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秦塔對於二棒槌和麪包蟹來說,也是如同親人般的存在。

比起三人的熱情洋溢,秦塔整個人則顯得十分冷漠,甚至於有些陌生,他不停地皺眉,目光是不是打量著這三個年輕人。

好半天,一個字都冇有說,也冇有任何動作。

王梟率先察覺出來不對勁兒了,他鬆開秦塔,往後退了一步,與秦塔四目相對,看著秦塔稍有疑慮的眼神,王梟更加堅定了自己內心的判斷。

他趕忙搖了搖手。

“塔叔!是我啊,王梟,你不認識了嗎?”

秦塔盯著王梟,好半天的功夫,認真的搖了搖頭。

聽見這句話,二棒槌和麪包蟹也趕忙後退了兩步。

“塔叔,那我們兩個你還認識嗎?”

“我是二棒槌,他是周墩子啊!”

秦塔仔細認真地思索了許久,或許是有些頭痛,他還是認真的搖了搖頭。

徐繡一看這情況,當即有些不樂意了。

“這是怎麼回事?”

幾名醫生趕忙上前。

“城主,我們這些天一直在用心照顧,不敢有絲毫攜帶,所用的所有藥品,也都是從雲頂城帶來的藥品,絕無任何問題。這裡有監控,可以隨意調查我們的治療進度!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可能是腦部受損了吧!具體需要詳細檢查,才能做出下一步的定論!”

徐繡與王梟對視了一眼。

“哥,你彆著急。我先安排人帶塔叔去做個詳細檢查,你也給那邊打個電話問問,看看這是怎麼回事,我看他看待你們所有人的眼光都很陌生,這肯定不是裝出來的,是真的失憶了!”

王梟充滿無奈,點了點頭,又與秦塔對視了一會兒,轉身走進院中,電話當即打給了張詩詩。

“喂,詩詩,是我。”

“怎麼了?”

“塔叔失憶了。”

“失憶了?怎麼會這樣?”

“我也不知道,醒來就失憶了!我本來不想打擾你的,但也是實在冇辦法了,你看能不能幫我問問,畢竟塔叔是在天璽研究院做的人體改造手術,用的也是天璽研究院的藥”

張詩詩很清楚秦塔對於王梟來說意味著什麼。

“好的,我知道了,我這就問。”

放下電話的張詩詩,看向了身邊正在看電視的韓天宇。

“秦塔醒過來了,但是失憶了。”

“哦。”

韓天宇默默地應了一聲,便冇有了下文。

張詩詩推了韓天宇一把。

“趕緊問問怎麼回事啊。哦一聲就完了啊?”

“我怎麼知道怎麼回事啊。”

“那你不問怎麼知道?韓天宇,你趕緊看!”

張詩詩顯得有些著急。

韓天宇則麵露不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