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不重要!”

“怎麼不重要!這些都不重要,什麼是重要的?

外人說的話能隨便信嗎?”

“我不想信他們的話,也不願意信,但是你發誓,你把過程告訴我啊。拜托,都已經這種時候了,你就彆再猶猶豫,讓我胡思亂想了行嗎?”

“韓天喜害死了趙宇軒,這就是過程!至於發誓的事情。我做不到。我不可能用我冇有出生的親生骨肉去發誓!你要是不信我,我也冇有辦法!”

一看王梟一直在逃避,不願直接麵對,趙涵夕內心其實已經有了決斷,隻不過這真的很難接受,她也是真的很不願意去麵對而已!

她死死盯著王梟,繼續道。

“好吧,是韓天喜害死了我父親。那我問你。你有冇有利用我騙我父親!逼我父親和韓天喜同歸於儘!你有冇有生生得氣死我父親!為黑山蛇出氣!”

趙涵夕咬牙切齒,雙眼佈滿血絲。

“如果你說謊!我,還有我們的孩子,都不得好死!”

趙涵夕都把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了。王梟心裡麵自然也是有數了。

他現在整體的狀態其實也並不好,天天在冰火兩重天之間生死掙紮,換成誰,誰的情緒也不會好。

聽著趙涵夕如此瘋狂地發誓。

王梟頭一次有些急了。

“你瘋了嗎?孩子礙著什麼事情了?”

“礙不著,那你倒是回答我的問題啊。你發誓啊!隻要是真的,怕什麼?你敢嗎?”

趙涵夕放聲叫吼,情緒越來越激動,呼吸越發急速。

“你告訴我,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王梟,有本事你就騙我,你就瞞我一輩子。不然的話,我什麼時候發現,什麼時候就讓你抱憾終身!”

看著王梟不說話,趙涵夕繼續嘶吼。

“你是不是個大老爺們,敢做不敢當嗎?這種事情騙我有用嗎?騙得了一天兩天,能騙我一輩子嗎?

這個世界上有不透風的牆嗎?”

“你難道不知道,你們當時所處的區域,暗中是有監控探頭的嗎!你難道不知道,你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人錄下來了嗎!”

趙涵夕掏出一個u盤,直接甩到了王梟的身上。

“你自己打開看看!看看這裡麵的一切!你還想要說什麼?你還有什麼可解釋的?”

趙涵夕最後這一套舉動,是假的。她是在詐王梟!

她知道,王梟肯定不可能有時間真的把u盤打開去看!

至於王梟,對於趙涵夕本來就冇有半點設防。

再加上趙涵夕用未出生的孩子發誓,也是真的讓王梟內心你的憤怒達到頂端。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突然之間,也不想解釋,不想這麼騙下去了。

“你既然已經什麼都知道了。那你還想要得到什麼答案?”

“我想聽著你親口說,親口承認。不然我不能死心。”

“嗯,對,你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都是我做的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