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不能在化驗血液了,還得化驗他的細胞。化驗他的一切。但是根據我這麼多年的經驗,我們就算是如此,三四個月也未必就能出結果。我隻能說儘快了!”

“這件事情必須要保密,除了我們兩個之外,不能再有第三個人知道了。任何人都不行。萬一的萬一,走漏了訊息。或者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那這一輩子我們都不可能挖出這個凶手了。”

黃淵點了點頭。

“你和我想的一樣,我馬上去找他,把事情告訴他。他這麼聰明的人,自己心裡麵一定會有解決辦法的。”

“咱們兩個留一個暗中聯絡的其他方式。以備不時之需!”

“好的。那先這樣,我得趕緊去找王梟。這件事情可是真的太麻煩了。”

“去吧,隨時保持聯絡!我這手上還有不少事情呢,還得研究他給我的光明激素!……”

夜深人靜,繡城城主府內格外寂靜!

王梟臉色煞白,冇有任何血色,胸口纏繞滿了繃帶,躺在病床上,依舊還處於昏迷之中!他一動不動,彷彿一具屍體!

徐繡和豐笑笑,二棒槌,周墩子幾人,就守在他的身邊!

氣氛非常壓抑!

他的身上插滿了各種各樣的管子,連接著各種各樣的儀器設備。

就在這會兒,所有的儀器設備都開始報警。

徐繡當即起身。

“這是怎麼回事?”

值班的醫生護士立刻上前,檢查搶救!

前後折騰了好一會兒,王梟非但未有任何好轉,整個人突然開始渾身抽搐顫抖,並且很快口吐白沫,這可給徐繡一行人嚇壞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好好的就這樣了?”

“傷勢引發了併發症!”

“趕緊救人啊!”

眾多醫生護士不敢怠慢,竭儘全力地搶救。

各種各樣的方式都用過了。王梟非但冇有任何好轉不說,反而先後兩次休克,並且一次比一次重。

二棒槌豐笑笑幾個人都傻眼了。

其他人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大家甚至於產生了一股錯覺,王梟這一次是真的要完!

徐繡臉色陰沉地嚇人。

目不轉經的盯著病床,周邊忙碌的醫生也是急得滿頭大汗,眼瞅著王梟的呼吸心跳越來越微弱。

諸位權威醫生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

張祥凱進來了。手上拿著一支注射器,毫不猶豫地注射進了王梟的體內。

剛剛注射完畢之後,王梟的心跳監測儀突然停止,房間內所有人都傻眼了,目光統一的看向了韓天喜,徐繡雙眼冒火,眼瞅著就要發作。

王梟一口鮮血吐出“咳咳咳”的咳嗽了起來。

眾人立刻上前施救,未過多久,再次陷入昏迷,房間內的所有儀器設備,也都恢複了正常。

張祥凱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