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162章 記下來

-

刹那間的功夫根本冇有任何選擇的機會。

劉淇當即放棄射殺前方人員,瞬間轉身,把萬城背到身後,自己則與身後的男子麵對麵“嘣,嘣,嘣,嘣~”接連數槍,對麵的男子被射殺,劉淇的胸口也接連被打中兩槍。

到地的同時,劉淇“嘣~”地再次扣動扳機,子彈穿透了前方男子的額頭。

躺在地上的劉淇身負重傷。

嘴角鮮血不停地往出流。明顯感覺到生命在流逝。

眼前天旋地轉。

眼瞅著就要抗不下去了。無意間摸到了萬城冰涼的手!

依托著強大的信念支撐,劉淇直接咬破舌尖,鮮血的味道讓他瞬間清醒了不少,生生地從地上爬了起來,揹著萬城一步步前行!這每一步,都走得極其艱難。劉淇的腦海當中,也隻剩下了最後的信念,那就是要帶萬城離開。

走了大概十幾步的樣子,劉淇手一晃,冇有扶住大樹,再次摔倒,費儘九牛二虎之力爬起靠在樹邊!氣喘籲籲!

這一次,他是真的走不動了。

整個人也近乎絕望。

正前方區域,又有幾道身影,因為聽見槍響支援而來。他們很快發現了靠在樹邊的劉淇與萬城。

眾人不緊不慢,圍著仔細檢查了一圈兒。

帶頭的男子突然笑了起來

“怎麼就萬城,王梟呢?”

劉淇看了眼男子,並未開口。

男子滿身殺氣,坦然一笑,掏出手槍,對準劉淇的腦袋。

“我再問你最後一句,王梟呢!”

劉淇依舊一言不發。男子撇了撇嘴。滿麵猙獰,大吼一聲。

“那你就去死吧!”

當即扣動扳機“嘣~”的一聲清脆的槍響聲傳出。

劉淇瞬間滿臉鮮血。麵前的男子,應聲倒地,與此同時,周邊“嘣,嘣,嘣,嘣,嘣~”的一陣密集槍響聲傳出。

這幾道身影應聲倒地。

碩晉率領幾名城主府守備隊的士兵出現了。他滿臉擔憂地看著劉淇。

“淇哥,怎麼樣了?”

看見碩晉,劉淇當即放鬆了不少。

“救,救城主!”

話音剛落,劉淇也徹底暈厥。

碩晉抬手示意。

“快撤!”

眾人抬著劉淇和萬城折返回他們剛剛攀爬而下的山腳下!

這裡剛好有個凹口。

固定好劉淇和萬城,順著登山繩迅速攀爬。

碩晉他們看出來了,樹林已經被包圍,所以他們現在唯一的撤退方式,就從這裡撤走了!……

在距離這裡不到五十公裡另外一條高速公路上。

另外一輛商務車正在急速前行。

正好趕著一處停車區,張祥凱抬手示意。

“那裡停一下吧。我們上個廁所,稍作休息!”

餘辰景點了點頭,車輛停下,大家下車休息,抽菸,張祥凱去了趟衛生間,回來的時候拿了幾瓶咖啡,遞給餘辰景眾人。

“來,喝點咖啡,都精神精神!”

走到車邊,看了眼在車座後方依舊昏迷的王梟。

還好,這一路王梟並未發作。這要是真的發生了,他們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處理,現在張祥凱手上,就剩下光明激素了。

餘辰景眾人喝著咖啡聊天,簡單的休息幾分鐘。

餘辰景大手一揮。

“走吧。”

張祥凱當即走上了駕駛位置。

“我開車吧!”

“行,那你開吧!”

車輛繼續前行。張祥凱叼著煙,一邊發動車輛,一邊不停地順著倒車鏡看向身後的眾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一會兒的功夫,餘辰景眾人就開始眼皮打架,儘管極力支撐堅持,但是未過多久,還是全部睡著了。

安冉壓根也冇有關心這些,目光一直聚集在王梟的身上。

生怕王梟有什麼反應,直到車輛突然之間又停了下來,安冉這才抬頭。

“你乾嘛呢?”

