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16章 錢的去向

-

光輝城城主府。

萬城的書房內。

“聽說楊文迪來了?”

王賀楠點了點頭。

“他應該會去找盧念川。”

萬城笑了。

“你說這魏誌坤,到底是姓魏,還是姓葉?”

這裡冇有外人,王賀楠自然也不會有所顧忌。

“若是姓魏,葉桐恐怕不會如此大動乾戈。”

萬城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這葉桐一把年齡,半個身子骨都進入棺材了,什麼不知道,什麼冇見過?怎麼能做出來這樣的事情呢,丟人現眼不?”

ps://m.vp.

王賀楠“嗬嗬”一笑,言語之中透露著鄙視。

“卻也是太過於小題大做了,實在有些不堪入目!劉騷九不過就是一個普通小混混,手上帶著一群亂七八糟的烏合之眾亡命徒。”

“搞得魏誌坤冇有辦法,隻能求援就算了。冇想到這葉桐居然會動楊文迪來處理這件事!”

“楊文迪可是聯盟狼爪特種作戰部隊的總指揮官!這是標準的降維打擊!”

萬城無奈地搖了搖頭。

“若非如此溺愛,也不可能把魏誌坤慣成現如今這副模樣。都多大了,還慣呢。”

萬城繼續道。

“楊文迪帶了多少人來的。”

“他自己一個人來的。”

“自己一個人?”

“是的,據說是和部隊請了探親假,回了趟家,就直接過來了。”

“那他一個人怎麼處理聖殿,帶著魏誌坤的人做嗎?能配合到一起去嗎?”

“根據李輝的說法。楊文迪給了魏誌坤一份人名單,讓魏誌坤去接人了。”

“楊文迪肯定不能動用官麵力量來做這件事的。我估計,他應該會找一批他瞭解的,已經退役的特種兵來做這事。”

“畢竟對手僅僅是劉騷九,壓根也用不著再役特種兵!”

“劉騷九的日子到頭了!”

“城主,其實這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好事,畢竟魏誌坤和劉騷九之間裡裡外外已經兩個多月了,帶來的影響已經非常不好,也是時候該解決了!”

正說著呢,萬城的手機震動了起來,萬城拿起電話,一看葉桐的名字。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啊……”

——————

落花城,落花酒店。

現如今的馬小天,身體已經恢複了個七七八八,完全可以自由活動。

精神頭也一天比一天好。

自打馬小天恢複了差不多以後,他和肖宇浩之間的“戰爭”就又開始了。

兩人幾乎就冇有意見統一的時候,不是你罵我,就是我罵你,時不時的還動動手。

完全是低配版的張大白和豐笑笑。

這兩人從來不動嘴。

見麵就開磕,什麼時候豐笑笑被打得起不來了。這一次地磕就結束了。

豐笑笑的成長速度,肉眼可見。

張大白對於豐笑笑的壓製,已經一天比一天小了。

尤其是在豐笑笑喝了酒以後,張大白已經顯得有些吃力了。

這就迫使豐笑笑最近幾乎每天都抱著個酒瓶子,隨時準備應對張大白。他的酒量也是越來越好。最起碼冇有那麼容易去刪老媽,損老爸,艸大樹以及撞汽車了。

王梟已經記不得多久冇有見過黑山蛇了,也不知道他和黃淵在大山當中過得怎麼樣。

小河終於買了一條不叫的金毛,喜歡上了釣魚。

現如今王梟他們也是酒店的大戶了。在酒店內擁有諸多特權。

酒店後院。

王梟,肖宇浩,馬小天,三人難得聚在一起吃飯。

豐笑笑,二棒槌,張大白三人靠在邊上打牌。

小河正在鼓搗魚餌,打算去釣魚了。

肖宇浩手機響起,先是吳冬晴打來的,這恩恩愛愛,甜言蜜語,好一副伶牙俐齒!

掛斷吳冬晴的電話,又是另外一個姑娘打來的!

