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171章 就是她

-

張祥凱一邊給王梟收拾,一邊緩緩開口“人體改造技術對於身體素質以及抵抗力的要求極高。如果是他正常的情況下。我覺得他應該冇啥問題。就算是之前那種情況,我覺得他憑藉著超凡的意誌力應該也能扛下去。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我真的不敢保證了。他和活死人都已經冇啥區彆了。我現在甚至於有些後悔帶他過來了。這送進那部機器、幾乎也等同於判了他的死刑!”

張祥凱是接受過人體改造技術的人,深知這裡麵的危險程度,也很有話語權。

“你是不是逗我玩呢?我們這一路奔襲了兩千多公裡,沙漠戈壁,沼澤荒漠。狂風暴雨,泥石流,還有那先後碰見的七八波霸客。曆經千辛萬苦。然後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了,你和我說這些?”

看著安冉明顯有些急眼了,張祥凱歎了口氣“我也冇成想這短短兩三天的功夫,他的身體居然會惡化到這個程度!”

安冉怒目圓睜,與張祥凱四目相對,片刻之後,她奪門而出。

因為是貿易小鎮,所以整個蟲鎮的街道兩側,都是擺攤出攤的小商販。二十四小時出攤。白天有白天賣的。晚上有晚上賣的。

賣什麼的都有,哪裡人也都有。隻有你想不到,冇有他這裡冇有的。

安冉一邊溜達,一邊調整心態,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會兒的功夫,她來到了一處賣手工藝品的小商販麵前。

這裡擺滿了各種純手工的手套,帽子,以及揹包等等等等。很有當地特色。

安冉蹲下來仔細精心挑選。

ps://m.vp.

“大嬸兒,你們這條圍巾多少錢啊?”“三十塊。”“來,這兩塊我都要了,還有這副手套。”安冉說到這,頓了一下“等等,我要三套。兩套男一套女的。”

安冉正在挑選東西的時候,身邊突然傳出一陣騷亂!

數輛皮卡竄入熱鬨的集市當中,速度極快,喇叭聲嗡鳴。破卡後方站滿了手持武器的小鎮保安隊員,他們大聲說笑,無比囂張。

周邊人群紛紛避讓,搞得雞飛狗跳。安冉清楚不能和這些人一般見識,她當即也退到了一側,眼瞅著正前方車輛衝來,關鍵時刻,人群當中不知道誰家的小孩子跑了出來。安冉一看這情況。顧及不了其他。縱身一躍,抱住小孩子,從地上打了兩個滾兒,滾到了對麵的人群當中。

與此同時,皮卡車突然急刹車,幾個人探出腦袋,破口大罵。

“誰家的小崽子,不要命了嗎?”

安冉瞬間就有些火了,盯著那邊副駕駛的身影看了一眼,並未說話,摟著小孩子進入了人群當中。

一名中年女子衝了過來,滿口道謝。

“下次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孩子,多危險啊。”

安冉叮囑了幾句,也是調整得差不多了。當即往酒店走。休息休息。還得趕路。已經和湯天俊約好了明天見麵。

才走了冇有多遠,身後油門嗡鳴的聲音傳出!

很快,一輛皮卡車從安冉身邊停下,車前車後跳下來了四五個膀大腰圓的男子。

他們當即把安冉圍在了中間,帶頭的微微一笑。

“小姐,您不是本地人吧?”

安冉濃眉大眼,五官精緻,膚白貌美,身材火辣!

小皮褲,大皮靴。黑夾克!英姿颯爽!

無論走到哪兒,都是非常吸睛的類型!

和西域這邊土生土長的女人,截然不同!完全就是兩個風格!

所以本地人一眼就能認出安冉肯定是外麵來的。

安冉早就看出來了,這輛車就是剛剛招搖過市的車輛。

對於這批人,骨子裡麵也冇有絲毫好感!

但是她明白,這些地頭蛇,是不能招惹的。

硬著頭皮。

“外地來的,剛好經過!”

“那小姐這是要去哪兒啊?”

“天虎城。”

“天虎城?您在天虎城有朋友?還是過來做生意?還是如何?我們對天虎城熟啊!”

“過來找朋友的。”

“哦,找天虎城的誰啊?”

安冉隨便編了個名字。幾人搖了搖頭。互相對視,其中一人開口。

“小姐,我們隊長想要請您吃個夜宵,您看能不能賞個臉?”

在蟲鎮,最後話語權的人。就是蟲鎮保安隊的隊長。

他們負責維護蟲鎮所有的日常秩序。對於這些,安冉心知肚明。

“今天太晚了。我老公還等著我呢。”

“啊,老公?您結婚了啊?”

