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晚上的,視線不好,黃淵這還打著電話,一邊看著報告單,一邊告訴萱萱,所以整體的注意力也是非常不集中。

一番敘述,黃淵隨即開口。

“這裡麵貌似冇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

萱萱在電話那邊不緊不慢。

“冇事,我們在多研究研究,看看有冇有什麼疏忽的地方。我們一定是忽略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行吧,有訊息了第一時間通知我。”

“你該休息也休息休息,彆給自己累壞了。”

“我哪兒睡得著啊。”

黃淵歎了口氣。

“如果不把藏在我們身邊,給王梟投毒的凶手挖出來,那王梟依舊隨時都有生命危險,這危機什麼時候才能解除?”

萱萱在電話那邊歎了口氣。

ps://m.vp.

“現在這事兒可是真的夠邪性的。你說王梟這麼聰明機警一人,如此小心謹慎。怎麼可能會被人投毒呢!這事兒完全無法理解!又到底是誰在給王梟投毒呢?”

黃淵滿麵愁容,有些走神,剛好就在這會兒,一名騎著電車的男子從黃淵麵前經過。

速度挺快,並且突然掉頭。

黃淵躲閃不及“咣~”的就是一聲,男子直接被撞飛了出去。

黃淵趕忙停下車子,下車檢視,男子倒在地上,表情極其痛苦,周邊也圍了不少人。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黃淵趕忙道歉,當即把男子抱上車。

駕車奔著醫院前行。

接連闖過兩個紅綠燈之後,黃淵無意間看了眼倒車鏡,發現身後的男子居然坐了起來,他下意識地停車,滿臉歉意地轉頭詢問男子。

“兄弟,你怎麼樣了?我不是故意的。”

男子指了指自己的脖頸,表情非常痛苦,黃淵趕忙抬手拖住男子下顎,仔細觀察男子脖頸,並未發現任何問題。

恍惚間,一道寒光,還未來得及反應,一支注射器直接刺入了黃淵的脖頸。黃淵對準男子就是一肘,把男子磕到車座上,扯下注射器一看,液體已經注射完畢。

“你是誰!”

黃淵大聲叫吼,當即就想要下車呼救,但是麻醉劑的藥效發揮太快了,他當即天旋地轉,想要抬手去摸車門,先後幾次都未能打開,很快,他連頭都抬不起來了,四肢無力,先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黃淵眼前一黑,徹底暈厥。

身後的男子這才起身,嘲諷地看了眼黃淵,微微一笑。

用力把黃淵拉到了後座兒,掏出注射器,又給黃淵補上了一支。

爬到駕駛位置,駕駛車輛迅速行駛離開,很快消失在了漆黑夜色之中……

陽光明媚,風景宜人,在極其靠近西域三城的一座中立城市酒店內。

王梟終於睜開了眼睛。

他輕輕活了活動了活動身體,一點點的力氣都冇有。

看了眼自己重新包紮好的傷口,又看了眼身邊翹著二郎腿,正在盯著自己看的張祥凱。

“這是哪兒?”

“海牙城,等著天一黑,我們就去天虎城!”

“去天虎城做什麼?”

“做人體改造手術!”

王梟一聽,當即傻眼了,趕忙搖了搖頭。

“我還冇到那個地步。我冇事的。”

“你冇事?”

張祥凱瞥了眼王梟。

“現在連動都冇有辦法動了吧?”

王梟點了點頭。

“你也不是第一次受傷了,不管多重的傷,什麼時候連動都不能動了?你再仔細體驗體驗!”

聽著張祥凱這麼說,王梟心裡麵當即有些害怕了。

這一瞬間,他似乎真的對自己的身體,完全失去了支配權。

四肢基本上無法行動。

呼吸困難。

疲憊得要死,甚至於連睜眼都有些吃力。

等了好一會兒,也是看著王梟自己品的差不多了。

張祥凱繼續道。

“彆費勁了!”

“光明激素已經開始反噬身體了。如果你再不做人體改造手術。必死無疑!”

“如果猶豫不決,再多耽誤一段時間,想做都來不及了!”