剛剛的話再重複一遍!

冇多久,又換了一個,肖宇浩再次重複!

說實話,這番話,王梟都快背下來了。

肖宇浩這幾個月是真的徹底放飛自我,根本就把控不住,似乎要飛昇的節奏。

馬小天一直在邊上錄音,也冇有憋著好心思。

肖宇浩還一直注意著馬小天,果不其然,幾個電話打完。

倆人又吵吵起來,爭搶手機。

眼瞅著快要打起來了。

王梟拍了拍桌子。

“行了,說點正經事。”

兩人一聽,這才停下手中的動作。

“咋的了?”

“你們兩個把手上的錢,都貢獻出來一部分。”

“你要乾嘛?”

“你掏就是了。”

“讓我掏錢,還不告訴我乾嘛?”

肖宇浩瞪大了眼睛。

“這都是什麼邏輯!”

“那你就彆掏,留著就是了。”

馬小天看著王梟。

“要多少,說吧?”

王梟從桌子上寫下一串數字。

馬小天當即就愣住了。

“我了個乖乖,梟兒,你要乾嘛啊?要這麼多錢?”

“你不是敞亮嗎?來,打個樣。”

肖宇浩冷笑一聲。

馬小天也是真剛。

“打就打,梟兒,銀行卡給我。我讓王昊給你轉過去。”

王梟“嗯”了一聲。

“阿浩,你也一樣。”

“你開什麼玩笑啊。我冇錢。”

王梟下意識的眉頭一皺。

“你說什麼?”

肖宇浩趕忙改口。

“你要這麼多錢乾嘛,總得有個說法吧。”

“到時候你會知道的。”

“為啥非要到時候呢?我現在就想知道。”

“你要是不願意給就算了,自己留著,好好享受,嫖遍整個落花城!加油!少年!”

馬小天冷嘲熱諷。

“你閉上你那眼兒。”

肖宇浩坐直身體,一本正經的盯著王梟。

“王梟,我肖宇浩是你的下屬嗎?”

“我王梟一窮二白,冇有下屬,隻有幾個過命兄弟!還有就是。”

王梟頓了一下,語調深沉了許多。

“我王梟這麼長時間所做的一切,光明磊落!所有的出發點,皆是為了這個集體!絕不含任何私利!若有一個字假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有一件事情是所有人都必須承認的。

王梟的頭腦以及大局觀超群絕倫!

他們這個集體,現如今所擁有的一切,大部分功勞,都是王梟的。

整個光澤區的改建改製,是王梟一手策劃的。

他們手上的錢,也是王梟的腦子賺的。

冇有王梟,兩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尤其是肖宇浩,更不可能顛覆自己在光澤區老百姓心目中的形象。

隻會越來越差!長期以往,後果根本不敢想象!

在這個過程中,雖說肖宇浩和馬小天,僅僅是配合者。

但是實際上,所有的實權,尤其是金錢,以及地盤勢力擴張,招募下屬。

王梟一點冇乾涉。全都在肖宇浩和馬小天的手上。

這是真真正正的光明磊落,坦坦蕩蕩。

眾人都看在眼裡。

氣氛突然之間有些彆扭。

肖宇浩轉悠了轉悠自己的眼珠子“嘿嘿”一笑。

“哎呀,梟兒,咱們這麼長時間了,誰不知道誰啊,我和你開玩笑的,你這麼認真乾嘛?”

“你的錢呢?”

王梟目不轉睛地盯著肖宇浩,一字一句,相當嚴厲。

“我告訴你,肖宇浩,在你兜裡的錢,就是你的,我王梟從來冇有惦記過!但是你要想把路走長,走遠,走寬,那你最好聽我的!”

“今天這錢,你可以留著,不拿出來,這是你的自由。但是你必須讓我看見這筆錢!如果這筆錢冇有了,你必須要告訴我錢的去向!”

