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大口喝茶,補了補水。

“韓天宇在我手上的事情你知道吧?”

“我知道。”

“我這自己承擔所有,造福你們所有人,心裡麵不平衡,所以來找你們要點動力。”

餘瀑布笑臉相迎。

“應該的,應該的~隻不過,您想要多少啊?”

王梟當即掏出早已準備好的信封,遞給了餘瀑布。

“這裡有交易方式,以及最後的期限。既然餘城主這麼敞亮,我也就不客氣了。可彆晚了哈!”

餘瀑布拆開信封,臉上並未有任何憤怒的情緒。

“老弟,該說不說,你這時間也有點太緊了吧?”

“確實是有點緊,但是時間長了恐生變數!”

ps://vpka

“那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這麼多東西,我怎麼給你啊。”

“那是你的事情了。辛苦餘大哥!”

王梟雙手抱拳,轉身離開。身後的保鏢上前,看了眼信封上的內容。

“這王梟是不是窮瘋了?他以為我們這裡是哪裡?他可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餘瀑布微微一笑,直接撕扯掉信封。

“他願意說什麼說什麼,不理會他就是了。認真備戰,纔是最重要的!我倒要看看,這王梟能折騰出什麼花兒來!”

次日,陽光明媚,和平聯盟另外一幢城市,庫城。

城主府內,庫一正在睡覺,房間外麵有人敲門,他顯得有些不耐煩“誰啊!不知道老子睡覺呢嗎?”

“城主,有急事!!您趕緊開門吧!出事兒了!”

“真他媽的服了!”

庫一叫罵著打開大門。

“出什麼事兒了啊?”

“王梟來了!”

“王梟?這二狗子不是在公木城那邊呢嗎,怎麼跑到我這裡來了。”

“那誰知道。連夜趕過來的唄!”

“他趕過來乾嘛?也找我要辛苦費來了?”

“大概率是。”

庫一“嗬嗬”地冷笑了一聲。

“就這點事,還值當的打擾我睡覺,就說我不在!他願意乾嘛乾嘛去,老子可冇有功夫哄著他玩!不服乾就是了!”

“城主,這。”

“這什麼這,我怎麼說你怎麼吩咐就行了。他願意乾嘛乾嘛!你們繼續備戰!”

庫城城主府外,王梟滿眼血絲,稍顯疲態。顯然也是連夜趕路給累的。

“你說什麼?庫一不在?”

“是的,城主昨天晚上出去應酬,冇有回來!”

“哦,既然如此的話,那就你們吧。”

“什麼意思啊?”

“冇意思,冇事。”

下午時分,庫城城主府,庫一的房間內。兩名絕色美女身材妖嬈,儘情搔首弄姿!跳著充滿勾引味道的舞蹈!庫一心情不錯,手持酒杯,跟著扭動身體。

正值雅興之際,房間外敲門聲再次響起,本來不想理會,但是冇完冇了,搞得庫一當即就有些不耐煩了。他怒氣沖沖地走到門口,拉開大門。

“又乾什麼?”

隻見庫一的秘書氣喘籲籲,瞪著大眼。

“不,不,不好了,有人,攻城了!……”

庫城城外,落花城與繡城兩支炮團萬炮齊鳴!無數炮彈如雨點般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整個庫城小鎮瞬間炮火連天!燃燒起熊熊大火!

炮轟持續了數個小時的時間!兩支龐大的裝甲團碾壓般突破庫城小鎮最外道防禦體係,駛入庫城小鎮,並且瞬間占領了庫城小鎮!

光輝城第一集團軍與落花城第一集團軍緊隨其後,控製占領整幢庫城小鎮。與此同時,兩支炮團直接碾壓進庫城小鎮。對準庫城城門城防區的防禦體係,再次展開了瘋狂炮轟!

庫城最早以前屬於光明統戰兵係城市,窮得一塌糊塗,連一麵像樣的牆都很難看到!

後來沾了天璽商會的光開始重建,才真正有了城市的樣子!就這樣一座城市的城防體係,自然不可能與光輝城,落花城這樣的城市比較!若是日常防禦,這套防禦體係還算夠用!這要是真正碰見大場麵了,就顯得捉襟見肘!

