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猛攻黑府的原因。我雖然不完全清楚。但是根據我情報體係掌控的訊息。應該是韓天宇想要從黑府找一件寶貝。貌似叫什麼黑狼圖!不知道你們有冇有?如果你們有,並且願意交出黑狼圖的話,那黑府大概率可以倖免於難!如果你們冇有,或者說你們不願意交出黑狼圖的話。那他們自然不會善罷甘休!擺在你們麵前的,也隻有死路一條!我也正是因為得到了這個訊息,纔來找你們!”

“我和韓天宇之間的仇怨,那自然不用說了,天下皆知。所以我想看看在這個時候,我們雙方有冇有合作的可能!大家共贏!”

提到黑狼圖,劉謂內心“咯噔”就是一聲,隻不過臉上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

王梟也是真的會掐七寸,他知道這些府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所以乾脆就拿這些東西出來說事兒,他知道,這種時候,該給劉謂台階下了。

“劉大哥,我說的這些,您相信最好,不相信的話,就當我冇來過就是了!總之,你們一定要做好準備,根據我的推算,不過三天時間,創世聯盟軍隊絕對會兵臨城下,封鎖你的黑府!不信,您就看著吧!”

其實王梟現在也不知道創世聯盟軍隊的調動情況,但是他知道呂振興他們絕對不可能吃這麼大的虧,這邊山裡的軍隊還得找韓天宇,不能分散!

所以一定會從外麵調集軍隊圍攻黑府,他隻是推算了個大概時間!

劉謂對待王梟的態度,明顯緩和了不少,他沉思片刻,隨即說道。

“我想聽聽,你打算如何合作?”

王梟正要說話呢,一名士兵進來了,在劉謂耳邊,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

劉謂一聽,微微一笑。當即開口。

ps://vpka

“那就叫他進來吧。正好王梟也在這裡!大家都不是外人!”

王梟內心當即產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數分鐘之後,一名熟悉的身影進入房間。

他穿著黑狼踏日作戰服,揹著大旅行包。規規矩矩地衝著劉謂抬手敬禮。

“府主好!我叫梁誌寬!原錦繡山區戰府五堂三組小組長!”

“這是我的戰府身份證明!”

狼王麾下九府所有成員,都擁有屬於自己的身份證明。

這是一張類似於身份證的卡片,正反麵冇有任何資訊,也冇有照片。

背麵是九狼的圖繪,正麵相對於哪個府,就是哪個府的圖繪。

好比鬼府,就是血狼咆哮圖繪!黑府,就是黑狼踏日圖繪!戰府,就是金狼戰天圖繪!金狼戰天圖繪設計得非常漂亮,且極其有氣勢!一隻碩大金狼,站在山頂,頭頂烈日陽光。下方無數身影。描述的是一副兩軍交戰的場景!

每張卡片內都鑲有特製晶片。晶片內有專屬代碼!在九府自己的內部的係統上刷晶片可以驗證指紋瞳孔。同時此人身份資訊就會出現。確保無法弄虛作假!

劉謂不緊不慢地示意梁誌寬坐下,隨即招呼人拿來專業的設備,驗證指紋瞳孔。

顯示屏上出現了梁誌寬的照片以及身份資訊,驗證無誤。

劉謂主動為其倒了一杯茶,笑嗬嗬地開口“梁兄,既然都是狼王麾下的人,咱們就彆客氣了。不知今天到訪所為何事?”

梁誌寬看了眼王梟,隨即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作戰服。

“府主,您看我身上這身衣服,是否熟悉?”

“這不就是我們黑府的作戰服嗎?”

“您就不好奇我為什麼會穿著黑府的作戰服嗎?”

劉謂點了點頭“繼續說下去!”

“我等奉命偷偷潛伏進死亡山區,先穿著黑狼踏日作戰服殲滅創世聯盟軍隊,隨即又偽裝成創世聯盟軍隊與黑府談判,鋪墊伏筆!待創世聯盟軍隊找到黑府理論之際,暗中射殺黑府士兵。引發雙方衝突!從而挑起雙方全麵戰爭!”

“哦?還有這種事情?你這話的意思是說,我們和創世聯盟之間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是誤會!是有歹人在暗中挑唆了?”

“是的!就是這樣!”

“那是誰呢!”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梁誌寬抬手一指“就是他!”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就變了,眾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王梟。

王梟依舊不緊不慢地喝茶,劉謂等了好一會兒,發現王梟並未開口。

“王梟,你不應該說一些什麼嗎?”

“我有什麼好說的?”

“麵對他的指證,你總需要解釋一番吧。”

“我為什麼要解釋?”

“你不解釋的意思是你承認了是嗎?”

“我承認什麼了?”王梟微微一笑“府主,您也是有思想的人,總不能聽彆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吧?他剛剛說了那麼多,證據呢?說話做事,總得有證據吧”

劉謂聽到這,點了點頭,看向梁誌寬。

“王梟說的也冇問題,證據呢?”劉謂看了眼梁誌寬“剛剛你說了那麼多,但是除了你是戰府五堂三組的小組長以外,其他事情你都冇有拿出證據啊。”

“我是跟著他們一起進入的死亡山區,他們所做的一切我都在場!這就是證據!”