張祥凱未說話,下車拉開車門,把車上熟睡的餘辰景一行人逐個抬下車,跑到了高速外的小樹林!

直到這會兒,安冉才發覺不正常。這得睡得多死啊,這麼著都冇有反應。

他很快就想到了之前在停車區餘辰景他們喝的那些咖啡。

她滿臉的不理解。

“張祥凱,你這是要做什麼?”

“我們帶王梟去找湯天俊。”

“怎麼又把這個事情扯出來了,不是說好了嗎,我們去光輝城。”

“你知道湯天俊的身上有多少秘密嗎?”

張祥凱盯著安冉。

“這可是當初光明研究院的一把手。是和天璽研究院楊林齊名的人物。怎麼可能去光輝城呢!”

“這要是萬城真的耍點什麼花招,把他扣在光輝城了怎麼辦?”

張祥凱極其嚴肅。

“你彆說你們的萬城主,做不出來這樣的事情!我敢用腦袋打賭,他一定能做出來!這是一個絕對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人!所以我不能讓我兄弟冒如此風險!”

“另外,其實很多事情萬城都不知道。我和湯天俊是有過命交情的。但凡我開口的事情,他一定會幫我,也會給我保守秘密!他與王梟也冇有任何仇怨,絕對不會加害王梟!”

“人體改造技術,湯天俊一定比任何人都有發言權,包括楊長青,就算是把那個楊林帶出來,也未必能趕得上湯天俊!這裡麵的很多事情你不知道。總之,安冉,你要信我。王梟在湯天俊的手上,絕對比在萬城手上的生存機率要大!”

安冉嘴角微微抽動,滿臉的糾結尷尬。

張祥凱雙手抓住安冉的肩膀。

“媳婦,咱倆這麼多年了,我能騙你嗎?我能坑你弟弟嗎?更何況,我雖然總是說這小子,但是我也蠻欣賞這小子的。我們對於萬城冇有掌控性。所以絕對不能去光輝城。”

“你和萬城在一起那麼多年了,他是什麼人你不清楚嗎?”

這句話算是徹底打動了安冉。

許久之後,安冉一聲長歎。

“哎,既然已經如此,一切按你說的來吧,我不管彆的,隻要能救活王梟就行!”

張祥凱親吻了安冉的額頭。

車輛飛馳而去,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淩晨三點,繡城,一輛轎車,未開車燈,行駛進入了一條人煙稀少的衚衕。

轎車停在了一輛suv的後方。

一名身材窈窕,美豔動人的中年婦女下車。徑直坐上了suv的副駕駛。

女子不是彆人,正是王晴。

現如今的繡城地下秩序,就是王晴和屍飛兩家扛大旗。

王晴手上拿著一份報告單,遞給黃淵。

“所有的化驗報告,都在這裡了。並未有任何異常!”

黃淵拿起報告單,仔細地檢查了一番,皺起眉頭。

“你們確定你們冇有化驗分析錯嗎?”

“所有的樣本,我都留了一份兒,你可以拿回去再化驗一次。肯定是冇錯的。”

黃淵眯著眼,滿臉的好奇。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件事情可就有點太不可思議了!東西肯定冇問題是吧?”

“陶濤臨走前,特意交給我,叮囑我等著你來給你的。東西冇有過過彆人手,也冇有彆人知道。我連崔劍都冇有說。所以肯定冇有錯!”

黃淵拿著檔案報告,點了點頭。

“有小少爺的訊息了嗎?”

“冇有。電話也完全打不通。”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晴眼神閃爍,思索了片刻。

“我也不清楚。”

黃淵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這裡麵的事情,真的是越來越複雜了。行了,我知道了。辛苦。”

“彆客氣,有什麼事情,你再和我說。”

“好的。”

告彆了王晴,黃淵駕駛車輛繼續前行,直奔錦城。

在路上,他就把電話打給了萱萱。

“喂,萱萱。我拿到王梟以及城主府最近一週的所有食物水源檢查報告單了,我給你說說裡麵的東西,你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