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分鐘後,喬裝打扮過的王梟,進入了咖啡館!

儘管內心早有準備。但是當他真正的坐在張詩詩對麵的時候,內心還是不由得一顫!

尤其看到張詩詩為自己隨手點的飲品,依舊是自己在咖啡館唯一隻喝的飲品之後。更是五味參雜!

歸結到底,張詩詩依舊是他最愛的女人。可是世事造化弄人!得信命!

相比較於王梟內心的波瀾不驚,張詩詩則要平靜得多,畢竟當初的在繡城經曆的所有,對於她內心,還是造成了極大的創傷。

兩人對視許久,還是王梟打破了沉默!

“好久不見了,最近怎麼樣?”

“你見過哪個老公被人綁走了。還能開開心心過日子的,你說怎麼樣呢?”

“詩詩,有些事情,情非得已!”

“打住!廢話少說!我不想聽你解釋。我隻想知道,你打算什麼時候放了我老公!”

“等我把塔叔接走,回去我就放韓天宇!”

ps://vpka

張詩詩“嗬嗬”地笑了,言語之中帶著一絲嘲諷。

“王梟,我還能再信任你嗎?”

“再信我一次吧。”

“那好吧。我就再信你一次。”

“塔叔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還在昏迷當中,一直有專人在對他進行係統化治療!”

王梟明顯有些焦急,語調提高了許多。

“這都多少時間了,怎麼還在昏迷之中?”

“他受傷極重,回來之後已經幾乎冇有了呼吸與生命體征!冇有辦法,隻能再次對他進行人體改造手術!”

“你說什麼?你們又給塔叔進行人體改造手術了?”

“放心吧,我們現在掌控的人體改造技術,比之前的老技術有了質的提升!尤其是秦塔他們這種已經扛過一次人體改造技術的人。作用顯著!若非如此,秦塔肯定活不到現在了!他現在生命體征非常平穩。聽著豐教授的意思。持續服用藥物,不用太長時間,應該就可以醒過來了!性命一定無憂!”

王梟臉色稍有緩和,看著張詩詩嘴角的食物殘渣,下意識地拿起紙巾給張詩詩擦了擦嘴角。

張詩詩的身形明顯一顫,擦到一半兒,王梟也覺得有些不合適了。

動作一時之間有些僵硬,擦到一半兒,收也不是,繼續擦也不是。盯著麵前熟悉的女孩。那個令自己魂牽夢繞了無數個日日夜夜的女孩兒。

正在糾結之際。張詩詩突然調轉語調。

“你孩子應該快生了吧,男孩還是女孩啊?”

張詩詩這一句話,直接把王梟打回到了現實,看著麵前冷漠的女子。王梟一聲長歎,故意避開了這個話題。

“我知道你當初在繡城遭了很多苦,吃了很多罪。”

“你是過來和我談交易的,還是過來和我敘舊的?關於繡城的事情,你不用對我抱有歉意!那是老天爺對我執迷不悟的懲罰!我認!”

“而且你也冇有什麼對不起我的。畢竟你已經做了你所能做的一切了,不是嗎?若不是你們的全力搜救施壓。或許我的情況會更糟糕。清白都保不住了。更彆等到韓天宇來救我了!”

“我們之間的事情,你早就已經做出了選擇!我們所有的一切,也早都已經結束了!現在對於我來說!餘生之後韓天宇!與你王梟再無任何瓜葛!”

“換句話說。我應該謝謝你對我所做的一切,讓我經曆的一切。正是因為如此,纔可以讓我冷靜下來,認真地看看身邊的人!還有機會挽回我們的感情!真正放下戒心!”

“而且,既然你已經把話說到這裡。有些話。我也要給你說清楚!雖然說當初在光輝城,是我主動離開的你,雖然我嫁給了韓天宇!但是我和韓天宇結婚這麼長時間以來,連同一張床都冇有躺過!後麵我為了找你,也是傾其所有,放棄一切。”

“所以說,雖然我曾主動離開你,但我從未覺得我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咱們兩個之間,終究是你主動結束的一切!念在之前那麼多年的感情份上!聽我句勸。彆把李曉雅當成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你的小妹妹!”

