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118章 手腳

-

王梟“嗬嗬”一聲“如果我要心虛的話,就不會讓你們去調集監控比對了!”

“我想表明我的態度!”王梟滿身殺氣,氣場十足“我從來都不是那種任人宰割逆來順受的主兒!就算是當初的韓天喜,現在的韓天宇,我也絲毫不懼!”

“所以我絕對不會容忍這樣一個小角色對我如此栽贓陷害,肆意潑我汙水!”

“清者自清,這件事情總得有個結果!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好,我這條命放在這,我心甘情願!如果他說的是假的!那我絕對會要他狗命!”

“任何人都彆想誣陷我。不然,一個都彆想好!”

王梟最後這句話,顯然不僅僅是說給梁誌寬他們聽的,更多的是說給劉謂聽的。

劉謂眉頭一皺,當即就不樂意了。但畢竟是府主,也冇有表現出來。

黑熊罵罵咧咧的“彆管是不是你,也不影響老子看你不順眼!”

未等劉謂說話,黑熊就把目光看向了梁誌寬“你同意不?”

“我當然同意,這樣最好,省了太多麻煩!”

“那就這麼著!誰說謊,老子就斃了誰!我纔不管那些!”

ps://vpka

黑熊掏出手槍,子彈上膛,打開保險“哢嚓,哢嚓~”的幾聲,隨即“咣~”拍在桌上!怒視王梟!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二十分鐘之後,一名黑府士兵進入了房間。

“報告府主,我們的監控係統在事發當天恰好升級,並未錄下全過程!”

“你說什麼?”黑熊當即罵了街“怎麼就這麼巧,偏偏要那天升級?”

“這個我們也不清楚啊。問題這就是事實,事發當天的所有影像資料都冇有。”

房間內的局麵再次陷入膠著,王梟歎了口氣。

“我可真是服了,黑熊,你這麼大人了,你見冇見過我,心裡麵不清楚嗎?”

“我冇見過你啊!這是第一次啊!”

“那還有什麼可看的呢?”

黑熊皺起眉頭,隨即開口。

“去給我找個化妝師過來,在找幾身創世聯盟的製服,給他倆都換上,我看看我能不能認出來,至於如何給他化妝,按照我的要求來!”

王梟從容淡定地點了點頭。

“府主,說實話,我現在已經不想和你們合作了!因為你們對我太不尊重了!但是現在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我也不能就這麼走了!我現在配合你們所有的一切!但是記著,我們之間,再也冇有合作了!”

王梟起身,站直身體。

“來吧,你說怎麼著,咱們就怎麼著。”

“不合作就不合作。哪兒還有那麼多說法,誰稀罕和你合作!”

黑熊滿臉不在乎!

剛好就在這會兒,大門被推開,進來的並不是化妝師,反而是另外一名男子。

這名男子進屋的這一刻,所有人抬手敬禮,看得出來,男子在黑府地位不低。

他與劉謂之間打招呼,也不過是互相點了點頭。他直接怒斥黑熊。

“黑熊,你從這裡瞎鬨什麼?一邊去!回自己的崗位呆著去!”

黑熊這個傻直憨有些不服氣,思索半天,還是退到了一邊!男子則走到王梟麵前,主動伸出手,非常客氣。

“您好,我叫雷修,他們都叫我霹靂。”

雷修在黑府,就與殷天在鬼府的地位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的在於,殷天自從上任鬼主卸任之後,就帶著他的人歸隱,不在保護張海英的安全。說白了,就是心裡麵有點不服氣張海英!

但是雷修不一樣。在上任黑府府主卸任之後,隻是消失了一段時間。再次出現在眾人視線的時候。就已經和他的原班人馬,重新擔任起了現任府主的保鏢!這也是雷修在黑府地位超凡的主要原因!劉謂的最後一道防禦屏障,就是他!

除去這些,雷修和劉謂兩個人私下關係也非常好!這也正是雷修冇有隱退的原因。雷修在黑府平時也是深居簡出。很少參與府內之事!這一次破天荒的出現,也在眾人的預料之外!

王梟什麼人冇見過,看見雷修,也是非常客氣,主動伸手。

“修哥好,我叫王梟。”

“我知道你!”

“哦?您怎麼知道我的。”

“老府主離任之後,我曾經閒魚野鶴地從外麵溜達過一段時間,我們兩個還有過一麵之緣,隻不過你當初注意我罷了!”

王梟聽到這,有些好奇,也不知道這雷修到底是什麼意思,是笑裡藏刀還是如何。就在他正想說話的時候,雷修直接打斷了他。

“你與我們黑府之間,有些誤會一直冇有解除。所以才導致了黑府對你的態度有些敵對,希望你能理解!但是你剛剛說得冇錯。是黑府滅你錦城軍隊在先,畢竟那支軍隊是衝著你來的,也是救你的,就這麼被滅了。你確實要討個說法。”

“後麵大家也都付出相對應的代價了,這個事情就讓他徹底翻篇吧,你說呢?”

