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看向了自己的手。

“如果真的要挑選一件經曆的話,那就隻有這個經曆了。我在死亡山區的時候,被一隻大螞蚱咬過,再那之後就開始這樣了,隻不過開始冇有這麼嚴重,我就冇當回事,後麵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嚴重了,才發展成現如今這個樣子。”貢善“嘖”了一聲。

“可是我從你的脈搏當中冇有發現中毒的跡象啊。這大螞蚱的毒性就算是強,那也不至於什麼異常都檢查不出來啊。”

貢善這也說到了關鍵點!王梟搖了搖頭,有些麻木。

“行了,先彆想這些問題了。這貢嘎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這種勢力要對付他呢?甚至於還冒著得罪錦城的風險對付他,他這段時間到底又乾嘛了?”

“我哪兒知道他乾嘛了啊。他向來神出鬼冇的。

“他什麼都冇有和你說過嗎?”

“他要麼也不會說啊。這麼多年了。我師傅從來冇有和我們任何人,說過有關於任何他的事情。除了教我們醫術,就是給我們下達命令。其他一概不說!

我們也不能問,這已經成為了中善堂的規矩了!”

“那他當初從繡城回來以後,一直就在錦城嗎?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就算是在錦城,這麼大地方,我們也很難見到。”

王梟皺起眉頭,自言自語道。

“這件事情,絕對冇有表麵上表現的這麼簡單!

這裡麵一定還有其他隱情!”

該說不說王梟這心也是真大,心理素質絕對異於常人!平常人這麼遭罪,早就愁得不行了,能不能堅持活下去都不知道了。肯定要先琢磨自己的事情!他這倒好,還滿腦門子的心思琢磨彆的事情!

剛好這會兒,王梟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是黃淵打來的。

“喂,黃大哥!怎麼了?”

“你在哪兒呢?”

對於黃淵,王梟肯定冇有任何隱瞞的。

“我在錦城。”

“錦城?那正合適!我也在錦城呢。咱們馬上見一麵!”

“你怎麼跑錦城來了?”

“一會兒見麵再說吧!”

半個小時之後,城主府,王梟的房間內。

黃淵風塵仆仆,大口喝水,氣喘籲籲,看得出來,也是真的累著了。

“黃大哥,發生什麼事情了。”

黃淵“嘿嘿”一笑,拎起一個手臂長短的箱子,箱子上套著黑色布套!

拆下布套兒,裡麵是一個正方體微型牢籠,四麵分成了幾十處小閣。

每處小閣內都裝有一隻類似於昆蟲螞蚱的生物。

微型牢籠是透明材質,裡麵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

“這些日子,我們幾乎把所有能抓到的小型昆蟲都抓了個遍!你仔細看看,這裡麵有冇有當初咬你的那隻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