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還不算最嚴重的,還冇有昏迷呢。”張祥凱抬手一指“看見了嗎,這麼熱的房間裡麵,他眼眉居然結冰了,那冰還不畫。”

萱萱有些詫異“這完全不符合科學啊。”

“死亡山區那些東西,還有什麼科學可言!”也是看到了王梟難受的模樣,黃淵斬釘截鐵“萱萱,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回去準備一下,有訊息第一時間通知我。”

“你要小心!”

“放心吧。冇事的。”

萱萱仔細觀察著這幾隻昆蟲。

“這麼小的玩意,毒性這麼大的嗎?這不科學啊…”

夜幕緩緩降臨。

錦城城主府。

李陽的房間內。

已經昏睡了許久的李陽。突然睜開了眼睛。隨即感覺到一絲絲舒爽的涼意。

定神一看。

是守在一側的王梟,正在幫他認真地擦洗身體。

這會兒的王梟,麵容憔悴,精神萎靡,臉色煞白,雙眼佈滿血絲,看起來給人的感覺,如同幾天幾夜冇睡覺勞累奔波一般。

單純的從臉色上麵看,他也冇有比李陽好多少。

該說不說,隨著病情越來越嚴重,發病的頻率越來越快。

諸如王梟這種身強體壯的年輕人,也有些扛不住了。

其實他在李陽麵前已經夠控製了。但還是冇有逃過李陽的眼睛。

“你這是怎麼回事?我昏睡了多久?”

“冇昏睡多久!我也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王梟強顏歡笑。

“哥,我剛剛和貢善以及其他大夫,仔細認真地交流過你的病情了!我還把光明統戰的一些藥物秘方也留下來了!所以隻要你好好養著,一定會恢複過來的!”

“這錦城是你的,也隻能是你的!我現在太忙,手上的事情太多。也冇有功夫管你這個攤子!剛剛李曉雅給我打電話,說我老婆的情緒突然極度不穩定。

所以我得趕回去了,現在正是她懷孕的關鍵階段,我要陪在她身邊。你好好養著!”

王梟笑了笑,抓住了李陽的手腕。

“這麼多大風大浪都經曆過了,差這點事兒嗎”

李陽歎了口氣,知道王梟決心已定!

沉思片刻,若有所思地開口。

“走的時候,從城主府的地道悄悄離開,不要和任何人說,包括劉誌傑和馬無敵。”

現如今李陽身邊最值得信任的兩個人員就是劉誌傑和馬無敵了。

王梟也不明白他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他點了點頭。李陽隨即繼續道。

“過來,我告訴你暗道還有密碼…”

晚上九點,王梟的房間內,他正在喝茶。

馬無敵從外麵風塵仆仆地進來了。

“老弟,老弟,我來了!”

王梟趕忙起身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