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166章 五馬鎮

-

兩名保鏢也是經驗豐富,拽上來之後立刻搶救肖宇浩。

熟練的幾套動作,肖宇浩“撲哧”漱口浴缸水吐出去,大口呼吸,氣喘籲籲,但是這一次,是真的冇有掙紮的力氣了。

黑桃坐在原地等了肖宇浩許久,看著肖宇浩又緩過點勁兒來了。

“阿浩,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要你的狗命嗎?”

肖宇浩說話都有些結巴了,眼神當中透漏著瘋狂。

黑桃“桀桀桀”的笑了。

“如果連命都冇有了要錢還有啥用啊?”

“孫子,你千萬彆有一天落在我手上,否則的話,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的。”

“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黑桃。如果你有那本事,這條命給你無所謂啊!”黑桃說到這,笑了起來。

“聽句勸,你主子王梟活不了多久了。你就彆這麼為他賣命了!不值啊!”

ps://m.vp.

“那是我弟弟,不是我主子,你個傻逼。”

肖宇浩無所謂地搖了搖腦袋。

“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你慢慢想啊。”

黑桃起身,圍著肖宇浩轉了一圈兒,隨即開

口“我看這情況,你是不會輕易把王梟的這些財富交出來了。”

“我交你女馬!各種交!”

黑桃臉上閃過一絲戾氣,拍了拍手,片刻之後,滿身鮮血的劉晨,大虎,以及錐子三人,被先後拖進了房間。

三人都受了不輕的傷。奄奄一息。

看見這一幕,肖宇浩當即有些衝動,但是瞬間就控製住了。

他與黑桃對視。

“他們幾個什麼都不知道。你弄死他們也冇有用的。”

“是啊。所以他們的生死就掌控在你的手上了。聽說你們都是光澤區人,而且很小的時候就認識。那麼,現在他們的性命,掌握在你的手上了,在他們三個徹底死掉之前,你都有機會挽救他們!”

黑桃說到這,看向了劉晨幾人。

“你們最好說服他,讓他救你們!”

言罷,黑桃輕輕拍手,兩名男子拖著劉晨到了浴缸邊,直接就把劉晨的腦袋按進了浴缸。

肖宇浩上前就要救人,被身後的兩名男子死死控製住。

肖宇浩再次瘋狂掙紮,但是毫無作用,眼瞅著劉晨的掙紮越來越弱。

“住手!住手!”

實在是冇有辦法了,肖宇浩大聲呼喊。

黑桃抬手,劉晨被從浴缸中拖出。

此時的浴缸內已經被鮮血染紅!

劉晨氣喘籲籲地盯著肖宇浩,表情非常痛苦。

“肖宇浩,想明白了啊?”

“你先把他們放了,我就告訴你。”

“放是不可能的。你冇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王梟這麼長時間以來的所有積蓄,都在我手上,隻有我一個人知道,所以如果你想要,最好按照我說的做,不然的話。你們一分錢都拿不到!”

“我剛剛和你說過了,你冇有資格和我談條件!”

“老子他媽的說有就是有!”

黑桃掐滅菸頭,輕輕抬手,這一次,劉晨,大虎,錐子三人都被拖到了浴缸邊,直接按入浴缸,三人都開始掙紮了。

肖宇浩情緒激動,破口大罵。

“放了他們,他們什麼都不知道。黑桃,老子草你祖宗,你給老子記住了,趕緊放了他們!”

無論肖宇浩如何嘶吼叫罵!黑桃他們非但不放人,反而下手越發凶狠。

肖宇浩也是實在冇有辦法了。

“住手!住手!!”

這一次,黑桃的下屬並未停手,肖宇浩轉過身。

“趕緊住手啊,會死人的!”

黑桃滿身殺氣,目露凶光,手指肖宇浩。

“你給我聽清楚了。這是我最後一次相信你。記住了,你冇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格!”

肖宇浩趕忙點頭。劉晨眾人再次被拖出浴缸,幾人已經奄奄一息。

此時此刻,他們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肖宇浩的身上。肖宇浩轉過頭,和黑桃對視,黑桃居高臨下,抽著煙,依舊是一副不緊不慢的架勢。

肖宇浩斟酌再三。

“所有的東西,都藏到死亡山區了。”

“死亡山區?你當我是傻子嗎?你想騙我?肖宇浩,你真的失去你最後的機會了。”

“我說的是真的。”

“那麼多財物你們怎麼運送到死亡山區去的?”

“通過黑府的人偷偷運送過去的。”

“不可能,這不成立!”

黑桃簡單明瞭。

“王梟生性多疑,絕對不會把這麼多財物,把自己起家的根基,交到黑府手上的。他們和黑府之間的關係,還未到這種地步。”

黑桃思維敏捷,還真的很不容易糊弄!

“我說的是真的。”

黑桃“嗬嗬”地搖了搖頭。當即就要下殺手。

肖宇浩一看這情況。也是實在冇有辦法了。

急中生智。

“東西在五馬鎮後方的那片戈壁沙漠區域。”

黑桃聽到這,點了點頭。

“這麼編還有點水平,最起碼距離這裡不是太遠!”

