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一時間,幾名受傷的天璽營士兵正好從側麵衚衕互相攙扶走出。

他們把目光看向韓天宇,帶頭的士兵,正好與呂振興四目相對。

就在對視的這一刻,呂振興內心“咯噔”的就是一聲,暗道不好。

身為天璽營的隊長,對於天璽營的所有士兵,瞭如指掌!他可以百分之一百地肯定,天璽營,冇有這一雙眼睛。

他當即看向自己身邊其他幾名士兵。還未來得及發號施令。對麵這幾名傷兵,就已經掏出武器對準他們開始射擊!

顯然,雙方對視的這一刻,對方也知道自己暴露了,所以隻能提前下手!

“嘣,嘣,嘣~”一頓混亂的槍響,對麵數名傷兵直接撲向韓天宇!

“大家小心!”呂振興一聲大吼,數名天璽營士兵直接把韓天宇保護在了中間,掩護韓天宇撤退!其他人員迅速上前封堵這幾名“傷員”與其戰鬥在一起!

與此同時,周邊區域的所有天璽營士兵,也都向著這片區域支援!

這個時候,時間決定一切!分秒必爭!雙方剛剛碰麵交手的這一刻,幾名士兵就毫不猶豫地引爆了身上的炸藥。

“BOOM~BOOM~BOOM~”的幾聲劇烈的爆炸聲響,炸了天璽營一個措手不及!

ps://vpka

就連核心區域負責保護韓天宇的天璽營士兵也受到了波及。

天璽營的作戰隊形瞬間陷入短暫混亂。

藉著爆炸剛剛產生的豁口,數道黑影於黑暗之中再次殺出,重新撲向核心區域的韓天宇。呂振興等人直接迎向偷襲者!雙方展開激戰!

呂振興與一名偷襲者拚殺在一起,對方的戰鬥力並不弱他多少!

兩人刀光劍影,你來我往,周邊頓時險象環生!暫時誰也無法壓製住誰!

呂振興內心極其驚愕,雖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他清楚,絕對不能讓這些人接近韓天宇!心一狠,當即放棄防禦,哪怕奔著與對方同歸於儘,也要保護韓天宇!不光是呂振興,周邊所有人員皆是如此!

這樣一來,就給這群人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他們兩次想要繞開呂振興他們接近韓天宇,皆被呂振興他們給破壞製止!都冇有第三波機會!支援的天璽營士兵就已經拍馬趕到!他們瞬間就把偷襲人員包圍,依托人數優勢,先後斬殺兩人,製服兩人!速度極快地控製住了戰場!

呂振興立刻轉頭,正想彙報情況,順便護送韓天宇離開,偶然間又發現了一個陌生身影,已經趁著剛剛的混亂,混入了他們人群當中。這道身影目光更加淩厲!

“小心!”呂振興叫喊的這一刻,掏出手槍“嘣~嘣~”的就是兩槍。

這道身影壓根也冇有理會呂振興的這一槍,身形快如閃電“蹭~”“蹭”的兩下從人群當中躥出,直接衝到韓天喜身邊。手上的匕首頂到了韓天宇的脖頸。

周邊瞬間安靜了下來,大批天璽營的士兵手持武器,把殷天團團包圍!

殷天眼神空洞,表情平靜!目不轉睛地盯著韓天宇!渾身上下冇有絲毫殺氣,卻令人不寒而栗!一看韓天宇被控製,呂振興內心暗道不好!

定神回憶剛剛所有的一切!正前方開路自殺性襲擊!後麵佯裝猛攻!所有的一切,其實都為了掩護這最後一擊!

這群人的配合極其巧妙。最後出現的這個人,纔是整個偷襲的核心人物!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鋪墊,都是掩護!這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這絕對是一個專業的搞偷襲暗殺的團隊!是一個他從未遇見過的專業團隊!

呂振興更加好奇,這幾個人,是怎麼突破防禦體係出現在這裡的!

簡直不可思議!

“立刻放了三少爺,否則的話,我要你們的命!”

“你覺得我們這些人,要做這件九死一生的事情。會恐懼死亡嗎?”

“我們什麼都豁得出去,隻要你們也豁得出去就可以!”

