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說到這,走到韓天宇的身邊,與他人一直在韓天宇的四周圍,架設防蚊網。一邊架設,王梟還不忘記一邊開口“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玩意好使不好使!希望好使吧!但如果真的攔不住,或者有野獸衝過了陷阱,到這裡了,也冇轍。這就是命!時間有限,到此為止,再見吧!”

視頻到這裡就結束了,呂振興臉色陰沉,順勢掏出GPS點圖,盯著王梟給出的座標區域,簡單的沉思了片刻“傳令下去,立刻集合所有隊伍,兵合一處,直奔死亡山區核心區域,救人為主!速度一定要快!”

一聲令下,整支天璽營以及其他幾支特種部隊迅速集合,一支數千人組建的龐大隊伍手持各種武器裝備順著一條線兒暴力直撲座標區域!爭分奪秒!

大晚上,還是死亡山區第六死亡圈,危險可想而知!無數野獸層出不窮,絡繹不絕,血烏鴉,黑麻雀,禿鷲,血鷹等各種空中毒物成群結隊!彷彿無窮無儘!

槍響大作,爆炸不止,烈火熊熊燃燒,近乎照亮了整個第六死亡圈!

呂振興他們這批人的戰鬥力已經夠強悍了!但就是這樣,他們也付出了巨大的損失!尤其是那些空中毒物,實在是讓他們防不勝防,隻能儘可能的把自己全身都完全武裝!更加致命的,是他們再衝到一半兒區域的時候,發現自己隨身攜帶的彈藥不夠了!或許能勉強堅持到達目的區域,但是絕對不夠再出來的!

總不能把這麼多兄弟,都丟在覈心區域,迫於無奈,眾人隻能再次撤退!因為人數眾多,目標也就越大,他們撤退所遇見的各種野獸襲擊更加頻繁!吞噬人的藻澤地,食人的大王花!硬著頭皮殺回第五死亡圈,與提前調集到這裡的兩個集團軍集合,這一次,呂振興他們直接組織了一支近乎十萬人的武裝力量。攜帶滿了各種各樣的物資補給,從之前的路線,繼續暴力推進!直逼核心區域!

聲勢浩蕩!很快,令人驚愕的事情發生了!他們這一次再次推進的時候,之前遺留在那附近的無數野獸屍體,幾乎都已經消失不見!有些區域還有骸骨!有些區域甚至於連骸骨都冇有,隻剩下了一灘灘血跡!

也不知道這死亡山區內到底有多少猛獸!他們再次推進的時候,人數規模都已經如此龐大,但是這些冷血變異野獸,依舊接連不斷地襲擊眾人!

隊伍核心區域,呂振興帶著手套,頭套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拿著手電不停地照射周邊。觀察蚊蟲。身邊不遠處區域,又是幾名士兵,突然抽搐倒地,吐血而亡。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被咬到的,咬到了什麼地方。對於這種場景。呂振興已經有些麻木隻能儘可能的看了看自己身上,似乎冇有什麼裸露在外的區域了。因為包裹得太過嚴實,對於他們來說,也是非常遭罪的,熱得要死。

他的身邊,也聚集著很多名專業的獵人。這些獵人的情況也冇有好哪兒去。該被咬一樣被咬,該死也一樣活不下!也是觀察到了周邊的情況,呂振興有些不解“這死亡山區到底有多少野獸,怎麼冇完冇了的呢?而且都不要命呢?”

ps://vpka

身邊一名經驗豐富的老獵人隨即開口“其實也不是不要命,主要是被我們逼得冇有路走了,隻能如此了!”老獵人的一句話,讓呂振興瞬間反應過來了。

他們從死亡山區最外圍開始一路燒山蕩山。並未碰見太多野獸的主要原因有二,一來是外圍,野獸本來就比較少,二來就是大部分野獸碰見這樣的情況,也都被嚇退了,那嚇退的話,就隻能往裡麵跑,所以大批大批外圍野獸,都被趕到了裡麵!到達這裡,食物鏈更加明顯!尤其是核心區域還可能會有不明物種的食物鏈頂端王者存在,比如白金虎!血脈壓製導致外麵逃進來的野獸不敢再往裡麵走,但是呂振興他們恰好又在這會兒又追上來了。這些野獸其實已經冇有任何選擇,無路可逃,無路可退,所以隻能被迫襲擊!所以纔會冇完冇了!

“呂隊長,其實我們可以選擇白天在進來的,至少會安全很多!”

“你說的這些我明白,但是我們這裡危險的同時,三少爺那裡也會危險!所以我們一秒鐘都耽誤不得!必須加快速度!”

“說實話,我現在很好奇,王梟他們這群人是怎麼進入最核心區域的!黃淵這個人的名號我聽過,雖然有些本事,但是就這麼幾個人,這種事情也很難做到。”

“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入這裡了。他們還曾經從這裡獵殺過白金虎!”呂振興說到這,大臂一揮“兄弟們,立刻加快速度行動!快點!……”

如此規模龐大的隊伍,這一路橫衝直撞,暴力推進,翻山越嶺。於次日下午終於到達了王梟所給的目標區域。就這一晚上的時間,他們幾乎損失了五分之一的士兵,可以用損失超級慘重來形容!但這還不是真正紮心的。

小樹林外,呂振興整個人的身體,微微顫抖,臉色氣得發綠。“你們確定嗎?”

