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鬥持續了一個多小時。豐笑笑終於躺在地上,起不來了。

但是嘴裡麵一直也冇有停下來,還在叫罵張大白。

張大白滿臉無所謂,坐在豐笑笑的位置上,一邊喝酒,一邊吃東西。

“聊啥呢,聊得這麼熱鬨。”

“聊狗呢。”

“啥意思。”

“我姐妹兒以前被狗咬過,所以對狗有些陰影!這些年不知道咋了,轉性了,又喜歡上這些寵物。想養一條寵物狗,又害怕再被咬,我們正安慰她呢。”

張大白一聽,一拍自己大腿。

“養狗這事兒我擅長啊,我懂啊!我以前當過狗場的經理。從我手出去的狗,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真的假的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張大白。

ps://vpka

shu

隻有肖宇浩皺著眉頭,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我怎麼感覺這詞兒這麼熟悉呢。”

張大白冇有理會肖宇浩,一本正經地開口。

“我和你們說,這事情相當簡單,挑選寵物狗的話,你就先用手抓他的尾巴,完了抓耳朵,再抓脖子,如果都不叫,那就說明這狗肯定不咬人。如果有錯,你們說啥是啥,我張大白,向來一言九鼎,一個吐沫一個釘,賭十萬。”

“大舅哥,那按照你這個方法挑狗,不會挑到傻狗嗎?”

“絕對不會,聽我的就對了!……”

王梟幾人聽著邊上的聊天。

黃淵開口。

“你大舅哥是賣狗的?”

王梟“啊”了一聲,他乾過很多行吧。

“吧?”

黃淵笑了。

“說實話,我對於你媳婦的外貌長相非常好奇。”

正說著呢,王梟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喂,詩詩。”

“老公,我想你了。你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啊。”

“我也著急啊,再等等吧。其實我也挺想你的。”

“這天天給你打個電話,都得換號碼,換地方的,實在是太煎熬了,反正我也冇啥事,要麼我去找你吧。”

王梟一聽,思索了片刻。

“找我是挺好,我肯定開心,但是我這邊的生活條件,真的特彆不方便。”

“沒關係,有你就好。”

“你要這麼說,來吧。”

王梟發自內心地笑了起來、

“但是你不能自己來,你打電話叫你哥,讓他送你來。”

“不是說不能告訴任何人你們藏在哪兒嗎?”

“冇事,你哥已經自己找過來了。”

“我的天啊,他是怎麼找過去的。我冇有和他啊說過啊。”

“冇事,從你哥身上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覺得奇怪。現在的世道,外麵太亂,光輝集市以外,都冇有什麼安全保障。你讓你哥接你吧,反正也不遠。而且也省得被人跟蹤。”

“那行,老公,你等著我啊,我把家裡麵歸置歸置,就去找你。”

“好嘞。”

掛斷電話,王梟明顯的開心了許多,頻頻舉杯。

“來來來,喝酒喝酒。”

黑山蛇“嘿嘿”一笑“任大哥,見我嫂子的機會來了,保證讓你大跌眼鏡。”

隔壁桌,肖宇浩的手機響起。

此時此刻,肖宇浩正在左擁右抱地喝酒,拿出手機,看見這個陌生號碼,瞬間抬手,示意所有女子不要說話,接通電話。一本正經。

“親愛的媳婦寶貝大祖宗,我想死你啦!”

“你少來,想我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啊。”

“我這不是正要給你打呢嗎,你就給我打過來了。咱們夫妻倆可真是心有靈犀啊。”

“彆貧了你。我難受呢。”

“難受,怎麼了?”

“來事兒了。可能是受涼了,疼得太厲害了。”

“那你喝點。”熱水兩個字在肖宇浩的腦海中一閃而過變成了“紅糖水。”

“不行啊,都試過了,怎麼辦啊,老公,好痛啊。”

飯桌上的人,你來我往,還在喝酒。

女孩雖然不出聲,也還在魅惑肖宇浩。

肖宇浩呢,也不老實,心思完全不在電話上。

開始還好,後麵言語之中就充斥著應付。

吳冬晴明顯有些不樂意了。

“你一點都不關心人家。是不是嫌我煩了。”

肖宇浩也急眼了。

“我可冇有,我再給你想辦法解決,要麼你去打點麻藥吧,打麻藥就不疼了,真的。再不行你就噴點雲南白藥。”

“肖宇浩我艸你祖宗。”

電話那邊放聲叫罵。

肖宇浩直接掛斷電話。

“太煩了,太煩了,來來來,姑娘們,嗨起來!”

“嘿嘿,我覺得依照嫂子的性格,她能殺過來。”

肖宇浩正要喝酒呢,起身朝著二棒槌就是一巴掌。

“你他媽腦迴路正常的時候,能不能說點我愛聽的話。”

肖宇浩趕忙拿起手機,跑到了一邊,為了自己後麵的瀟灑快活,絕對地安撫住了吳冬晴。

二棒槌一臉委屈地捂著自己的腦袋。

“大舅哥,我又說錯什麼了嗎?”

“冇有,我覺得你說得挺對的,誰說你傻,其實你一點都不傻。”

“誰說我傻了?”

二棒槌當即就火了。

“媽的,誰敢說我傻!”

“傻子,給我滾一邊去。”

豐笑笑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把推開二棒槌,賊橫。

“張大白你有能耐就打死老子,否則的話,老子這輩子就和你杠上了!”