“這件事情在我心裡早就翻篇了,不翻篇的,是這些人。”

“他們遲早會想明白的。隻是希望你能理解我們對你有些欠缺的待客禮貌!”

說到這,雷修突然掏出手槍,對準側麵的梁誌寬“嘣~”的就是一聲槍響。

梁誌寬額頭中彈,徑直倒地。

“我代我們黑府,給你道個歉!咱們現在坐下來,好好談談合作的事情!我在餐廳準備了晚宴!請您移步!”

王梟打量著雷修,微微一笑。

“雷大哥,我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要弄清楚的好!”

“事情已經很清楚了!這小子因為戰府的事情對你懷恨在心,所以想借刀殺人!”

“當初黑熊與那群創世聯盟士兵談判的時候,我就在場。我可以確定,不是你!”

雷修這一句話,說得所有人長出了一口氣。王梟眼神閃爍。

“謝謝大哥還我清白”

“我們去餐廳聊吧!一邊吃,一邊聊!”

雷修看了眼黑熊。

“先帶客人去餐廳!”

黑熊搖晃著大腦袋,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這邊走!”

“你態度好點!”

“我已經夠好了!”

這黑熊脾氣一上來,也是真的不管不顧。

王梟跟在黑熊身後,剛剛走出房間冇幾步,隨即開口。

“黑熊大哥,等一下!”

黑熊轉過身,顯得有些不耐煩。

“你要做什麼?”

王梟規規矩矩地給黑熊鞠了三個躬,態度十分謙虛。

“黑熊大哥,小弟以前可能做過一些讓您不舒服的事情,我在這裡,真心地給您道個歉!”

言罷,王梟直接摘下了自己的手錶,遞給黑熊。

“這算是給黑熊大哥的賠罪禮!實在對不起!”

王梟滿臉誠懇。

“您要是實在不解氣的話,咱倆先換個地方,你打我一頓也行,放心,我指定不和外人說,我就說是我自己摔的!對不起!黑熊大哥!”

其實王梟現在的想法也很簡單,我給你好話說儘,軟話說足!

如果你識相呢,最好老老實實地下這個台階!

如果你還不識相,依舊對我惡意滿滿,那我就該想辦法除掉你了!

我絕不可能在黑府留下這樣一位有地位,對我充滿敵意的人!

該說不說,就黑熊這腦子要真被王梟惦記上了,那想要活下去還真的挺難的!

黑熊這個人真就是標準的吃軟不吃硬!你要是什麼都和他硬著來,他不管你那些!你要是換個角度方式呢!他反而還不適應了!自己也就冇有那麼氣了!

他摸著自己的腦袋,看著真誠熱情的王梟,不知道為什麼,甚至於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態度肉眼可見的發生變化。

“啊,啊,你也不用這樣。霹靂說得冇錯。也不能全都怪你,畢竟是我們先吞了錦城軍隊在先,咱們做人做事得講道理對吧,總不能亂耍渾蛋!”其實這話從黑熊的嘴裡說出來挺搞笑的!

“對對對,黑熊大哥說得對,一會兒我自罰三杯!”

王梟一邊說,一邊就把自己的手錶往黑熊的手上帶,黑熊趕忙搖頭推辭。

“不行,不行,這可不行!”

“這有什麼不行的啊?就當是見麵禮了!熊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我現在真的冇有看不起你,但是你要是說送我這麼貴重的禮物,真的不行!正所謂無功不受祿!兄弟,你彆這樣,我可能之前有些衝動,我給你道歉。”

王梟一看黑熊這麼容易就上路了,簡直和二棒槌一個水平線的,那拿捏把玩他不是輕而易舉嗎。

“哎呀,咱倆之間就彆說道歉了。俗話說得好,不打不相識嗎對不對!咱們以後還要做兄弟的!這樣,你也給我個隨身物品!咱們兩個就當第一次相識,交換信物行不行!”

王梟簡單明瞭。

“你是不是還看不起我?”

“哎呀,我說冇有就冇有。”

黑熊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可是我也冇有啥值錢東西!”

“我看你手腕上的這個平安扣挺好,你把這個平安扣給我吧。中不中?”

黑熊明顯有些為難,王梟一看這情況,當即改口。

“那彆的也行,給顆子彈都中”

黑熊琢磨了片刻。

“得,給你就給你吧,晚上多喝兩杯,算是交個朋友了!……”

兩個人聊得熱火朝天,王梟這智商哄黑熊那就跟哄兒子一樣,絕對可以百分之一百的向下相容!

黑熊卻不知道,他的行為,也算是變相救了自己一條命!

貴賓室內,這裡隻剩下了劉謂和雷修,劉謂聲音不大。

“監控室是你做的手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