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掩體內的士兵依舊在與對方激戰,葉誌坤手持望遠鏡,盯著那邊的鑽地機。臉色變得非常難看“這一下我們可不好辦了!”

話音剛落,曹暉從外麵衝了進來“坤爺,出事兒了!十三號防禦掩體失守,有一支攜帶著防毒麵具的敵方特種部隊鑽進來了!”“開什麼玩笑?他們怎麼進來的?”“具體情況我們也不知道,快點撤吧,再不撤就走不了了!東南兩側地道都已經被鑽出豁口,他們正在往地道內輸送毒氣!”正說著呢,他們防禦掩體正前方,創世聯盟軍隊再次展開了總衝鋒!一時之間,壓力倍增!

李康站在一側,簡單明瞭“他們是想拖住我們。等著他們的那支特種部隊來包抄我們的後路!”李康所言正是葉誌坤所想,兩人對視了一眼。眼神當中皆透露著一絲絕望“這一仗,不好打了!撤退!!”

葉誌坤與李康他們再次撤退,迅速撤離了這一片防禦陣地,就在他們撤離不過三分鐘的時間,創世聯盟的特種部隊,帶著防毒麵具就殺到了!

放眼整個光輝城,大批大批的坦克裝甲車在前開路,後方是突擊步兵!再後方就是大型鑽地機以及貨車。鑽地機走到哪兒鑽到哪兒。但凡發現地道。氣罐車就往地道內輸送毒氣!就算是裡麵暫時冇有人。毒氣也可以封鎖這條地道!讓這條地道不能再發揮作用!不得不說,韓天宇的這一套戰術打法,雖然有些慘絕人寰,喪失人性!但確實是好使!第一民兵團和第二民兵團的各個小分隊,先後被逼到地麵,或者被殲滅,或者被衝散!整體士氣,已然大不如前!……

——————

光輝城城外,一片茂密的樹林內。龍洋,劉晨,大虎,錐子一行人,帶著和他們一起逃出來的第三民兵團士兵正在休息。

現在這夥人滿打滿算還有一百多人。比起之前銳減了百分之八十。

王梟依舊還處於昏迷之中。眾人的情緒也都不高。

“龍洋,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先想辦法離開這裡!”

ps://vpka

“離開這裡去哪兒呢?我們還能去哪兒?”

龍洋沉思了片刻,輕咬嘴唇“做回我的老本行!占山為王!把傢夥事都裝好。這是咱們日後生活的本錢!有這些東西。就能起家!”

龍洋抬頭看向遠方。

“進入這座原始山區,從西北向出山,就可以徹底繞過創世聯盟了!走吧!”

眾人起身,直奔樹林深處,很快便到達了一座大山腳下。

龍洋身高體長,率先攀爬,身後人群緊隨其後。眾人極其吃力地翻越這座大山。山下叢林密佈!再次進入樹林之中,前行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大家都有些累了。龍洋也是滿頭大汗,示意大家休息。

夜幕降臨,樹林內冷風陣陣。龍洋眾人升起火堆,開始補充食物水源。

這也幸虧王梟未雨綢繆,早有準備!

他們撤離的地道內,武器裝備,食物水源,應有儘有。

不然的話。他們就算是到達這裡,也不好生存下去!

穿越這座山區,或多或少也得個三五天!

不遠處的光輝城區域炮火連天!“嗡隆隆~嗡隆隆~”的聲響猶如悶雷!

爆炸產生的火光映照了整個夜空。

“這一次的進攻真凶!好激烈!也不知道光輝城能不能守下來!”

“能或者不能,與我們都冇有關係了。我們不過是光輝城的棄子。僅此而已!”

錐子攥緊拳頭。

“想想我就生氣,我們為了光輝城拋頭顱灑熱血,結果萬城這個畜生卻過河拆橋!害死了阿浩!我們那麼多兄弟,也都死在了萬城的火炮之下!這個禽獸不如的畜生!”

劉晨眼圈濕潤“早知如此,我們何苦要為光輝城賣命!”

大虎捂住臉“不值啊!不值!真的不值!”

“你們這些土生土長的光輝城人,都是這樣的感受。那我們呢?”

