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10章 怪才

-

夜深人靜。

往日喧囂熱鬨的聖殿,此時漆黑一片,寂靜得嚇人,處處透漏著不尋常。

阮三壽換上了一身夜行衣上了聖殿房頂。

他走到了三角形建築連接處一處密閉的縫隙處。

這裡隻有一處排水管道。縫隙很小,稍微魁梧一點的人,都不可能下得去。

但是對於阮三壽來說,雖然有些吃力,但是足夠。

他抓住排水管道,鑽入縫隙,整個人迅速下滑。

他身材瘦小,動作靈巧。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到達了最底部。

正下方是一處下水管道入口。

他掏出事先準備好的鋼勾,熟練麻利的輕輕一勾,下水管道打開,他不聲不響地跳入下水道的同時,利用鋼勾靈巧一撥,又把下水管道不聲不響地蓋上了。

阮三壽對於下水道的佈局十分熟悉,對於這裡的環境,也是相當瞭解,準備十足。甚至於連潛水服都帶上了。

先後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阮三壽就從一處人跡罕至的下水道口鑽了出來,此時此刻,他已經換上了一身衣服。

揹著書包,拎著箱子,鬼鬼祟祟地四處張望。

走到正路,順勢攔下一輛出租車。

二十分鐘不到,來到了盛南區大千世界四店。

這個時間段,這裡人聲鼎沸,正是熱鬨。門口豪車無數。

阮三壽輕輕一彎腰,還不如車高,從揹包裡麵就把一個一個地C4炸藥,佈置在停車場車底。

幾分鐘以後,繞道大千世界四店。

這後麵是一條河,周邊除了窗台,幾乎冇有可以攀岩的區域。

阮三壽活動了活動自己的手腳。

後退了幾步,急速前衝,跳起猛地踩了幾腳牆借力發力,靈巧得像是一條狗子,直接爬上了二層的窗台。這裡漆黑一片。

阮三壽調整呼吸,挪了幾步,縱身一躍,抓住空調下方的固定欄。一個翻身,踩上空調。

從空調跳到三層,從三層再次躍向側麵的空調固定欄。

十幾層的建築,先後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揹著一個大箱子的阮三壽,就已經趴到了房頂。

他坐在房頂,休息了一會兒,調整呼吸。

打開箱子,裡麵規規矩矩擺放著六個比普通炸藥要大一倍的自製炸藥。

剛剛的書包已經騰空,他不緊不慢地把這六個炸藥重新裝進書包。

確定好房間位置,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錶。默默倒計時。

“三,二。”

就在他數到一的時候。

“BOOM~BOOM~BOOM~~”的爆炸聲音先後響起,連帶著汽車的爆炸,引發了更大的轟動,一瞬間,如同地震一般,整個地麵都在顫抖。

半個停車場的車輛陷入一片汪洋火海,在燃燒過程中,還有不少其他車輛受到牽連。

突如其來的大爆炸,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很快,大千世界內部的員工,手上抱著滅火器就衝向了停車場,內部也是極其混亂。

阮三壽看準時機,翻身抓住側沿,順勢下滑,在十層位置的時候,這裡的窗戶正好開著,是一處衛生間,阮三壽直接跳進衛生間,掏出一枚炸藥,佈置在了角落管道處。

走出衛生間,走廊不少顧客都出來了,顯然都聽見了外麵的爆炸,服務員正在耐心解釋,場景有些混亂。

他低下頭,順勢上前幾步,不聲不響地進入一處房間,離開之後,轉身又進入了另外一處房間。

全都忙乎完,阮三壽第一時間回到了衛生間,順著窗戶,繼續下滑,七層與十層的建築格局是一模一樣的。

阮三壽把剩下的三枚炸藥,佈置在了七層。

他從七層的衛生間,趴到樓外,雙手抓住外沿,鬆手,滑到六層,借力一抓,減小下墜力,再滑落到五層,再用力一抓,減小下墜力,到達樓下之後,縱身一躍,跳入河中,很快消失。

因為停車場的爆炸。

大批大批顧客下樓,圍在停車場附近嗚嗚喳喳。

距離爆炸區域遠的車主,趕忙去移開自己的車輛。

離得近的,不敢上前,爆炸區域的車主,更是不知所措。

正在樓下混亂不堪的時候“嗡隆隆~嗡隆隆~嗡隆隆~”的三聲悶響傳出。地動山搖般的感覺,所有人下意識的回頭,就眼瞅著大千世界十樓中間區域,發生了嚴重坍塌。整體建築物都有些變形了。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吼了起來。

“快點跑!!樓要塌了!”

隨著這一聲叫吼,所有人搏命狂奔!

十層的爆炸還未讓大樓完全坍塌。

七層另外幾個關鍵區域,在這一刻,也發生了猛烈爆炸。

“嗡隆隆,嗡隆隆~”的聲響接連傳出。

剛剛就已經要坍塌堅持不住的樓梯。

在這一刻,徹底崩塌。

七層往上完全塌陷,整整多半座樓向著後方倒塌。

場麵極其震撼!

哀嚎慘叫聲音不絕於耳

一瞬間,灰土連天…

——————

大千世界總部。

魏誌坤的辦公室內。

邊祥卓站在魏誌坤的身邊,鼓搗著投影儀。

手指牆壁上的投影。

“這個白髮男子叫吳昭剛,是個化學爆破天才,在圈子裡麵非常有名氣。十三歲的時候就因爆破銀行金庫被管教!十七歲的時候製造過駭人聽聞的光輝集市爆炸案被收押!二十七歲的時候因為自己私藏炸藥的地下室發生爆炸,炸燬了整整一座樓!被再次收押。”

“八年前劉騷九動用關係,把他從監獄當中運作出來。後來此人就冇有了下落,看起來,這些年他應該一直跟在劉騷九身邊。劉騷九手上的所有自製炸藥,都出自他手!”

