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158章 慾望

-

“王梟不會吞我的繡城的。我十分堅信這一點。不是所有人,都是你。”

“確實有這種可能,不是所有人都是我。但是真要麵對抉擇,十個裡麵會有九個我!”

徐有誌一字一句。

“身為君王,記住一句話,無所謂忠誠。任何忠誠都是因為背叛的籌碼不夠!”

“我承認你確實很有能力,現在把繡城發展建設得也確實很好。但這不代表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對的。我們比你多活了這麼多年,多經曆了這麼多事,很多事情,看得還是比你透徹的!所以在你走了彎路的時候,有必要給你指證!”

“那你憑什麼就說你指證的路就是對的!那都是未發生的事情!”

“等著發生了,就晚了,就依照王梟的能力,他真要動手,你根本冇有任何回頭的機會!阿繡,你要知道,你可以利用他,可以和他互幫互助,各取所需。為繡城謀利。但是你不能出格了!”

徐繡也看出來了,這徐有誌的態度極其堅定,根本無法改變。

索性他歎了口氣。

“爸,我不想和你理論這些事情了。城主府牢房那些人,我給你調到你這裡來,反正也都是你的老部下。完了這件事,就算是徹底過去了。我哥那邊,我自己再想辦法給他交代。但是!”

徐繡說到這,整個人瞬間也強勢了許多。

ps://vpka

“我希望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你以後不要再擅自行動了!”

“你愛繡城,我更愛繡城。我知道繡城的路該怎麼走!不用你教我!”

“更何況。”

徐繡說到這,頓了一下。

“繡城在你手上走了幾十年,最後走成什麼樣了你心裡麵冇數嗎?難道還要重蹈覆轍嗎?”

“徐繡!你知道不知道你再說什麼!”

“爸,我已經和你非常客氣了。希望你把我的話當回事。今天我也給你把醜話說在前麵。如果說,你再這樣亂來的話,彆怪我到時候不給你麵子。”

“既然已經退休了,那就好好地休息吧。彆再操心那麼多的事情了。”

徐繡態度極其強硬。

“還有件事情我要問你,關於王梟和趙宇軒的事情,如此隱秘,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既然這麼聰明,這麼能夠,你自己猜啊。”

徐有誌的脾氣也上來了。

“自以為是!”

“我不猜,我就讓你告訴我。”

“無可奉告。”

“既然如此的話,地牢內的所有人,我就依法論處了,也不給你這麵子了。”

“你敢!”

“我有什麼不敢的!我是繡城的城主,不是你們操控的傀儡!”

徐繡二話不說,轉身就走,剛剛拉開房門。

就看見了徐健徐康的身影。

兩人正好堵死了大門。

徐繡有些詫異。

“大哥二哥,你們兩個怎麼來了?”

徐健徐康互相對視了一眼。

“阿繡,我們覺得爸說得有道理!關係再好,也得有數!知恩圖報,也得有度!”

徐繡停在原地,沉思了片刻。

“看來你們這是早就商量好了啊。既然商量都商量好了,是不是還有其他準備啊?”

徐健徐康互相看了一眼,並未吭聲。

繡城的軍權,現如今主要還是掌握在徐健徐康的手上。徐繡並未乾涉太多!

所以這兩個人若是真的有點啥心思,徐繡還真的冇有辦法。

很明顯。這一次徐有誌也是準備充分。

未等徐健徐康說話,徐有誌開口。

“阿繡,你這些年運氣不錯,太順了,導致思維判斷能力出現了很大偏差,你需要找個地方,好好安靜休息一段時間了!”

徐繡這會已經完全反應過來了。

內心也是暗道不好。

來找徐有誌之前,有些太沖動了,畢竟是自己的父親,所以也冇有做太多防備,冇成想,這徐有誌卻提前做了這麼多準備。

而且老大老二也和徐有誌一條心。

現在這情況可是真的不好辦了。

徐繡急中生智,思索了片刻,微微一笑,整個人的態度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大反轉。

“大哥,二哥,我知道自己有些事情有問題。剛剛老爸都給我點明瞭。我心裡麵都有數了。你們不是非要讓我低頭認錯吧?這樣吧,你們給我幾天時間,看看我接下來怎麼做就是了!”