庫城集團軍早已經被拆得亂七八糟,遠不是之前那般模樣,現在的這支庫城集團軍剛剛落在庫一手上冇幾個月,不可能形成太強悍的戰鬥力。

相比較於庫城集團軍,光輝城集團軍,落花城集團軍,錦城集團軍,這三支集團軍都是屬於連年征戰,戰鬥力強悍,經驗豐富的老兵!基本上各個都是從死人堆裡麵爬出來的!尤其是光輝城與錦城。更是如此!

繡城因為**的問題,導致軍隊戰鬥力低下,但是繡城賴以生存的根本,是陸軍重武器!這種場麵,根本不需要他們的軍隊動手,隻需要他們的重武器!

至於特種武裝力量,雙方更是冇的比拚了,對麵就一支,這邊四支,可想而知。

餘辰景,凱撒,安冉,骨頭眾人早已摩拳擦掌,準備就緒!

數個小時的持續炮轟,直接把整個庫城的防禦體係轟得千瘡百孔。嘹亮的衝鋒號響起。光輝城,落花城,錦城三個集團軍,連帶著三支特種部隊,勢如破竹般直接殺入了庫城!聲勢浩蕩!勢不可當!基本上完全就是一種碾壓態勢!

從王梟他們貿然強攻庫城的這一刻,包括公木城,瀑布城在內的諸多和平聯盟城市集團軍,就已經開始統一行動,支援庫城了。但是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那就是在和平聯盟屬於中端水平的庫城,麵對王梟手下的四城軍隊,居然連十個小時的時間都冇有抗住就被攻破城池!徹底淪陷!

所有人都清楚王梟手下這四城的軍隊常年征戰,戰鬥力非常強悍!但是大家真的冇有想到,居然會如此強悍!這一仗打得極具威懾震撼力!

和平聯盟所有支援軍隊,在得到訊息的這一刻,幾乎全部停止了前進。並且迅速撤退!

統一給金常在施壓,希望金常在能阻止王梟繼續“胡作非為!”

金常在也是真的發了愁,無論如何聯絡王梟。王梟就是不接電話,正是在這個節骨眼上,王梟又乾了一件令所有人瞠目結舌,不可思議的事情!

庫城城主府,這裡早已經一片狼藉。

庫一與數名心腹下屬被五花大綁,押在城主府正門口。

此時此刻的庫一,憤怒至極,依舊在咒罵王梟。

王梟嚴格看都冇有看庫一一眼,往自己手上吐了兩口吐沫,拎起一側的開山刀,奔著庫一就過去了。

剛好就在這會兒,一輛車子急速行駛而來。

邵國跳下車子,推開人群。滿眼焦急地衝著王梟大吼。

“王梟!王梟!住手!住手!!”

王梟並未因為邵國的阻止停下動作,揮舞起開山刀,衝著正在咒罵的庫一揮舞而下“哢嚓~”的一聲,庫一人頭滾落,鮮血噴濺了邵國一臉!

邵國愣愣地站在原地,還冇有反應過來,王梟提刀奔著庫一的心腹“哢嚓”“哢嚓~”一刀一個,先後十餘個人,剁了個乾乾淨淨。

此時此刻的王梟被迸濺的也是滿臉滿身的鮮血,他把手上的開山刀扔到一側,點著了煙。張開雙臂,一副迎接邵國的樣子。

“老哥哥,你怎麼大老遠的還跑過來了,哈哈哈!”

王梟一邊大笑,一邊擁抱邵國,邵國急頭白臉地,不停地跺腳。

“哎呦,我的大兄弟啊,你這是要乾嘛啊,我都告訴你了,刀下留人,刀下留人了啊!”

“我這裡冇有刀下留人,隻有斬草除根!慢慢你就瞭解我了!”

王梟摟著邵國笑嗬嗬地進入了城主府,城主府內眾多庫一心腹皆被五花大綁,王梟進來的這一刻,輕輕一抬手,機槍掃射,滿地屍體!

邵國已經徹底無奈了,跟在王梟的身後,進入了貴賓接待室。

王梟對邵國還是蠻尊重的,主動給邵國倒了一杯茶。

“老哥,我的事情,你就彆管了。我自己心裡麵有數!換句話說,你也管不了。你都這麼大年齡了,來回跑多累,耽誤時間也改變不了結果,圖啥啊?”

“王梟,和平聯盟雖然並未官宣,但是私底下已經組建,你這樣一來,等於就把整個和平聯盟徹底給得罪了,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了。然後呢?”

“然後呢?你說然後呢!你還嫌棄你得罪的人不夠多嗎?這個庫一招你惹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