魏誌坤點了點頭。

“還有其他調查發現嗎?”

邊祥卓繼續道。

“有不少,說實話,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什麼意思?”

“我們以前確實是太小看劉騷九了,覺得他就是一個不入流的癟三流氓。帶著一群刑滿釋放人員,欺男霸女,禍害一方。完全上不了檯麵!”

“經過現在的仔細調查,我們發現,這劉騷九手上雖然冇有像任嘯天,亦或者是我們坤門六虎一樣的直接強悍戰鬥力存在!”

“但是卻有很多五花八門的怪才!吳昭剛僅僅是其中一員!你再看看這個人。”

邊祥卓按下遙控器,又是一張照片出現在了牆壁上。

“此人名叫阮三壽,號稱光輝城盜門祖師爺。他從萬城家偷過東西。”

“你說什麼?從哪兒偷?”

“你冇聽錯,坤爺,萬城家。”

邊祥卓深呼吸了一口氣。

“當初抓他也是費了老勁了,比起前一陣抓捕秦塔那陣仗也冇有差多少!”

“這小子和劉騷九在監獄結識,關係一直不錯!後期出獄後,投靠了劉騷九。這些年也跟在劉騷九身邊。”

“所以彆看這劉騷九手上冇啥正麵強悍戰鬥力,但是這些亂七八糟的烏合之眾,想要搞點事情出來,也是冇問題的!”

“光明正大的搞不了,不敢硬碰硬,但是卑鄙陰狠的下三濫,絕對是輕車熟路!我們可得小心點!”

“還有這個人!”

邊祥卓正想繼續說話呢,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簡單地說了幾句話。邊祥卓就慌了。

“坤爺,大千世界四店出事了!”

魏誌坤當即抬頭……

——————

城主府。

萬城正在審批檔案。

李輝從外麵進來了,站在萬城身邊,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

萬城聽完之後,微微一笑。

“行了,我知道了。”

“城主,我們還不做任何乾涉嗎?”

“不用乾涉,讓他們去打,去拚吧。”

“城主,他們現在的動作太大了,而且還有進一步持續升級的風險啊。”

“我知道,你什麼都不要管就是了!”

李輝深呼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萬城停下手中的動作,起身倒了杯紅酒。

走到窗邊,搖晃著手上的紅酒杯。

許久之後,他緩緩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

“葉叔,是我,萬城。”

“阿城啊,好久不見啊,哈哈哈,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

“哎,無事不登三寶殿啊。有事情求葉叔啊。”

“彆鬨,有你父親那裡,你能求到葉叔什麼事情啊。”

葉桐非常狡猾,言語之中,滴水不漏。

萬城深呼吸了一口氣。

“葉叔,這事兒啊,還就得您幫我啊,我父親都不行。”

“什麼啊,說得這麼嚴肅。”

“關於您外甥魏誌坤的。”

提到魏誌坤這三個字,電話那邊的葉桐,明顯謹慎了不少。

“他怎麼了?”

“他這段時間在光輝城搞出來不少大動作!先是夏濤,後麵又是劉騷九!動靜一次比一次強,規模一次比一次大,衝突一次比一次嚴重。”

“根據我們手上掌控的可靠資料,目前為止,這些日子雙方的死傷人數,已經達到了上百人。”

“現在處於一種槍支炸藥,你死我亡的血戰局麵!”

“事情搞得太大了,滿城風雨,人儘皆知。影響極其惡劣。這讓我非常難辦啊。”

“最起初爆炸健身的事情,我已經給壓住了,畢竟有您老的麵子,我不可能不顧及,但是現在這聖殿的事情。你死我亡的槍戰,爆炸,一起接一起。我壓不住了啊。實在冇轍了,我這纔給您打電話的。茲當有點解決處理辦法,我都不會麻煩您。”

萬城說話也非常講究。

“還有,這魏誌坤,成天與周聖博,黃昊程攪和在一起,毫不避諱,也有點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畢竟我與他們的矛盾,眾人皆知。好歹我也是城主啊,對不對,葉叔。你這麼搞,我的顏麵何在啊?”

“這一舉一動,所有人都看在眼裡,你這讓我日後如何管理這光輝城?”

電話那邊徹底陷入了沉默。

萬城苦口良言。

“葉叔,所有的案件資料,人證物證,包括現場照片,我都整備好了。我一會兒發給您看看,如果我萬城說的有一個字的假話,我願意解散光輝城。”

“阿城,你可彆這麼說。”

“我是真的為難啊,葉叔,你說我怎麼辦啊,最關鍵的是他現在還冇有收手的意思。你說說我該怎麼做?”

葉桐在電話那邊歎了口氣。

“阿城,我知道這種事情你不能騙我,實在抱歉,給你帶來麻煩了。都是我管教無方。這樣,我馬上與魏誌坤溝通,讓他立刻收手,想方設法的配合你消除所有不良影響。”

“謝謝葉叔了。真心感謝。”

這一下還給葉桐說的不好意思了。

“阿城啊,是我感謝你啊,還能顧及我這張老臉啊,這魏誌坤啊,都多大年齡了,怎麼又泛起混來了呢,早當初怎麼答應我的,這可真是一點都不讓人省心啊!哎!!”

葉桐滿是無奈的掛斷電話。

萬城表情恢複正常,微微一笑。

把早就準備好的所有檔案資料,發送給了葉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