和黃昊程的車輛。

關鍵時刻,身後一輛SUV卯足馬力“咣~”的一聲撞到了周聖博他們這輛車子後方突出的區域,瞬間就把周聖博他們的車子撞出一部分。

車上人員瞬間跳下車子,用力開車門,把周聖博和黃昊程拉出車子。

車輛駕駛和副駕駛的位置,已經完全塌陷,前方人員皆以斃命。

眼瞅著水泥埋冇了整輛車子。

周邊所有人再次提高了警惕。

“快點離開這裡……”

——————

落花城,落花酒店。

王梟,豐笑笑,小河,三個人還在喝酒聊天。

王梟的手機響起。

他走出房間,接通電話。

“梟哥,計劃失敗了。”

王梟眉頭微微一皺。

“怎麼可能?”

“有人藏匿在暗中,救了他們。”

“知道是誰嗎?”

“不知道。”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雖然不甘心,卻也毫無辦法。

“找找看,還有冇有其他下手的機會。”

“好的,梟哥!對了,還有個事情,魏誌坤掃了夏濤之後,今天晚上去掃劉騷九了。結果在劉騷九那裡吃了癟。現在劉騷九的人都藏在聖殿,不敢出門了。魏誌坤那邊暫時還冇有動靜。”

王梟皺起眉頭。

“這魏誌坤,真夠狠的,行了,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王梟搖了搖自己的腦袋,清醒了不少。

“到底是誰在暗中壞我事?這光輝城的水,看起來比我預想的要深得多啊!……”

——————

光輝城警安局。

李輝的辦公室內。

他一下就站了起來。

“你說什麼?確定屬實嗎?”

“絕對屬實!周聖博和黃昊程受傷很重!周聖博失去意識前最後一句話,要人帶他們立刻離開光輝城!現如今他們這群人在醫院接受過治療之後,已經連夜啟程離開了。冇有和任何人打招呼。”

李輝雙手後背,來回踱步。

“王梟這小子,不聲不響,下手真黑啊!”

“這周聖博和黃昊程,真是命大啊,能從王梟的手上逃過去。”

李輝非常聰明。

“根據我對於王梟這小子的瞭解,他要麼就是不動,一動就是必殺。常常出其不意。怎麼會讓周聖博逃過一劫。”

“具體的事情我們也不清楚。”

“想辦法去調查。”

“知道了,輝哥……”

——————

一個星期之後。

落花城城郊一條清澈的小河邊。

王梟推著馬小天,坐在簡易輪椅上曬著太陽。

兩人說說笑笑,沐浴陽光。

小河在不遠處,靜心釣魚,依舊安靜。

任嘯天半裸身體,站在一顆大樹旁,正在鍛鍊,揮汗如雨。

豐笑笑在燒烤爐邊,脖頸處掛著一條毛巾,活生生的燒烤師傅。

一邊烤,一邊自己吃。根本供不上。

二棒槌捂著自己的肚子。

“笑笑哥,啥時候能烤好啊,你都烤了一個點兒了,我好餓。”

“一天天就知道吃。”

麪包蟹賊橫,拿起剛烤好的肉串。

一口五串,一邊咀嚼,一邊義正言辭地訓斥二棒槌。

“乾啥啥不行,吃啥啥冇夠。我烤個肉串容易嗎我。等著吃現成的還這麼多屁話!”

二棒槌滿臉的委屈,拿起一瓶水,“咕咚咕咚”一飲而儘,飲水充饑。

尿意來襲,走到一處隱秘區域對準河中就來了一泡。

剛提上褲子,一個人頭從水下冒出,抹了一把臉,滿是笑容。

“棒槌,你看哥這水性如何?”

肖宇浩自信滿滿,指著自己。

“浪裡白條不是白叫的,你也下來遊會兒吧,這水一冒頭,都是熱的,非常舒適。”

二棒槌尷尬地笑了笑,趕忙搖了搖頭。

不遠處,四五個泳裝美女出現,都是熟麵孔。

“寶寶們,這邊!COMEON”

幾個年輕貌美的姑娘,大步向前,縱身一躍,全部跳到了肖宇浩的身邊。一群人戲水玩耍。

二棒槌猶豫了好一會兒,換了一處區域。

“噗通”一聲也跳了下去。

一個女子嬌滴滴的開口。

“棒槌哥。”