徐繡說到這,轉身衝著徐有誌也笑了。

“行了啊,老爸,我剛剛不應該和你態度那麼強硬,你說的冇錯,我有些事情,做得確實是不對!今後我會注意的,一定會改,看我表現吧!”

徐繡這就是標準的緩兵之計!

他一看徐有誌準備這麼充分,自己必須要服軟了,要是再不服軟,依照這徐有誌的性格。搞不好真的得收拾他!那可不是鬨著玩的。

怎麼也得先扛過這個坎兒,再想辦法解決這一切。

餘光瞄到門口的徐健徐康。

突然想起之前王梟和他說過的那句話。

“軍權一定要拿在自己手裡。否則日後還是要生事!”

當時徐繡是真的挺糾結的,覺得是自己的親哥,而且也都重歸於好了。

但是現在卻無比後悔。

若是早點聽王梟的,有點防備也好啊。

這可怎麼辦。

徐繡這邊一臉誠懇地認錯。

嘴上都是好聽的。

但是徐有誌眾人卻不為所動,不僅如此,徐有誌嘴角還閃過了一絲複雜的笑容。

“徐繡,我們三個可是從小看著你長大的,你覺得你這套,在我們這裡好使嗎?”

“爸,什麼我這套啊。乾嘛啊你們搞得這麼嚴肅。”

徐繡笑嗬嗬地拍了拍徐健徐康的肩膀。

“大哥,二哥,你們不是也和我來認真的吧?”

徐健搖了搖頭,隨即開口。

“阿繡,請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做任何越格越界的事情。”

“冇錯,該是你的,怎麼都是你的。我們倆絕對不會在覬覦城主之位!但是我們這一次準備得這麼充分,是絕對不能後退的。”

“冇錯,我們絕對不會給你和王梟喘息反應的機會。這個人卻也不是我們能對付的。”

徐繡知道肯定糊弄不了他們了。

“你們到底想乾嘛吧?”

“你這些日子實在是太忙了,也冇有什麼時間陪陪家人,這些日子,你就放鬆放鬆,放下手裡麵的事情,留在這裡多陪陪爸爸。”

“你們想要軟禁我?我可是城主!你們這樣做,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阿繡,我們也是冇有辦法了。希望理解。”

徐繡臉色當即陰沉了下來。

“爸,如果我做錯了事情,咱們可以聊,我可以改,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但你要是上來就這麼強硬地控製我,咱們老徐家以後就冇有太平了!”

“冇有太平總比好過丟了繡城。”

“阿繡,你兩位哥哥說得對,你這些日子太累了,所以需要時間休息休息。從我這裡休息吧,我讓他們把郭貔貅叫過來陪你。等著這邊事情處理好了。你再回去。”

徐繡拳頭攥得死死的。

“所有人都有底線,我也有。你們這一次若是敢這麼做,那咱們就走著瞧。有本事。你們就關我一輩子!”

徐有誌並未再說其他。隻是點了點頭。

郭貔貅一臉茫然地進入了房間,環視四周,最後把目光看向了徐繡,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但也分得清場合。

他趕忙碰了碰徐繡。

“阿繡。”

徐繡二話不說,當即進入了隔壁房間。

徐健徐康有些尷尬,徐有誌則十分強硬。

“你們兩個按照吩咐去做事就行。其他的我來處理。”

說到這,徐有誌又看向了郭貔貅。

“這幾天你陪著他,好好開導開導他,彆讓他在鑽牛角尖了,知道不?”

郭貔貅歎了口氣,滿是無奈地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

王梟的病房內。

萬城站在一側,神情嚴肅,盯著正在忙碌的眾人。

楊長青過來了。

“城主,事情比我們預想的,要複雜得多。他這情況,再這麼下去的話。大概率是活不了了。”

“有冇有什麼其他解救辦法?”

“隻有人體改造手術了。”

“這麼嚴重嗎?”

“冇辦法,他這情況我們之前從來冇有遇見過!”

萬城深呼吸了一口氣,沉思了片刻,看了看自己的手錶。

“這徐繡是怎麼回事,還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