“隻有女人才能看懂女人,也隻有女人才能分得清誰纔是真正的綠茶。這是我第一次和你說,也是我最後一次和你說。這小丫頭這心,就冇從你身上離開過!感情這方麵,你真的是太愚昧了。甚至於可以用愚蠢來形容。”

王梟知道張詩詩她們這些人和李曉雅向來關係微妙。也知道現在所有的一切不可逆轉,索性直接跳過了這個話題。

“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個事情!”

“那得看看你想要讓我答應你什麼了。”

張詩詩依舊如同陌生人。

“再我放韓天宇回來之後,你一定要穩住他,不要讓他再針對我做任何事情了。

我王梟對天發誓!我這一次願意放他,能放他!完全都是因為你!”

“我希望他能把所有的一切都想明白,能踏踏實實地和你生活!對你好!你們能開開心心地過日子!畢竟必須要承認,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男人!”

“但如果說,他依舊不肯放下心中的執念與仇怨,繼續做針對於我的事情!那我們兩個之間,就隻有一個人能活下去了!我絕對不會再給他下一次機會的!”

“你憑什麼把自己擺在這麼高的位置上?”

“因為他現在的生死就在我的手中!我可以讓他生,也能讓他死!就這麼簡單!”“真是可笑,我也可以決定秦塔的生死!你碰他一下我看看!秦塔對於你的重要性,彆人不知道我能不知道嗎?是不是非要讓我們這麼聊天?王梟,你有什麼可狂的!”

張詩詩終於控製不住,開始維護韓天宇。

說實話,王梟心裡麵還是很不適應的。他並未和張詩詩爭執。

“你有你的生活,有你的人生。我也有我的老婆孩子。我們以後在兩條平行線生活,這樣不好嗎?”

張詩詩強行控製了自己的情緒,片刻之後,從包內拿出王梟曾經送給她的訂婚鑽戒。

“這個本來就是她們家的。還給她吧!”

言罷,張詩詩起身離開。

王梟坐在原地,雙手抱住自己的腦袋,表情極其複雜。

喬裝打扮過的肖宇浩,大大咧咧地走了過來。

“彆在這悔恨了,往前看吧。你可是馬上要當爹的人了!我讓劉晨和大虎他們去接塔叔了。咱們也趕緊往繡城趕吧,我正好也去看看我們的正牌嫂子,還有我未來的大侄子。大老爺們,乾淨果斷,女人而已麼!”

次日中午,陽光明媚,兩輛商務車,行駛進入繡城!直奔城主府!

徐繡早就已經在此等候多時,看見王梟,他迅速撲了上去。

“梟哥,好久不見,哈哈哈!”

就連徐健,徐康,徐有誌也來了。王梟把肖宇浩眾人介紹給徐繡,和徐家人客套了一番,便直奔城主府後院!

豐笑笑,二棒槌,李曉雅三人正在哄著趙涵夕打麻將。

幾人的心情還算不錯。

趙涵夕盯著麵前的麻將牌,正在思索該如何出牌呢。

一支大手伸了出來。

“打這張牌!”

這聲音魂牽夢繞,無比熟悉,趙涵夕當即抬頭,看見王梟的這一刻,情緒極其激動,也是太過於高興了,加上現在特殊時期,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這可把周邊的人給嚇壞了“涵涵!”眾人趕忙上前,大聲呼喊!……

夜幕緩緩降臨,昏迷的趙涵夕突然睜開了眼睛,焦急的眼神四處找尋,看見王梟的時候,她的情緒終於平靜了下來,抓住王梟寬敞的大手,把頭埋入王梟胸口,感受著王梟的體溫,冇有任何的責怪。

對於趙涵夕的事情,王梟也已經完全瞭解,隨著時間越來越久,趙涵夕懷孕的反應越來越大,吃吃不好,喝喝不好,睡也睡不好。動不動就會吐。

都是李曉雅和豐笑笑二棒槌周墩子幾人一直陪著,哄著,但是誰也代替不了王梟的作用。

對於趙涵夕來說。王梟就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