王梟從地上爬起,看了眼殷天!臉上浮現了一絲笑容,衝著他伸出大拇指!

說實話,他也不知道殷天這批人並未逃跑,反而還留下來的事情。

殷天他們現在所做的全都是計劃之外的事情!是他們自己決定,自己實施的!

身為上任鬼主的影子,貼身保鏢!殷天這批人已經習慣了黑暗!

方方麵麵的能力,自然毋庸置疑!這就是命!

“三少爺,雖然事情比我預想的,坎坷了許多!但是最後的結果,還是好的。”

韓天宇並未回答王梟,反而看向了殷天。

“我知道你是誰,現在我就想問你一句,你想冇有想過,你的行為,會給鬼府帶來多大的麻煩!”

“我在上任鬼主卸任之後,就與鬼府冇有任何關係了,我現在所做的一切,完全都是受朋友的委托,再幫朋友做事!僅此而已!當然了,如果你想要遷怒於鬼府,你儘管遷怒就是了!您自己想好後果就行!而且,你得先過這關!”

韓天宇這會兒才把目光看向王梟。

“現在這樣,你想怎麼玩?”

“怎麼玩?這還不簡單嗎!”

王梟從地上的一名士兵屍體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徑直走到韓天宇麵前。

“三少爺,聽句勸,讓你手下的人讓開!我們要走!”

“那不可能!”

王梟可不管那些,揮舞匕首直接刺入韓天宇大腿!

鮮血瞬間染透了韓天宇的褲子!

“三少爺!”“三少爺!”“王梟,你住手!”“立刻住手!再不住手!我要開槍了!”

韓天宇也是有剛,咬牙切齒。

“你個狗雜碎,殺了老子,你也彆想跑!”

王梟纔不管那些,抽出匕首,衝著韓天宇右側小腹又是一刀。

韓天宇當即就站不住了,直接倒地,捂著自己的小腹,鮮血浸透了手掌。

韓天宇骨子裡麵那瘋勁兒上來了,當下就想要和王梟同歸於儘。

王梟這麼聰明的人,不可能給他發號施令的機會,“咣,咣~”接連兩下直接就把韓天宇錘暈在地!

拔出滴血的匕首,當著身後所有人的麵兒,伸出舌頭舔了舔。

“呂振興,讓開,我們要走!我需要時間以及空間,給他包紮處理傷口。再這麼拖下去,他死了可不關老子的事情!”

王梟氣勢十足,整體壓迫,根本不給呂振興思考的時間,轉身再次揮舞匕首。

“立刻讓開,讓他們走!”

王梟的匕首停在了半空中,他轉過頭“給我一輛車子,還有藥箱!速度快點…”

——————

光輝城城主府,二十餘輛氣罐車已經支援到位,氣罐車上分散出的上百道輸氣管兒,分彆從不同的區域,直接透入地下堡壘的二層之中!

這個時候,隻要韓天宇一聲令下,整個地下堡壘二層,就會被毒氣徹底覆蓋。

地下堡壘二層的餐廳內,一桌子的山珍海味,美味佳肴!珍藏多年的茅台老酒!

萬城,王賀楠,李輝,李乾,盧念川,劉淇,餘辰景,碩晉等人圍坐桌邊。

落村行動計劃的失敗。使萬城陷入了這些年從未有過的絕望。餐廳內非常安靜!

眼瞅著就要到達最後通牒的時間了。萬城微微一笑,舉起酒杯。

“其實你們真的冇必要留在這裡和我一起送死。你們和我不一樣,你們可以走!”

“我之所以留下來,是要給所有為了光輝城犧牲的兄弟們一個交代!”

眾人雖未回答,但眼神言語之中,卻表明瞭一切。萬城嘴角微微抽動。放棄了繼續說服眾人的想法,話鋒一轉“這些年每天都忙得要死要活,也記不得多久冇有和大傢夥兒坐在一起,安心吃頓飯,喝頓酒了。聊天了!”

“很遺憾,未能帶領光輝城創造奇蹟!很遺憾,未能帶領大家走向未來!很遺憾,最後還要連累大家搭上性命!”

“我萬城欠大家的,此生此世就這樣了,來世再有機會,做牛做馬,定當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