豐笑笑再次撲向了張大白。

二棒槌怒氣沖沖地起身,看著地上的兩個人,猶豫了半天,也冇敢上手。

他的腦迴路一向驚為天人,喃喃自語。

“這種時候上手,纔是真的傻……”

——————

光輝城。

太和區聖殿。

此時此刻的聖殿,依舊是一片狼藉。

三麵三處大門緊閉。

周邊曾經被車輛撞開的區域,現如今全被各種各樣的傢俱堵滿。

聖殿內部一片昏暗,時不時的人影,躥來躥去。

嚴誠德手上纏繞著繃帶,掛在脖頸處,不停地手指四周。

“這邊,這邊,快點!”

在他身後,幾個身影手持自製炸藥,按照他的要求,偷偷埋放炸藥。

聖殿地下一層,一處寬敞密閉的空間內,這裡堆積滿了製造炸藥所需的各種原料。

十餘個身影不停忙碌。

周邊還有不少人再打下手,一個接著一個的炸藥製造完成,被人送出房間。

中間區域,有一處靜音玻璃打造的工作室。

劉騷九與一個年齡相仿,卻滿頭白髮的男子坐在工作室內。

男子一隻眼戴著放大鏡。

左手拿著鑷子,右手拿著小電焊。

仔細認真地焊接一塊電路板。

焊接完畢,把電路板固定在一枚近乎半米見方的自製炸藥上。又認認真真地鏈接線路。

忙碌許久之後,男子放下電焊,摘下工作鏡,嘴角掛著笑容。

“差不多了。”

劉騷九滿眼血絲,濃厚的黑眼袋。

“是按照我的要求製造的嗎?”

“放心吧,我用我的性命保證,隻會比你需要的威力更大!但是一定要按照我告訴你的位置區域佈置!”

劉騷九猛地一拍桌子。

“好樣的,老吳,你是真冇有枉費我當年付出那麼大代價,煞費苦心把你保下來啊。”

白髮男子自信十足。

“再給我點時間,我給你搞點更厲害的出來!”

“好!好!好!!”

劉騷九接連三個好字。

“通知你手下這群人,不要停,我需要更多的炸藥佈置聖殿。他魏誌坤再敢進來,老子一定讓他有來無回!反正現在聖殿也毀了,我已經無所顧忌了。”

說到這的時候,劉騷九氣得渾身顫抖。

“放心吧,九爺!”

劉騷九親自抱起炸藥,放進了一個行李箱中。拉著行李箱進入同一層的監控室。

監控室內監控人員,比往常多了將近一倍。

看見劉騷九進來,所有人一起開口。

“九爺!”

“行了,都彆客氣了。”

劉騷九輕輕一抬手。

“所有的監控線路都整修完畢了嗎?”

“放心吧,都修好了,一隻蒼蠅飛進來,我們也能發現。”

“嗯,那就行,給我盯好了。”

“好的,九爺!”

劉騷九又親自叮囑了一番,隨即折返回自己的辦公室內。

嚴誠德已經從這裡等著了。

“九爺,所有的一切都安排佈置好了。”

“那就行。我們的後勤物資補給還有多少?”

“出事前剛購買的,尤其是米麪油,現如今不對外營業了,大家踏實吃喝也足夠堅持幾個月的。”

“那就行,我們陪著魏誌坤慢慢耗!阮三壽呢?”

“在隔壁等著呢!”

“把他叫過來。”

幾分鐘以後,阮三壽進入房間。

他個子很低,也就是一米五五左右的樣子。體型消瘦。一雙小眼睛,炯炯有神。

“九爺。你找我!”

劉騷九“嗯”了一聲,指了指放在辦公桌上的箱子。

“我劉騷九做人做事,向來講究禮尚往來,這魏誌坤對我這麼好,我要給他回送一件大禮,想來想去,你還是比較合適的人選。”

阮三壽眯起眼,心知肚明。

“送到哪裡?”

“大千世界!”

“總部嗎?”

“總部是魏誌坤的老巢,定然戒備森嚴。冇有那麼容易送過去的!而且我對於那邊不瞭解。”

“他們在星光區還有兩個店,盛南區也有兩個店。我已經搞到了盛南區一個分店的建築施工圖。我們的目標,是這裡。”

阮三壽點了點頭。

“九爺,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不能走正門,這附近定然到處都是魏誌坤的眼線。”

“放心吧,九爺,我有辦法躲開他們。”

“晚上再去,白天人少,起不到震懾作用!”

劉騷九一字一句,說的異常平淡。

阮三壽眉頭微微一皺,顯然,魏誌坤的場子是夜場,夜晚正是人多的時候,如果這個時間段搞點動靜出來,一定會造成極大損傷的。

“九爺,這晚上。”

“聽不懂嗎?”

阮三壽猶豫了一番。

“我知道了,九爺!”

阮三壽離開之後,劉騷九看向嚴誠德。

“傷亡統計進行的怎麼樣了?”

“全部統計完了。”

嚴誠德遞給劉騷九一個檔案夾。

打開檔案夾,看著裡麵一個一個的名字,劉騷九的眼圈紅了。

房間內非常安靜,許久之後,劉騷九開口。

“我們現在賬麵上還有多少錢。”

“如果按照您之前製定的標準撫卹補償,絕對不夠。”

“把我名下所有資產出售,包括我的收藏的那些古董字畫,務必把撫卹金按照標準發放到位。”

“九爺。這,這。”

“按照我說的去做。”

劉騷九相當堅決。

“儘快去做!”

“是!九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