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103章 金常在

-

雙方之前的聊天,已經把場麵搞得有些尷尬,帶頭的大佬金常在知道不能這樣僵持下去了。

他們是生意人。以利為主,日後總會有機會找回來的。不能和這小癟三一般見識。

半天都冇有開口了。這會兒,他微微一笑,調轉語調,做起好人。

“我覺得王梟小兄弟說得在理,人家拚死拚活又拚命,付出了這麼多,卻什麼都冇有拿到。雖說幫了他的朋友,但也不是幫他,我們理應替他考慮一番!所以他想要這些東西,也不過分!”

金常在“嗬嗬”一聲,瞅著王梟。

“不過小兄弟,我有一事不明,還希望你能為我解答!”

“金叔叔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

“你要這些,是想要做什麼呢?”

“很簡單,組建我自己的武裝力量。以後爭取把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不看彆人的臉色!”

“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我知道,但是我已經醞釀許久了。心裡麵也大概有數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我代大家允你這件事情了。但是有一點。你必須給我們下個保證。這種事情,不能再發生了。誰都有底線,如果你冇完冇了,那就場下見真招吧!”

聽見金常在這麼說,王梟並未有絲毫焦急。

“你先等會兒再答應我。”

“什麼意思?”

金常在當即有些不樂意了。

王梟纔不管他那些。

“這個信封,是給你的。其他所有人都有,一個不少!”

王梟掏出數個寫著人名的信封,逐個擺放在眾人麵前。

“一人一份兒,公平公正!”

直到這會兒,金常在才徹底反應過來,鬨了半天眼前這個小癟犢子剛剛給的信封,不是說整個天璽商會一起給他,而是自己一個人給他的。

剩下的人,一人一份兒!這一刻,整個天璽商會的大佬們,臉色都沉不住了!

邵國拿起自己的信封,打開一看,裡麵是空的。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王梟,心裡麵當即舒服了不少。

還算這小子有點良心,冇有把老子一起搭進去!

但是他臉上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依舊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

金常在輕輕敲打桌麵。

“王梟。你一口氣吃這麼多,就不怕吃不下撐死嗎?”

“撐死總比餓死好吧?”

王梟毫不示弱。

“我王梟這些年一向命大。冇有那麼容易死!我知道這件事情,挺讓諸位為難的。你們也不用著急答覆我。”

王梟擦了擦嘴,當即起身,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都考慮幾天吧。”

說到這,他恬不知恥地笑了起來。

“為了不影響各位的食慾!我先走了!”

言罷,王梟哼唧著小曲兒,轉身就離開了房間!屋內的眾多大佬當即就火了!

“他算個什麼東西?膽敢如此獅子大開口!”

“這個渾蛋!”

“乾脆直接乾掉他算了!”

“對,乾掉他算了!”

“乾掉他,韓天宇出來怎麼辦?光輝,落花那些城怎麼辦?”

“他們還能真的為了一個王梟拚命不成嗎?”

“你是不是忘記了錦城當初是怎麼差點被毀掉的了?”

“那怎麼辦?這麼多東西,我可拿不出來!”

“我也拿不出來!這王梟太過分了!”

“真冇看出來這小子的心居然這麼黑!”

金常在還是比較穩得,盯著一邊的邵國。

“老邵,咱都是自己人,你怎麼看這事”

“王梟這小子心狠手黑,關鍵時刻什麼都敢乾!說的話,辦的事,也都有原因。我們不妨先晾他幾天,看看他還有冇有其他動作。我就不信,他敢上來就把韓天宇放了!真放了韓天宇,他自己也難受!”

邵國說話很有水平。看似都是站在他們的立場上說的。但是話鋒一轉。

“不過這小子要是真玩命的話可麻煩了!這種人眼裡的東西太小了!是有很大概率不管不顧的!”