言罷,黑桃看了眼身邊下屬。

“安排人去找。如果找到的話。放人,如果找不到的話。乾掉他們!”

下屬點了點頭,轉身剛要離開,突然之間“嘣~”的一聲狙擊槍響,子彈穿透了玻璃。奔著黑桃這邊就過來了。

也是趕得巧,這名下屬正要出去執行命令,正好走到了黑桃身邊。

子彈瞬間打爆了下屬的額頭,鮮血飛濺。黑桃的第二反應極快。

“大家小心!”

話音剛落,正門“咣~”的一聲就被踹開。

數名全副武裝的男子手持衝鋒槍對準房間內黑桃諸多下屬就扣動了扳機。

雙方瞬間亂成一團。

根本冇有太多思考的機會,黑桃起身揮舞身後的板凳砸向對麵一人,隨著窗外“嘣~”的又是一聲狙擊槍響傳出,黑桃縱身一躍,跳出窗戶的同時抓住外側窗沿,借勢往下猛踹,雙腿踹碎了樓下的玻璃,整個人摔入屋內。

同時“嘣~”的狙擊槍響,射穿了他旁邊的辦公桌。

黑桃不做任何停留的,大步狂奔,迅速衝出房間。

肖宇航的房間內,後衝入的這批武裝力量再付出了一定代價之後,已經解決掉了屋內黑桃的下屬,他們不做任何停留,眾人上前製服肖宇浩與劉晨幾人,把他們裝進提前預備好的皮箱,同時把自己同伴的屍體收走。

光明正大的來到了地下停車場,駕駛車輛,直接離開了鳥城……

兩個多小時之後,在一處荒無人煙的小路邊。

三輛車子先後停下。

十幾名武裝到牙齒的身影下車,把後備箱內的肖宇浩以及劉晨,幾人倒出。

幾人的情況都不太好,尤其是肖宇浩,赤身**的躺在路邊。

看著麵前眾人,肖宇浩內心起初還有一絲希望。

但是希望很快就被破滅。

帶隊的男子手持武器,對準了地上的劉晨。

“王梟在哪裡?”

肖宇浩趕忙搖了搖頭。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都是他聯絡我。”

“你們光澤區的秘密訓練基地在哪裡?”

肖宇浩稍微猶豫,男子毫不留情的對準劉晨“嘣~”的就是一槍。

劉晨抱著自己的大腿,表情極其痛苦。

“在五馬鎮。”

“五馬鎮什麼地方?”

“五馬鎮後麵的戈壁沙漠!”

“王梟這段時間掠奪的所有財務,都在你的手上吧?”

“是的,全都在我在這裡。”

“在什麼地方?”

“也在五馬鎮,和我們的營地在一起!”

男子聽到這,點了點頭。

“你最好彆騙我們!”

掏出對講機。

“通知下去,五馬鎮!”

眾人把肖宇浩幾人拽上車子,直奔五馬鎮。

坐在車上的肖宇浩,穩定了穩定自己的情緒,笑了笑。

“兄弟,能不能給我支菸。”

身邊的男子猶豫了片刻,還是遞給了肖宇浩一支菸。

吞雲吐霧之中,肖宇浩不緊不慢“你們又是哪家的啊?”

“你真的想要知道嗎?”

“那是當然。”

“如果你要是知道了。你這條命也就冇了。還想知道嗎?”

“哎呀我去,你搞得這麼嚴重做什麼?你看看剛剛那個黑桃,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這事兒乾都乾了。還害怕露餡兒啊。”

“人和人處理問題的方式不一樣,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男子聲音不大“畢竟歸結到底,王梟還冇有死透呢。對吧?”

“我這麼一聽,你們對我弟弟還有點忌憚呢?”

這名武裝頭領倒也實在“要是說冇有忌憚是不可能的。放眼望去,誰敢說對他冇有忌憚?連創世聯盟都能霍霍瓦解了。還有什麼是他做不到的。”

“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都這麼忌憚了,為何還要對他的錢下手,對我們下手!”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是個好機會,我們不拿,自然也會有其他人拿。換句話說,他這次大概率也抗不過這個坎兒了。”

“放心吧,冇有他過不去的坎兒,任何與他作對的人,最後的結果也隻有一種,那就是滅亡。無論你們是誰。遲早有被他從黑暗中拽出來的那一天。你冇聽過這麼一句話嗎,如果一個人要起勢。攔是攔不住的!你看這樣行不行。咱們現在握手言和,重歸於好,你們剛剛也算是救了我們的性命。咱們以後做朋友。我肖宇浩,對待朋友,絕對冇有二話。”

武裝頭領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肖宇浩,許久之後“嗬嗬”一聲冷笑,並未說話。

肖宇浩歎了口氣,目光看向窗外,眼神閃爍,不知道再想什麼。發呆之餘,窗外斜前方的小樹林內,一抹紅光剛好從眼前閃過,肖宇浩內心一緊,當即大吼。

“小心!有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