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麵幾人明顯不悅。就在這會兒。萬城從邊上開口。

“都不要爭了,第三民兵團的事情,我會處理。肖宇浩的事情照舊!請盧將軍放心!我絕對可以讓第三民兵團,發揮他該有的作用!”

萬城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話,轉身就走。王賀楠幾人似笑非笑地盯著盧念川。

“盧將軍,聽見了吧,城主會處理的!現在您冇有什麼想說的了吧?”

盧念川深呼吸了一口氣,不再說話,王賀楠一行人也並未在理會盧念川。

李輝不聲不響地走到了盧念川的身邊。好言相勸!

“盧將軍,肖宇浩的事情,板上釘釘,您還是不要再發表意見了!千萬不要觸碰到城主的逆鱗!”

李輝看了眼對麵的劉淇。

“包括你也是一樣的。你們越為肖宇浩求情,肖宇浩越是必死無疑!因為所有人都清楚,你們為肖宇浩求情,並不是真正的因為肖宇浩,而是因為王梟!”

“同樣,你們不要忘記了,你們可是光輝城集團軍的副總司令和萬城特戰隊的隊長!萬城和王梟早已經決裂。你們這麼向著王梟。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我跟了萬城這麼多年,太瞭解他了。你們可以和王梟關係好。但是大是大非上,隻能有一個上級領導。那就是萬城!一切,要以他的想法為主!”

ps://vpka

盧念川輕咬嘴唇。

“是萬城把肖宇浩調派到前線去的!”

“那也是萬城讓肖宇浩殺的馬海濤嗎?也是萬城讓肖宇浩站出來承擔一切的嗎?城主做的其實是冇毛病的。還是那句話,你們的出發點冇在城主身上,在王梟身上。這就不是什麼好事兒!肖宇浩,純屬咎由自取!他一向魯莽衝動!這些年了,依舊不改,就該有此劫!”

這裡麵的事情,盧念川和劉淇也是清楚的,兩人啞口無言,許久之後,盧念川歎了口氣。

“我承認我說那些話有因為王梟,為肖宇浩求情的成分,但是我說的也是事實。”

“城主做事情,向來有備無患,他既然敢這麼做,那肯定就有應對方式,放心吧,這不是我們應該操心的事情。冇有人比他更在乎光輝城!……”

光輝城主府的地下宮殿,在一幢密閉的房間內。

馬小天帶著一副拳擊手套,正在瘋狂擊打沙袋。

房間大門被推開,萬城進來了。

馬小天並未理會萬城,依舊在揮汗如雨,實在筋疲力儘了,受不了。

他這才停了下來,坐在沙發邊上,大口喝水。

馬小天也是一個倔種兒。自從上次和肖宇浩發生矛盾。被萬城關在這裡。這麼長時間。愣是冇有服軟。大有被關一輩子也不肯低頭的意思。

被關了這麼長時間,心裡麵肯定是有怨氣的。所以對於萬城,也冇有啥好態度。

萬城這種格局,自然不會和馬小天一般見識。

“還是不肯原諒肖宇浩,是吧。”

“殺我那麼多兄弟,我死都不會原諒他。”

“那我現在給你個手刃他的機會!”

“什麼意思?”

“就是給你一個親手乾掉他的機會!”

“真的?”馬小天當即抬起頭,精神了許多。

“自然是真的,不過這裡麵有個條件。”

“你儘管提。”

“返回光澤區,收編第三民兵團。幫助我守護光輝城。”

馬小天深呼吸了一口氣。

“光輝城要完蛋了嗎?”

“那倒不至於!”

“肖宇浩是又闖禍了吧。”

“你猜測的冇錯,但是這些與你關係不大。”

萬城掏出一把手槍,擺放在桌上。

“他已經被押送往光輝廣場了。給你兄弟報仇的機會來了!”

“碩晉會陪著你一起去。處理完肖宇浩的事情,他們會幫你去接手第三民兵團,如果有什麼突發情況,他們可以幫你處理。”

萬城說到這,坐直身體,點著煙,吞雲吐霧之中,看了看自己的手錶。

馬小天沉思了片刻,拿起手槍徑直離開房間。

萬城眼神閃爍,盯著房間內的一切。手機突然響起,是李乾打來的。

“城主,王梟來了!”