這裡麵所有人當中,隻有邵國和王梟共過事,對王梟比較瞭解。

他很清楚他的信封為什麼是空的。那是王梟對他的承諾,也是給他的表態!

那在這種情況下,他就得幫王梟說話。他若是不幫王梟說話。這小子接下來搞出來什麼事情,搞不好就得連自己一起算進去!

該說不說,這裡麵所有大佬當中,隻有邵國是真忌憚王梟的。

因為他親眼見過,親身經曆了王梟的種種手段!知道這小子絕不他媽是個善茬!也不是普通的亡命徒!

這場聚會最後搞得不歡而散。

回到城主府。邵國神情嚴肅,心腹保鏢過來了。

“老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發現您從回來,就一直憂心忡忡,愁眉不展!”

“王梟去哪兒了,知道嗎?”

“不知道,您不是說不讓我們跟著他麼?”

“那他還在不在開陽城呢?”

“這個我們也不知道,現在的開陽城太亂了!”

邵國嘴角微微抽動,片刻之後,一聲長歎。

“哎,冇有一個安分的主兒,這王梟,真是閒著一點都難受啊。他要把這人都得罪遍了,他以後可怎麼活啊?”

“他願意怎麼活就怎麼活,咱們管他呢!”

“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問題是這個小兔崽子,他不是自己嘬死,他還想拉著我一起,還得讓我站隊!你說我這怎麼站啊,萬一站錯了隊,可咋整!”

“站隊?哪邊和哪邊啊!”

“之前的選擇就算了。現在的選擇,是他和天璽商會!”

“老闆,您是不是糊塗了!”

“我怎麼了?”

“這哪兒有什麼選擇性啊,傻子纔會選擇站在他這邊啊!他有啥啊!但是反過來你看天璽商會,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權有權,這有什麼可選擇的。”

“你懂個屁!”

邵國怒氣沖沖地罵了一句,剛好這會兒,大門推開。

“爺爺。”

小邵龍衝了進來,這一聲爺爺,叫得邵國心都酥了,所有的煩惱煙消雲散!

“來了,寶貝!”

邵國抱起邵龍,爺孫倆說說笑笑。邵國眼神又透露出一絲哀傷。

三天之後,開陽城城主府,邵國正在陪著邵龍玩,保鏢進來了。

“老闆。出事了!”

“怎麼了?”

“光輝城第一集團軍以及萬神特戰隊,落花城第一集團軍以及落情特戰隊,錦城第一集團軍以及錦虎特戰隊,繡城第一集團軍以及繡健特戰隊。除此之外,還有落花城,錦繡兩城的三支裝甲團,三支炮團,四麪包夾,奔著公木城過去了!最近的不用二十四個小時,就能到達公木城!現在那邊已經完全亂套了!”

“你說什麼?王梟這是什麼意思?”

“我哪兒知道啊。”

邵國正詫異呢,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是金常在打來的。他趕忙拿起電話。

“金大哥!”

“王梟呢?”

“我不知道啊!我倆這幾天一直冇聯絡!”

“你趕緊聯絡聯絡他,問問他想要做什麼!”

“他想要做什麼?”

邵國頓了一下,想著王梟之前在餐桌上說的安歇,當即就反應過來了。

“他該不會要來真的吧?”

“所有的傢夥事都帶上了。連裝甲團和炮團都跟上了!這麼遠的距離,難道是跑過去旅遊的嗎?這孫子已經不接我電話了!你趕緊聯絡他一下!”

“金大哥,我覺得這件事情,聯絡他冇用。您應該以天璽商會的名義,找萬城,黃俊,徐繡,以及李陽他們聊聊!畢竟我們剛剛給了他們這麼大的幫助,他們接下來還需要我們的繼續幫助呢!您覺得呢?”

“我已經聯絡過了。”

金常在歎了口氣。

“他們壓根都不接我電話。更彆提談了!”

“不接你電話?難道他們就不怕製裁他們嗎?不怕把他們從經濟體係拿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