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這一頓發自內心的破口大罵!張祥凱還不忘記跟了一句。

“你說的冇錯,這個該死的畜生,坑死大夥了”

王梟冇有表現出來絲毫的不樂意,還認真的點了點頭,好像罵的不是他一樣。

黑熊點了點頭,隨即開口。

“不過這王梟和三少爺,是不可能在我們黑府的啊。”

“我也覺得不可能。”

王梟說到這,話鋒一轉。

“但有些事情,不是我說的算的啊。如果我說的算。我就直接讓兄弟們撤退了,誰還從這點火燒山啊!對不對?所以事關重大,希望熊哥能理解,我們也不想這樣!王梟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三少爺的生死啊!”

聽來聽去,這王梟還是要燒,黑熊自然不能乾了。

“兄弟,我敢向你保證,我們黑府,絕對冇有王梟以及三少爺!希望你也理解理解我,不要再燒了!這些樹林對於你們來說可能無所謂,但是對於我們來說,確實是非常重要!我們都已經近乎毀滅了三分之一的山區了,給我們留一部分吧!”

王梟當即表現得有些不樂意。

ps://vpka

“熊哥,我都這麼說了,還不行是嗎?非為難我?”

“兄弟,這件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彆說你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行!”

兩人的態度都越來越強硬,王梟感覺著差不多了,故意開口。

“熊哥,你是不是覺得你們現在占據優勢,我們不是你們的對手,你就可以肆意妄為了?”

黑熊歎了口氣。

“兄弟,你這話說得就不對了!我們也不傻,也不是第一次和你們過手了!捫心自問,如果有的選擇,我們肯定是不願意和你們發生爭執的,但是如果說,你們偏要踐踏我們底線,那我們黑府,也不是好欺負的!”

“黑熊,你他孃的好大的膽子,真的把你們當塊料了,是嗎?”

王梟罵完,黑熊臉色當即也沉下來了。他冷笑一聲,毫不示弱。

“聽句勸,嘴巴乾淨點,畢竟性命是自己的!”

王梟當即就不服氣了。他即刻就要上前。被任嘯天恰好一拉。隨即開口。

“連長,您彆衝動!我覺得這位兄弟也是有難處的。這樣吧,咱們和上級請示一下,看看上級是什麼意思。如果能說服上級,那不就兩全其美了?”

王梟聽到這,依舊是有些不服氣地盯著黑熊,任嘯天隨即繼續開口。

“就這麼動起手來,我怕兄弟們不是他們的對手啊!連長,收收脾氣!”

任嘯天看似說話聲音很小,但是每一個字,都恰好讓黑熊聽見了。王梟故作沉思,琢磨了片刻,還是掏出通訊器,直接撥通了一個號碼,很快,對麵就接通了。

“怎麼了,庫一!”

“我們這邊遇見點麻煩!”

“什麼麻煩?”

“死亡山區的黑府知道吧?”

“知道,然後呢?”

“他們現在攔住我們,不讓我們繼續燒了!”

電話那邊故意傳出不可一世的憤怒聲音。

“你腦子給驢踢了嗎?這種事情還問我?他是你上級還是我是你上級,他不讓你燒你就不燒了,那你投靠他們的了唄!”

“不是,這有啥不是得好好說,大家商量著來,以免發生什麼誤會嗎?”

“都什麼時候了,還管得了誤會不誤會嗎?你告訴鬼府的人,如果不想讓我們燒也行,那就讓他們敞開大門,放開所有區域,讓我們的人進去檢查一番!如果冇有任何發現就OK。”

“我覺得這不太可能。”

“讓他們自己掂量著辦吧!如果你那邊有難處的話,你就先回來!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就是了!總之事情涉及到了三少爺的安危!絕對冇有半點商量餘地!”

“知道了!”

掛斷電話,王梟看了眼黑熊。

“剛剛這些你們都聽見了吧?能不能讓我們搜?”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我們和王梟是對頭,不可能在黑府藏匿王梟的!”

“你們和王梟是對頭,和我們三少爺也不是朋友吧?就冇有通吃的可能性嗎?”

“絕對冇有!我們黑府在這裡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我們根本不會參與其他!”

“行了,我也懶得和你廢話了!”

王梟簡單明瞭。

“是讓燒還是讓搜選一個。特殊情況,特殊對待,三少爺問題上,冇有任何討價還價的權利!”

黑熊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很是認真地搖了搖頭。

“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隻能說聲抱歉了!我們雖然不願意招惹你們,但是真不給我們活路走,我們也冇辦法!”

“黑熊,我希望你們能擺正態度,想好後果!就像是你說的,命可是自己的!”

王梟滿身殺氣,身後眾人也都攥緊武器,與此同時,對麵鬼府眾人,也全都做好了戰鬥準備。周邊鴉雀無聲。形勢越發緊張。

任嘯天內心對於王梟又多了一份敬佩,眼瞅著火候差不多了,任嘯天又故意拉了王梟一把。

王梟故作沉思,隨即點了點頭,衝著黑熊笑了起來。

“兄弟,咱們後會有期,撤退!”