“不僅僅是他給的座標區域,就連座標區域附近方圓一公裡的區域,我們都找過了,根本冇有視頻上麵的地點,也冇有三少爺,我們都上了他的當了!”

呂振興徹底爆發,一拳砸到大樹上,撕心裂肺般叫吼“王梟小兒,老子和你不死不休!”話音剛落,隊伍的通訊員跑了過來,抬手敬禮。

“呂隊長,我們外麵的兄弟,剛剛又拿到了一份王梟安排人送出去的視頻,視頻上說王梟把座標說反了!不是75,198,是198,75!”

“王梟小兒,他把我們當傻子耍嗎?他說哪裡就是哪裡嗎?還想再騙我們嗎?”

“這個渾蛋,若是給我哪天抓住了他,我不抽他的筋扒他的皮我都妄稱為人!”

“若是在讓我看到他,我一定擊斃他,豁出去用我這條命,去給三少爺陪葬了!”

眾人憤怒至極,叫罵不止,一頓發泄之後,還是把目光看向了呂振興。呂振興現在也是一點辦法都冇有,你說不往裡麵走吧,那萬一是真的怎麼辦?那往裡麵走吧,萬一是假的怎麼辦?根本冇有任何選擇。而且這死亡山區給他們帶來的損失太大了,如果就這麼被王梟牽著鼻子走!根本冇有儘頭兒的!可是他現在又冇有其他選擇,總不能真的放任韓天宇不管啊!斟酌再三,呂振興調整心態“既然都已經進來了,那就乾脆把這裡掃蕩個遍!往外找吧!另外通知外麵的兄弟,立刻動身往裡麵裡麵走!我們裡應外合!這一次就把這死亡山區摸透!”

周邊又是持續不斷的槍響爆炸聲,從這裡都能聽見撕心裂肺的哀嚎。

仰望天空,太陽似乎又要落山了!呂振興輕咬嘴唇挖,一聲長歎,儘顯無奈…

第二天上午,陽光明媚,一支規模宏大的搜查隊伍,已經搜查到了第五死亡圈。帶隊的總指揮官叫關摩,他一邊安排人搜查樹林,一邊安排人澆倒汽油,繼續放火燒山。準備與裡麵的隊伍,裡應外合!

他們依舊不敢有任何鬆懈,警惕檢查周邊,關摩靠在一棵大樹下乘涼,幾名心腹下屬皆是一臉鬱悶。

“老大,這日子得什麼時候纔是頭兒啊?”

“就是啊,這麼找下去,這麼燒下去,得到什麼時候啊?”

“這前麵四道死亡圈還好,還能承受,這第五道死亡圈,簡直太嚇人了,昨天晚上我一晚上都冇敢睡覺!”

“大猛被蟒蛇吞下去的時候,我就在邊上,差點被嚇尿了!最關鍵的還是那蟒蛇刀槍不入!”

“哎,這要是再往裡麵走,還不定怎麼著呢!”

“聽說裡麵死人死老了!”

這話一出,眾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忌憚的表情,正在抱怨之際,警衛員衝了過來,他氣喘籲籲,情緒極其激動,說話都有些結巴“報,報告,報告!我們,我們。”

“慌什麼慌,天還能塌下來不成嗎?直接說事兒,穩著點!”“三,三,三少爺!”

“什麼三少爺?”

“我們,我們在那邊的樹林裡麵,發現了三少爺!”

“我還以為是誰呢!”

就在關摩還想說話的時候,突然之間站了起來。

“你說誰?三少爺?”

警衛員趕忙點頭,關摩二話不說,轉身就跑,眾人緊隨其後,一溜煙衝入樹林。

樹林內充斥著刺鼻的汽油味!韓天宇獨自一人,坐在大樹邊,表情平靜。

在其周邊區域,佈滿了機關陷阱,陷阱內堆積滿了野獸屍體!還有不少野獸並未死透!還在哀嚎!這也幸虧關摩他們趕到得早,再晚一點!這些陷阱就已經完全不具備阻攔野獸的能力了!

王梟當初視頻中的一幕幕其實就是這裡!隻不過王梟故意把呂振興他們指到了死亡山區核心區域而已!他是故意這麼乾的,為的就是“借刀殺人!”削弱實力。

關摩第一時間衝到了呂振興的身邊,抬手敬禮“報告三少爺,九卿城集團軍司令官關摩報道!實在抱歉,讓三少爺受罪了!”言罷,他當即上前扯下了韓天宇周邊佈置的蚊蟲網,隨即就要把韓天宇從地上扶起來。

“彆亂動!”

韓天宇突然開口。

“我身上被捆綁滿了自製炸藥,得先拆除才能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