龍洋麾下的一名霸客自嘲地笑了起來。

“我們留在這裡,守護光輝城的唯一原因,就是阿浩!我們十幾個兄弟。拚的剩下了三個。結果最後還落下這麼一個結局。這他媽的都是什麼事兒!”

看著眾人義憤填膺的模樣。

龍洋歎了口氣“都冷靜冷靜,早點休息吧,天一亮我們繼續趕路!”

他看了眼地上依舊昏睡不醒的王梟,眼神閃爍,許久之後“哎”的一聲長歎。

靠在樹邊,久久無法入睡,光輝城戰場的炮火,依舊未曾停歇,從這裡似乎都能感受到那裡的空前激烈。

尿意來襲。龍洋從地上爬起,走到一側的樹叢。

剛剛解開褲子,就聽見了周邊樹叢當中傳出“蹭蹭蹭~”的細微聲響。

龍洋下意識地皺起眉頭。掏出手槍,彎腰緩緩上前。前行了五六米的距離,順著樹叢縫隙看向前方。當即倒吸了一口涼氣!

正前方區域,至少十餘名天璽營士兵正在悄然潛行!

龍洋當即精神了許多!二話不說,轉身就要跑。就在他回過頭的這一刻,一把手槍對準了他的額頭。

呂振興聲音不大“不許動!”

龍洋與呂振興四目相對,稍加思索,當即就要搏命!要以自己的性命搞出動靜!提醒還在休息的眾人!

千鈞一髮之際,身邊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龍大哥千萬不要衝動!他們不是敵人!”

在光輝城內,龍洋他們和天璽營已經交過手,且損失極大。怎麼可能不是敵人。

轉過身,發現和他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大虎。瞬間幡然醒悟。

“大虎,你這是什麼意思?”

“萬城過河拆橋,害死了我們那麼多兄弟,我豈能饒他!你和王梟捨不得毀光輝城,毀萬城。我們可捨得!我們兄弟幾個,隻想給阿浩報仇!”

話音剛落,錐子和剩餘幾名第三民兵團骨乾成員出現。

“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侍!萬城這個混蛋,根本不值得我們為他賣命!”

“冇錯,我們要殺回光輝城,血祭馬小天!斬殺王賀楠,首刃萬城!我們要毀掉整個光輝城,殺掉萬城所有的心腹!給阿浩報仇!”

伴隨著這幾個人先後開口,後方又有數名身影出現,大家群憤激昂!憤怒至極!

“劉晨呢?我要見劉晨!”

劉晨從龍洋的身後走出,跟著劉晨一起過來的,還有剛剛他看到的那十餘名天璽營士兵。也是直到這會兒龍洋才清楚。原來是劉晨把他們帶過來的。龍洋有些不可思議“劉晨,你是不是瘋了,你知道不知道你再做什麼?”

劉晨目光平靜。

“龍大哥,我之前纔是瘋了!至於現在,我比任何時候都要冷靜!”

“韓天宇已經答應我們了,隻要我們能把他們帶入光輝城。待他們打下光輝城之後,會讓光澤區從光輝城獨立出去,把光澤區還給我們!”

“以後光澤區就是光澤城,與光輝城不再有任何關係!”

“不要去當什麼霸客了,我們回光澤區,做光澤區的主人!”

龍洋滿眼儘是失望。

“劉晨,你忘記了阿浩和你們最後說的話了嗎?”

“你們這樣做,對得起他的在天之靈嗎?”

劉晨嘴角微微抽動。

“我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我隻想為阿浩報仇!龍大哥。現在需要你表個態了”

“我的態度難道還不夠明顯嗎?”

“龍大哥,我真的搞不懂你了,萬城都已經這樣了,你還忠誠於他,瘋了嗎?”

“我不是忠誠於他,我是要對得起自己兄弟。對得起自己的內心!無論是阿浩,亦或者是王梟。他們被逼到這種地步,都未做過半點對不起光輝城的事情!可是你們現在卻要如此行事!我是絕對不會與你們同流合汙的!”

“我龍洋這一輩子做人做事,但求問心無愧!我不想日後在九泉之下,無臉麵對阿浩!”

眾人與龍洋對視,片刻之後。

“龍大哥,時間急迫,既然如此的話!那就隻能暫時委屈您了!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地道的方位!必須要在萬城發現,摧毀地道之前,折返回去!否則的話,所有的一切,前功儘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