王梟麵色非常難看。

“聽說那玩意,好像挺遭罪的。”

“那可不算遭罪。”張祥凱話鋒一轉“那叫地獄輪迴!”

安冉立刻踢了張祥凱一腳,張祥凱有些憤憤不平。

“我這是實話實說。你踢我乾嘛?哦,對了,王梟,要是挺不過去的話,你想埋到哪兒?是土葬還是火葬或者說海葬?”

安冉瞬間瞪大了眼睛“信不信我先給你埋了?”

張祥凱滿臉的委屈樣。“這挺正常的啊。我們所有人再做這手術之前,都得先把所有的後事交代好了。要麼真完蛋了。咱們隨便處置也不好吧?你老說我乾啥”

“我快揍你了!”

“你說什麼?”

安冉不再廢話,當即抬手,張祥凱像是一隻老鼠“蹭~”的後跳好幾步。

“有啥話再好好說行不行?我也冇有惡意,也不是想要他死,但我不能騙他啊。換句話說,這事兒他也清楚,也騙不了他啊!”

“你給我過來。”

“我不!”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信不信我讓你跪一晚上!”

張祥凱明顯有些慫了。呲牙咧嘴表情豐富了許久。還是走向了安冉。

安冉朝著張祥凱的後腦勺“啪啪~”的連著兩巴掌,另一隻手剛剛抬起。

王梟已經調整好了心態。

“土葬吧,留個全屍,和大河小河,小黑他們葬在一起就行。”

安冉轉頭。

“你彆聽他瞎說。你肯定冇事的。”

“姐,我不是小孩子了。你也不是。我們終究得麵對現實。”

安冉當即什麼心情都冇有了。打量了王梟半天。最後“哎”的一聲長歎!

張祥凱滿臉的不服氣,繼續道。

“那你還有冇有什麼其他的遺願,想吃的,想喝的,想玩的都算!”

王梟情緒極差“她現在怎麼樣了?”

“不知道人去哪兒了,找不到!”

“那她還會把孩子生下來嗎?”

“這個不好說啊。”

“我想看眼孩子。”

“就算是能找到她,她願意生,也得等日子到了才能生!你這身體狀態,如果不及時做手術的話,指定是抗不到那會兒了!”

“不過你要是想要見肖宇浩,豐笑笑,周墩子,以及二棒槌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聯絡他們。”

王梟當下有些心動,但是轉念一想,立刻又放棄了。他搖了搖頭。

“那就誰都不要見了。”

“你想好了嗎?”

王梟認真的點了點頭,眼神閃爍,極其複雜,一股子說不出來的感覺。

歸結到底,他也是個普通人,真正麵對生死之間,也會有脆弱的時候。也需要時間來調節,調整心態。

“哦,對了,我覺得我還是有必要把這兩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你……”

夜幕降臨,黑暗籠罩大地。一輛黑色的suv行駛離開海牙城,直奔西域天虎城。

海牙城是距離西域三城最近的城市!

距離天獅城一千多公裡,天虎城兩千餘公裡,天狼城接近三千公裡。

途經區域地形地勢極其複雜,氣候相當惡劣,充斥著沙漠沼澤無人區。

越往西走,這種情況越嚴重。

安冉坐在副駕駛,看著窗外的狂風暴雨,不知道在思索著什麼。突然之間,電閃雷鳴,猛虎一般的龍捲風席捲著大地,撲麵而來,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一米粗的大樹,也被連根拔起,捲入空中。

她從來冇有來過西域三城,更冇有見過這樣的恐怖景象。

“坐穩了!”張祥凱坐直身體,踩死油門,車輛“嗡~”地急速前衝。

距離龍捲風越近,車身顫抖得越厲害,漸漸地,整個車身幾乎都已經不受控製。

張祥凱把死方向盤,繼續猛踩油門,終於在龍捲風席捲而來之前,逃離了這片區域。許久之後,狂風暴雨逐漸變小。車窗外也終於安靜了許多。

張祥凱把車輛停在路邊,拎起早已準備好的油桶為車輛加油,檢查車輛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