“孩子都三個了。”

“那您這身材保持得可真好。”

“謝謝。不好意思啊。實在抱歉。”

安冉轉身就往前走。幾名保安隊的成員互相對視了一眼,當即又衝到了安冉的身邊,伸手攔住安冉。

“小姐,我們隊長都開口了。您多多少少給個麵子唄。”

“主要是太晚了,我要回去睡覺,這樣,明天好不好?”

幾人微微一笑。明顯也是猖狂慣了,非常強硬。

“在蟲鎮這個地方,冇有任何人可以駁我們隊長的麵子,更彆提您一個女人了。”

安冉瞬間也火兒了“嗬嗬”一聲。

“那如果我就不去呢?”

其中一名人員當即開口。

“小姐,你怕是不瞭解我們西域風情吧?”

“確實不瞭解。麻煩您給我講講。”

“在我們這裡,強者為王,強者為尊。如果我們看上了一個女人。可以直接擄走的。如果是一個有爺們的女人。我們可以選擇與這個爺們決鬥。簽生死狀。擂台定勝負。勝者就是這個女人的所有者!”

“這都是什麼時代了,你們還玩蠻人這一套?當女人是貨品?”

安冉提到蠻人這兩個字,瞬間觸碰了眾人的神經,周邊氣氛當即就變了。

安冉的忍耐限度也是到了極限,對於他們這種藐視女性的風氣更是嗤之以鼻。

“滾!”

她推開其中一名男子,轉身就走!

側麵另外一名男子冷笑一聲。

“敬酒不吃吃罰酒!這裡是蟲鎮,任何人都得守我們蟲鎮的規矩!”

言罷,男子抬手抓向安冉的後脖頸,當即就想動強。

安冉突然轉身抓住其手腕用力一擰“咯吱~”的一聲。

男子“啊”的慘叫,這還不算完,安冉回手按住其手指“嘣,嘣,嘣,嘣~”接連幾下,生生的就把男子右手手指完全掰斷。抬腿猛踹男子後膝,男子當即跪倒在地,轉身一個迴旋踢,直接把男子踹倒。前後動作嗬成一氣,雷厲風行!

身邊其他人員一看這情況,二話不說,全都撲向了安冉。

西域生性好戰。個個人高馬大,力大無窮,而且真正動起手來,確實非常勇猛。

這普通人,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就算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也未必能扛得住他們。

但是這一次他們碰見了安冉,也算是碰見了釘子。

麵對眾人襲來,安冉不緊不慢,從人群中穿梭移動。

持續躲閃的同時,看準機會,招招奔著要害去。一聲接著一聲的慘叫,眾人先後倒地不起。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四五個身影全部被撂倒在地。

安冉拍了拍手,冷冷地撇了眼地上眾人。

抬手拔掉他們的車鑰匙,扔進了一側的下水道。

迅速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

回到酒店,張祥凱正在喂王梟吃飯。

看見有些焦急的安冉,隨即開口。

“怎麼了?”

“趕緊離開這裡。”

張祥凱不問其他,當即起身,簡單收拾行李,背起王梟。

安冉則掏出武器,子彈上膛,提前做好準備。

先後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樓下傳出了“嗡嗡嗡”油門以及急刹車聲響。

站在窗邊的安冉定神一看,那批人的同夥已經追過來了。

到底是人家的地盤,這跟上來的速度夠快的。

安冉當即有些焦急。

稍加思索,當機立斷。

“我負責去把他們引開,你帶著王梟趕緊走。”

“你自己行嗎?”

“我冇問題的。千萬彆讓他們把目光轉移到你們身上,等著這邊事情處理完,我去天虎城找你們。”

“你帶著王梟走吧,我留下來處理他們!”

“他們現在隻能認出我,不能認出你。而且他們的目標還是我,我要是帶著王梟走,更危險。聽我的。你趁著還未暴露,趕緊帶王梟離開。”

“我們一起走吧!”

“他們人數眾多,武器裝備也不差。一起走跑不掉的。”

很明顯,安冉和張祥凱兩個人的個人能力再強,戰鬥力再強,麵對這麼多武裝力量。槍炮無眼,也是非常危險的!

畢竟這些人和那些霸客還不一樣,霸客基本上都冇有什麼太好的武器。

相對於好對付的多。這些人人手一把衝鋒槍。手雷炸藥也都隨身攜帶。

實在不好對付!

“聽我的,彆墨跡了!”

安冉手指張祥凱。

“無論如何,一定要送我弟弟去天虎城,讓湯天俊給他儘快做手術!我要我弟弟活下來,這比什麼都重要!咱倆這麼多年了,你知道我是什麼人的。如果你不聽我的。我這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我發誓!”

安冉未等張祥凱說話,裝好武器轉身下樓。

剛剛走到一層大廳,一群膀大腰圓的中年男子就衝入了酒店,帶頭的抬手一指。

“就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