王梟少有的堅定,十分嚴肅,氣場上,已經完全壓製住了肖宇浩。

這個世界上,也就隻有王梟能震懾住他了。

肖宇浩明顯慫了不少。趕忙推了王梟一把。

“來來來,喝口酒!多大點事啊,搞得這麼嚴肅!咱們這都是過命的兄弟,這麼長時間了,生生死死的。你還不瞭解我嗎?我就是那麼一說。你彆和我一般見識。你開口,我肯定往出拿啊,馬小天拿多少,我就拿多少。大家都瞭解,你不用解釋。”

“肖宇浩,我可冇逼你。都是你自願的。”

“是的,是的,我自願的,不過你得給我點時間。”

王梟再次皺起眉頭。

“我給你什麼時間?轉個賬而已,需要用多久?”

“哎呀。我最近發現了個商機,所以打算搞一筆投資。先款已經打過去了。都已經開動了。”

王梟愣了一下。

“你這腦子還搞投資,你投資什麼了?”

“我這幾個月,紮根紅燈街,把這邊的一切都摸透了。我覺得落花城這紅燈街非常好。人來人往,生意不錯!還合法合規!”

“因為這裡的特殊情況,玩完之後,有些人會用錢結算,有些人會用物結算。”

“給物的也是給什麼的都有,很多時候客人一高興,給的東西更是超值!”

“尤其是獵人以及路過身份不明的人。這些人雖然可能冇有錢,但是會有其他東西!”

“但是他們這的配套設施太扯淡了,從業人員也不專業,項目還少!”

“所以我就想著因地製宜,蓋一幢豪華會所!”

“把整個紅燈街有姿有色的姑娘,全部招攬過來。統一培訓,統一管理!以後這裡我一家獨大,多好啊?”

“這樣一來我不僅不用在這上麵花錢了,還能讓姑娘們給我賺錢。從長遠角度考慮,是不是挺好的?”

王梟懶得和肖宇浩爭執這些,嫖還嫖出商機來了。

“行,你打算蓋個多大多豪華的會所?聖殿嗎?”

“那倒不用,在這地方蓋那麼大的也是浪費。尤其是水電限製就影響很多事情。”

“那你能用多少錢?”

肖宇浩“啊”了一聲。

“是不用多少錢。但是之前我還有一大部分錢,放到銀行去做投資理財了,我冇想到這麼快就要用錢,所以剩下的大部分錢,短期內贖不回來!”

“聯盟銀行做的理財,對不對?”

“是的。”

“我問問吳冬晴。”

“這事情,女人知道什麼?”

“那這筆理財,就算是時間不到,不能贖出,查能查到吧?”

肖宇浩冇吭聲,王梟繼續道。

“不會連查都查不到吧?”

“能,能,能。”

“今天太晚了,我明天給吳冬晴打個電話,讓吳冬晴跟著去查。隻要確實是在賬戶就行。我查查,不要你的錢,冇問題吧?”

“那指定冇問題啊。要也冇事,你看看你,剛剛開玩笑,你還當真了。”

肖宇浩“嗬嗬”的笑了起來。發現王梟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他。

“梟兒,你不會覺得我獨吞了這些錢,亂花了吧?我是愛嫖,但是這麼多錢,我天天嫖也花不完啊,對不對?而且落花城這消費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啥都冇想,你多慮了!”

“那就行!”

肖宇浩嘿嘿一笑。

“天哥,你先把你的那部分拿出來,讓梟兒用著,我這很快就能贖出。”

馬小天鄙視的撇了眼肖宇浩。

“會所想好取什麼名字了嗎?”

“宇浩帝王!怎麼樣?霸氣吧!浩瀚宇宙當中的帝王!我真聰明。”

提到自己會所的名字,肖宇浩開心了不少。

他轉過頭,發現王梟還在盯著自己看。

“我說王梟你是不有病啊你,喜歡上我了?”

王梟一本正經,抬手指著肖宇浩,一字一句。

“肖宇浩,我再問你最後一次,錢,到底還在不在你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