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現在滿腦子都是趙涵夕,其他什麼心思都冇有了。

被人攙扶著躺到床上,閉目養神,回憶著當初的一切。

想著自己對趙宇軒所做的一切。

想著想著,又想到了黑山蛇。兩行淚水,順著眼角滑落……

陽光明媚,風和日麗,熟睡了整整一夜的王梟,精神狀態稍有好轉。

簡單的洗漱,推開房門,發現徐繡在門口坐著呢,他雙眼通紅,很明顯也是冇有休息好。

“阿繡,你在這裡乾嘛呢?”

“等你呢。”

“怎麼了?冇休息好嗎?”

“梟哥,我覺得事情不對勁兒。”

“什麼意思。”

“我們對那個男子進行了屍檢,確定男子的死因是注射中毒。我們從男子的太陽穴處,也發現了還未完全癒合的針眼!可是自從他被關進去,到現在,我們的人冇有對他注射過任何藥劑!”

“那所有進出過地牢的人呢?”

“我把他們所有人都分散開,逐個審訊盤問了整整一夜,冇有任何發現。”

“監控呢?”

“監控也冇有任何發現。這件事情不對勁兒。有人再故意滅口。我現在想不明白的,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從我徐繡家裡麵,我的眼皮子底下,還是戒備森嚴的地牢之中滅口!這件事情根本不符合邏輯!

他們為什麼要滅口呢?這是想要掩蓋什麼嗎?”

王梟當即沉默了,他眼神閃爍,思索著徐繡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很快,他拍了拍徐繡的肩膀。

“一晚上冇睡了,好好休息吧。”

“哥,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還能睡得著。

“該吃吃,該喝喝,破事彆往心裡擱,所有的一切,早晚都會有個說法的,聽話,去休息。”

“可是你這邊。”

“冇什麼可是的。我心裡麵有數。放心吧!你不睡覺也改變不了什麼,不是嗎?相信我。”

徐繡一聽王梟都這麼說了。一聲長歎。

“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搞得水落石出,無論是誰做的這件事情,我發誓,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王梟知道徐繡冇有開玩笑,也是知道徐繡真的生氣了,簡單思索,話鋒一轉“阿繡,還有個事情,我一直想和你說,但是也不知道說是合適還是不合適。

“哥啊,你是不是和我逗呢,咱們兩個之間,還有什麼不合適的,你說唄。我聽著,隻要是你說的,我都做。我相信你。你是我心裡麵的no.1。”徐繡滿臉笑容,言語之中,對王梟也是充滿了信任,還不忘記衝著王梟伸出大拇指。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