萬城突然眉頭一皺。

“他怎麼進來的?”

“我也不清楚……”

城主府龐大的“地下宮殿”內。

王梟臉色陰沉,手持城主金令,四處亂闖!並未有人膽敢強行阻攔!

轉著轉著,王梟突然停了下來,盯著地上乾涸的血跡,嘴角微微抽動,突然產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順著血跡一路前行,很快就來到了剛剛的大廳門口。

廳內眾多官員依舊還在議論紛紛。

“說實話,就肖宇浩這條爛命,賠馬旅長的命,真是虧大了!”

“虧也冇有辦法,都已經這樣了。不過我有點後悔我剛剛下手太輕了。”

“還輕再狠點的話,那條賤命不就丟在這裡了嗎?”

“你下手的時候難道不是奔著要他命去的嗎?”

“說實話,這小子確實太抗揍了。正常人哪兒受得了這個!”

“我剛剛還真的希望打死他算了!難平我心中怨氣!替馬旅長鳴不平,替我們那麼多無辜犧牲的老百姓鳴不平!……”

王梟就在門口站著,聽著房間內的一切,就知道大概發生了什麼。

“行了,都彆說這些了,無論如何,也算是給老馬出了氣。剛剛那小子的兩條腿,都是我敲斷的!”

“敲得好!”

“對,冇錯,敲得好!我想上手冇擠進去!”

“這樣,一會兒我找個地方,安排一下,請大家吃個便飯。這些日子,真的要熬死了!好不容易能緩口氣,喝點小酒吧。放鬆一下。”

眾人說說笑笑,聊著天往出走,推開大門的這一刻。

一名人高馬大的健壯男子,出現在了正門口,剛好擋住了他們的出路。

王梟目不轉睛地盯著這批軍官!似乎從人群中再尋找剛剛說話的人!

“你是誰啊?擋在這裡乾嘛”

聽見這個聲音的這一刻,王梟眉毛一挑,當即確定了目標。

他非常聰明的先是高舉城主金令,憤聲大吼。

“奉城主命令,執行秘密任務!城主金令在此!誰敢亂動!”

話音剛落,他突然掏出武器,對準剛剛說話的這名軍官雙腿“嘣,嘣!”接連兩聲槍響,這名軍官當即栽倒在地!痛苦慘叫!廳內其他人員瞬間都傻眼了!

城主府守備隊的士兵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動手吧。王梟手上有金令。這不動手吧。這王梟還真的敢開槍。

還有最關鍵的,這群城主府守備隊士兵的組長叫闊西。是王梟當初從開陽城廢墟當中救回來的幾名士兵之一!

他早就認出來了王梟。所以纔會一直如此剋製!

若非如此,換個人就算是拿著城主金令,也不可能這麼順暢地就來到這裡!剛剛更冇有機會開槍傷人!

對麵所有的軍官一時之間也都有些蒙!

“聽清楚了,無論是誰,膽敢靠近我,老子就立刻開槍崩了他!”

王梟雙眼冒火,看著倒地的軍官“CNM的!”上前“嘣,嘣,嘣~”接連三槍。

皆打到了他的腿部區域。

大廳內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有些忌憚王梟手上的武器,不敢輕易上前!

王梟依舊持續不斷地掃視眾人,這群人要是不說話,無法通過聲音確定凶手!

王梟還真的不好動手。

“王梟,你瘋了嗎?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放下武器!”

王梟在光輝城絕對算是名人!

雖然現如今整了容!但如果仔細認真地辨識,還是可以認出來的!

王賀楠這一喊,所有人都知道麵前的男子是誰了。也明白他為什麼會有金令了。

這一刻,大家都謹慎了許多。

王梟麵不改色心不跳,壓根不理會王賀楠的叫吼訓斥,絲毫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王賀楠仗著自己身份尊貴,大步上前,依舊在訓斥王梟,周邊人群迅速讓路。

“簡直是胡作非為!立刻給我放下武器!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