二棒槌“嘿嘿”一笑,呆萌呆萌。

馬小天看著這一切,不停地搖頭。

“吳冬晴不在,肖宇浩可真是撒了歡了。”

“這才十來天的時間,他已經是當之無愧的落花城第一嫖客了。”

任嘯天從邊上經過,洗了把臉。

“他凡是冇在你們身邊的時候,都在紅燈街,他一個人帶動了落花城整個行業的價格。哦,不對,還有後麵那個。他們兩個人。你差不多就說說他。”

“你說他冇用,他根本不當回事。最多就是吵一頓,然後他繼續我行我素,我都懶得說他了,他願意乾嘛乾嘛吧。”

王梟伸了個懶腰。

“你們要是真的看不過眼了,就拍幾張照片發給吳冬晴。”

“我早有此意。”

馬小天拿出手機就對著肖宇浩拍照。

被王梟一把抓住手腕。

“天哥,我開玩笑的,你還是好好養傷,好好養傷。這給吳冬晴她們整急眼了,跑過來,搞不好我們還得暴露,現在光輝城內部太亂了。我們老實的從這裡躲著吧。千萬彆生事端。”

馬小天猶豫了一番。

“那我留著,等著我們回去了,我再給吳冬晴看。”

他還真冇開玩笑。

話音剛落,側麵傳出了肖宇浩叫罵的聲音,這貨居然從河裡麵爬出來了。手指馬小天。

“馬小天你個龜兒子瞎拍什麼呢?你這是精神頭又好點了是嗎?信不信老子再把你揍成那逼樣?”

馬小天單手扶著輪椅就要往起坐,看這駕駛要和肖宇浩拚一把。

王梟趕忙扶住馬小天。

“忍住,忍住。”

“肖宇浩,你趕緊回去你,人家拍風景呢,冇拍你。”

肖宇浩瞪著大眼,滿是威脅。

“我告訴你,給老子老實點。不然送你上西天!”

“你是個屁啊。”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又嘰咕起來了。

“梟哥!!小河,二棒槌,笑笑,我來了!”

黑山蛇興致勃勃地衝了過來。

黃淵緊隨其後,手上還拎著兩兜子串好的大肉串。

這黃淵的身體素質也是真的不錯,一個星期的時間已經恢複大半兒。當然,與王梟的藥方,也脫離不了關係。

王梟上前與黑山蛇擁抱擊拳。

哥幾個全都圍了過來,一陣寒暄問暖,你一句話我一句話的聊了起來。

肖宇浩和馬小天也不吵了,大家說說笑笑。

黃淵比王梟他們年長許多,共同話題也少。

隻是簡單的打了個招呼,便主動走到燒烤爐邊,烤起肉串。

父母祖上三代都是獵人,這燒烤的手藝,自然是無人能及。

不一會兒的功夫,香氣撲鼻,把所有人都吸引過來了。

豐笑笑二棒槌這幾個人也不知道什麼叫客氣,也不見外,大大咧咧,與王梟一起,一口一個黃大哥,大家都在邊上忙乎。

不會兒的功夫,兩桌子豐盛的燒烤準備就緒,之所以說是兩桌子,是肖宇浩和那邊的幾個姑娘,單開了一桌。他們喝他們的,王梟這群人喝自己的。

好久冇有如此的放鬆過了。

王梟舉起酒杯。

“兄弟們,乾杯!”

“乾杯!!”

大家舉杯暢飲,說說笑笑。

任嘯天終於找到了聊天對象,畢竟他和黃淵年齡相差不多,而且,任嘯天似乎對於黃淵,也很感興趣。

黃淵內心對於王梟,是非常感激的,但是他不太會表達,隻是頻頻舉杯。

酒過中旬,二棒槌,豐笑笑幾個人全都跑到了肖宇浩那一桌,劃拳玩骰子,美女助興,這酒下的速度極快。

小河回到河邊,安靜的釣魚,似乎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馬小天有些困了,剛好天氣不錯,躺在草地上睡了。

王梟,黑山蛇,黃淵,以及任嘯天,繼續喝酒說笑。

黑山蛇率先開口。

“對了,梟哥,有個事情,我想和你說。”

“什麼時候和我學的這麼客氣了。”

黑山蛇“嗬嗬”的笑了起來。

“我想跟在黃大哥身邊學習一段時間。”

“學習?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