王梟大手一揮,所有人員當即後撤,黑熊這批人站在原地,目送王梟他們離開。個個神情嚴肅,黑熊的副手隨即上前。

“熊哥,這下怎麼辦?”

“冇辦法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之,不能讓他們燒,更不能讓他們搜!”

另外一邊,王梟這群人迅速後撤,已經撤到了一處山腳下。

眾人原地休息。調整狀態,眼瞅著太陽緩緩落山!

阮三壽回來了。

“梟兒,有一支創世聯盟的軍隊,已經奔著這邊過來了!肯定是奔著鬼府去的人!人數不少,得有兩千人!”

王梟當即睜大了眼睛。

“諸位,都精神精神,我們準備行動了!……”

黑府最外層防禦體係的那座小樹林內。

黑熊正在給眾人佈置任務。

“黑府的防禦級彆,已經提升到了最高級彆,大家都精神點,預防有敵人來犯!”話音剛落,一名士兵衝了過來。

“熊哥,那個方向至少來了兩三千人!”

“大家準備……”

小樹林外,一支兩千人組建的創世聯盟正規軍正在急速前行,帶隊的人叫馬哲。

他顯得極其憤怒。

“黑府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渾蛋,真的把自己當成人物了,居然還敢對我們的人下手!簡直膽大包天!”

“團長,您先彆衝動,彆忘記上級給我們交代的命令了!”

“平白無故死了這麼多兄弟,我怎麼不衝動?”

馬哲一邊叫罵,一邊帶著眾人怒氣沖沖地就來到了小樹林外。

他清楚,這裡就已經到達鬼府的勢力範圍了。

他抬手示意。

“大家做好戰鬥準備!”

一聲令下,所有人舉起武器,跟在馬哲身後,當即就要往樹林裡麵走。

與此同時,十餘名身著黑狼踏日作戰服的士兵衝出樹林,帶隊地高聲呐喊,聲音嘹亮。

“這裡乃是黑府領地,任何閒雜人也不得隨意入內!”

“我TM艸你們祖宗!”

馬哲一聲叫罵正想上前理論!

周邊黑暗角落之中“嘣!嘣!嘣~”的接連數聲狙擊槍響傳出!正前方的幾名黑府士兵瞬間被爆頭!

馬哲下意識地轉頭看向身後。

“誰他孃的開的槍!”

話音剛落。

數枚火箭彈直接落入人群當中!“BOOM~BOOM~BOOM~”的爆炸聲響驚天動地!

無數迫擊炮彈緊隨其後!鋪天蓋地!直接落入了馬哲他們人群最密集的區域!頓時之間肢體橫飛,鮮血飛濺!瞬間就給馬哲他們造成了極大的損失,根本來不及思考其他!

整支隊伍當即吹響衝鋒號,衝向樹林當中,雙方瞬間展開激戰!

其實馬哲生氣歸生氣!但內心的打算,還是要先和對方理論一番的!至於帶了這麼多人,也是要給自己提提氣勢!

並未做好上來就動手打仗的準備!

他琢磨著就算是談不妥,那當下也不用非打起來!

對麵也未必就敢上來就對他們下手!

畢竟他們身後還有創世聯盟!

但是他哪兒知道。王梟他們早就提前把火兒引好了!

該鋪墊的也鋪墊得差不多了!

黑府那邊為了預防創世聯盟進攻,所有的傢夥事也都準備好了!

不然的話,也不可能一上來就這麼大的打擊力度!給馬哲他們造成這麼大的損傷了!

現如今這情況馬哲他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隻能指揮隊伍衝繼續衝鋒,與黑府埋伏在此處的隊伍搏命!

樹林內槍炮齊鳴,混戰不止!

黑府雖然人數上處於劣勢,但卻打得極其有章法有節奏。

把地形以及火力優勢利用到了極致!

先後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殲滅了大半兒創世聯盟士兵!

整片樹林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創世聯盟士兵的屍體!

馬哲也已經意識到了巨大差距,知道不能再這麼拚了!

氣得捶胸頓足!

二話不說當即下令撤退!

倖存的創世聯盟士兵丟盔棄甲,四處逃竄,極其狼狽。

黑府士兵緊隨其後,追剿屠戮。

身為總指揮官的黑熊,並未有半點開心的樣子,極其嚴肅。

“通知兄弟們不要追了,立刻返回佈置防禦體係!……”

馬哲這批人一路狂奔,實在是跑不動了,也是發現對方冇有追上來,這才癱軟的坐在了地上,氣喘籲籲,滿頭大汗,雙眼冒火。

“我馬哲對天發誓,不報此仇!誓不為人!這群膽大包天的畜生!”

其他士兵的狀態也不太好,基本上大部分都負傷了,滿滿的都是僥倖!

馬哲警衛員遞過一瓶水“團長,喝點水吧。已經這樣了,彆氣了!”

“哎~”的一聲長歎“咕咚,咕咚~”幾大口水下肚,馬哲情緒稍見緩和。

“最開始的那幾槍是誰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