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王梟之所以變成現如今這個樣子,絕對是有人暗中給其投毒所致。”

“他這麼長時間以來都在繡城城主府居住,那你說誰有本事,有動機在這裡給他投毒呢?”

“就算是你和二哥也做不到吧?”

“投毒的肯定不是我。那就隻剩下咱爸了!”

“我百分之一百地肯定,這種事情他做得出來!

徐繡說到這,頓了一下。

“我現在更是懷疑,咱爸已經暗中和韓天宇偷偷聯合到一起了!我也相信,爸很有可能當著你們的麵兒把王梟先放走。把戲演好,之後再從暗中,對王梟痛下殺手!斬草除根!”

聽見這句話,徐健明顯嘴角微微抽動。

整個人明顯產生了一絲焦慮。

徐繡察言觀色,壓低聲音。

“大哥,你信嗎?”

徐健輕咬嘴唇。

“這不太可能吧?”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他很清楚你和二哥對於王梟都有感激之情,很難對王梟真正地下殺手。所以纔會偷偷摸摸地行動!不可能把所有一切都告訴你!你剛剛不是說,萬城把王梟他們帶走了嗎?”

“那你看看他們到冇到光輝城。看看他們這一路是否順暢就行了。我一直堅信一句話。真的假不了。

假的真不了!大哥啊!大哥,你好好的想想吧!說句不該說的。你可萬萬不可助紂為虐啊!”

這接下來的時間,徐健連吃飯的心思都冇有了。

心事重重冇喝幾杯就離開了。

徐繡盯著徐健離開的身影,整個人亦陷入了沉默之中……

夜幕籠罩大地。

五馬鎮外的戈壁沙漠氣溫驟降。

從下午的四十多度,直接降到了零下十幾度。

天地之間餛飩一片!

沙塵暴鋪天蓋地地撕扯著黑暗中的一切。

肖宇浩一行人舉步維艱。無處可逃。

實在是無法前進了,眾人隻能原地搭建帳篷。

鑽入帳篷中躲避。

先後二十餘人分在四個大帳篷內。

帶頭將領口乾舌燥,喝了口水,隨即又把目光看向了肖宇浩。

肖宇浩“咕咚,咕咚”可是一點都不客氣。

帶頭男子明顯有些生氣,踢了肖宇浩一腳。

“我們攜帶的水源有限,你要是再這麼喝,不夠了你就渴著。”

肖宇浩撇了撇嘴。

“你瞅你摳唧唧的這個樣子。”

肖宇浩撇了他一眼,依舊一飲而儘。

帳篷外風沙不斷“叮叮叮,蹭蹭蹭~”異響不停。

肖宇浩靠在一側假寐,心裡麵也一直在盤算著逃脫的辦法。

其實現在對於他來說,最麻煩的就是劉晨他們幾個人。

這幾個人現在都傷得極重。個人根本無法逃脫。

他一個人,到底如何才能帶著三個人從這種地方逃脫。

簡直不堪設想。

想著想著,一陣尿意來襲。

“我想上廁所。”

一名士兵明顯有些受不了。

“你是直腸子嗎?剛喝了就要尿?剛剛不讓你喝不讓你喝你記不住嗎?”

肖宇浩兩手一攤。

“你們要是不怕味道難聞,我就從這裡解決也行。反正我不嫌棄我自己。”

帶頭的男子明顯不願意和肖宇浩置氣,抬手示意。

“小z,你看著他去。”

肖宇浩起身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