“你跟我一起進入的死亡山區?你從哪兒跟著我進入的?”

梁誌寬頓了一下,隨即開口“我們是按照命令,分批次潛伏進入,然後彙合的”

“嗯,你這麼編還靠點譜兒!”王梟“嗬嗬”地笑了起來。毫無波瀾!

“但是我們在死亡山區彙合之後,你所做的一切,我都是在場的!”

“那你有冇有視頻錄像?”

“每個人可攜帶的東西都是有限的,而且我身邊那麼多眼睛,我也怕暴露,所以根本冇有機會視頻錄像。”

“那你這意思,不還是啥證據都冇有,就說我做了這麼多事情嗎?”

“王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都已經這種時候了,你就彆想抵賴了!”

王梟點了點頭。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照你剛剛話的說,我帶著你們殲滅的創世聯盟士兵?”

“是的,就是你帶著我們殲滅的。”

“也是我殲滅創世聯盟士兵之後,來黑府找人談判鋪墊伏筆?”

“冇錯,就是你!”

“那我來找誰談判的?”

“就是黑熊!”

“我是親自談的嗎?”

“就是你!”

王梟點了點頭“那好,既然如此,麻煩府主請一下黑熊吧!讓他來看看,是不是有創世聯盟的軍隊和他談判過,這個人是不是我!”

劉謂也冇想到王梟居然敢主動提出對峙!隨即抬手。

“叫黑熊進來!”

其實王梟現在叫黑熊來對峙,也是冇有辦法的辦法,與其等著梁誌寬開口,不如自己主動點!而且,王梟對於自己偽裝的本事還是有信心的。尤其是和黑熊第一次說話交談的時候,他連說話的語調都故意壓沉了不少,行為舉止和精神狀態也都做出了改變。為的就是事後再見麵的時候,完全瞞住黑熊!

剛剛他也與黑熊碰過麵了,黑熊並未有任何反應。

但凡引起黑熊半點懷疑,自己都不可能還在這裡坐得這麼穩了!

看著王梟這麼穩,還敢叫人對峙,梁誌寬內心倒有些不舒服了,顯得嚴肅不少!

“如果當時還有其他在場人員,多叫幾個,一起過來!”

王梟看了眼劉謂“省得出差錯,畢竟人多力量大麼!”

劉謂冇有吭聲,隻是點了點頭,片刻之後,黑熊帶著當初的幾名下屬進來了!

王梟看準時機,都冇有等著黑熊他們打招呼。隨即就開口。

“府主,在這之前,有件事情,我得提前和你聲明,你要聽清楚了!”

劉謂微微一笑。

“彆擔心麼,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我倒不是擔心這個,我隻是想要告訴你個事情!”

“你說!”

“對於戰府,你的瞭解有多少?”

“多年以前,我和孟強有過一麵之緣。”

“彆的呢?”

“冇有了,我們各個府除了必要的聚會,平時不接觸也不來往的!尤其是狼王失蹤以後。各個府彼此之間更冇有啥聯絡了!”

“那你知道戰府已經覆滅的訊息嗎?”

“你說什麼?戰府覆滅了?”劉謂滿臉的不敢置信“你是在開玩笑嗎?”

“你覺得我會在這種事情上騙你嗎?你隨便安排個人去調查一下就行,不行你問問他,戰府是不是覆滅了?”

劉謂看向梁誌寬。這一刻梁誌寬身體微微顫抖,眼圈通紅。儘是仇恨。

“對,戰府覆滅了!”

“誰乾的?”

梁誌寬手指王梟,咬牙切齒!

“就是這個畜生!”

廳內溫度瞬間降至冰點!劉謂眼神當中充斥著不可思議!

包括黑熊在內,他們都清楚,戰府在狼王九府當中,屬於戰鬥力前三的存在。

尤其擅長打正麵戰場,打攻堅戰!執行高難度任務!

戰府的防禦體係也比其他幾府要強悍不少!怎麼可能會被滅呢!

瞅著眾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

王梟內心卻高興了不少。這梁誌寬真是上路,夠幫著自己。

其實王梟說這些用意有二,一來是想告訴所有人,梁誌寬是因為戰府覆滅的事情,記恨自己,所以有理由誣陷自己。想要借刀殺人!

二來也是最關鍵的!王梟要打壓黑府的氣勢!

他要讓劉謂這些強硬分子清楚自己是有能力殲滅他們的!這也算是變相給劉謂這批人施壓!讓他們對待自己的硬實力有個新的認識!讓他們對自己有所顧忌!隻有這樣,對有關自己的事情,他們纔不敢妄下定論!畢竟牽扯甚多涉及太廣!

但是這裡麵的具體事情,王梟肯定是不能說的。總之越神秘越好!

讓劉謂他們猜想的越複雜越好!

看著梁誌寬的模樣,王梟兩手一攤。

“其他的我就不用說了。大家都是聰明人,自己體會!你看他,有多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