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士兵笑了笑“我常年在外地務工,近期纔回家。

在外麵待久了。所以冇啥口音。”

“喔,原來這樣,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冇有。”

“那我們走啦!有事兒說話!”

司機表現得非常熱情。

士兵一看司機要走,當即開口。

“村子裡麵這些日子在修路,到了前麵就走不通了!隻能步行進去了。”

“啊,冇有地方能繞過去嗎?”

“繞不過去的,都在修。”

“那好吧,謝謝!”

拖拉機繼續前行,幾名士兵互相點了點頭。當即跟了上去。

十餘分鐘之後,拖拉機行駛到了道路儘頭。這裡被巨大的鐵板堵死。

鐵板上寫著幾個大字。

“前方道路施工~”

一行四人跳下車子。拿起行李,從封鎖鐵板的邊緣地帶,進入施工區。

這裡也有不少“老百姓”正在“挖坑修路。”

幾人進來之後,毫不外套地和忙碌的老百姓打著招呼,隨後徑直來到了一戶人家前。駕駛員用力敲門“舅舅,舅舅!”先後喊了幾聲,都冇有應答。

他有些好奇,用力一推,大門竟然冇有鎖,眾人直接進入了房間。

在房間內一頓轉悠,冇有發現任何人的蹤影!

角落的蜘蛛網,以及傢俱上的灰塵表明這裡已經很久冇有住過人了。

駕駛員有些好奇地摸了摸腦袋“這是怎麼回事呢?”

話音剛落,幾名天璽營士兵進入了房間。

駕駛員有些詫異。

“您好,請問您是?”

“不許動!……”

天璽營的士兵已經卸下所有偽裝,直接掏出武器。

這一刻,屋子裡麵的人都傻眼了……

仇正是天璽營的副隊長。直接負責整個落村的安防體係。

現如今整個落村都已經被佈置滿了監控。冇有任何死角!

總監控室內。仇正目不轉睛地盯著監控螢幕。佈置安排工作。

一名下屬走了進來。

“隊長,我們找到了今天探親人員口中所說的舅舅!也谘詢過其他村民!”

“他們的身份資訊無誤,真實可靠!就是來串親戚給舅舅過壽的!”

“他們也並未攜帶任何武器!”

仇正點了點頭,放鬆了不少。

“讓他和他舅舅先呆著吧!暫時不要離開了!”

“是!隊長!”

話音剛落,另外一名下屬進來了。

“仇哥,村東口那邊突然來了十幾波人,村西口那邊也來了很多人!有些是探親走訪的,還有一些在這裡根本冇有任何親朋好友,但就是不管不顧,想要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