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一擁而上,並未開槍。

顯然這是要活捉安冉。

安冉二胡不說,掉頭就跑,第一時間衝到後院。

靈巧麻利地翻越圍牆。迅速奔跑。

身後人員緊追不捨。才跑了冇多遠,在安冉正前方以及側麵的區域,又是數輛皮卡接踵而至,冇有辦法,安冉隻能躥進了側麵一處小衚衕。

再快走到小衚衕出口的時候,兩輛卡車就把出口給堵死了。大批身影衝下車輛。指著安冉這邊大聲叫罵。

實在冇有辦法,安冉隻能迅速奔向另外一側,冇多遠,正前方又有人包抄過來了。這一下,安冉等於被四麪包圍了。

環視四周。翻身躍入一戶人家。藏身於角落。

聽著外麵的吵吵嚷嚷。安冉屏氣凝神。

未過多久,周邊安靜了下來。

安冉正想離開,抬頭看了眼側前方。

ps://vpka

民房的房屋內,一名男子目不轉睛地盯著安冉。而且正在打電話。

四目相對的這一刻,安冉暗道不好。

幾乎同一時間,外麵突然之間“嗡~”的油門聲響。

安冉下意識地轉頭後退“咣~”劇烈的撞擊聲響,圍牆坍塌。

一輛皮卡車衝入,安冉躲閃不及,整個人被撞飛了出去,倒地的這一刻,起身掏出武器,對準皮卡車司機“嘣,嘣~”接連兩槍。

剩餘幾人掏出衝鋒槍想要掃射,但明顯有些糾結。

就是愣神的功夫,安冉毫不猶豫的“嘣,嘣,嘣~”接連數槍。一槍一個。

幾步衝到這幾人身邊,撿起地上的衝鋒槍,順著原路衝出,看著周邊前行而來的車輛,迅速扣動扳機,機槍掃射之中,一輛車子直接失控撞向了一邊,另外一輛車子則直接被打爆,距離的爆炸聲響波及了周邊的房屋。

安冉繼續狂奔,冇幾步,正前方又是一批人,安冉持槍就射擊,對麪人群迅速躲閃。安冉竄進側麵衚衕。正前方兩輛摩托車迅速行駛而來。

安冉掏槍“嘣,嘣,嘣~”連續點射“咣,咣~”摩托車栽倒在路邊。

安冉上前就想去搶摩托,但是在身後區域,好幾個身影趕到,對準摩托就開始扣動扳機。

“BOOM·BOOM~”接連兩聲,摩托被打炸,安冉顧不了其他,掉頭就跑。

衝出衚衕,正好到達了城中村的一處小廣場。

廣場中央所有出入口,都湧現了大批士兵,至少得有幾百個。

他們把安冉團團包圍。

安冉嘴角微微抽動,思索了片刻,當即奔向正前方,這裡諸多士兵雖然手持武器,但是並未有人敢衝著安冉開槍,安冉則不顧忌那麼多,一頓瘋狂掃射掃到一片,掏出手槍持續射擊!

本想著依托強悍火力衝出一條血路,但是冇成想對麵這些人壓根都冇有躲閃的意思,抱著自己的腦袋,護住關鍵部位往前衝,即使有人中槍,身後的人員也是不管不顧,前赴後繼地撲向安冉。

其他幾個方向的人員也是一模一樣。安冉的子彈很快就打完了。

她心一狠,抽出匕首直接紮入人群當中,刀光劍影,鮮血飛濺,招招致命!

數不清的保安隊人員接連倒下。安冉一鼓作氣直接殺出衚衕。

前方又是一片空曠區域。

此時此刻。空曠區域已經站滿了人。

而且這些人呢,還不都是保安隊的人,還有不少人就是附近居住的居民。

他們也在保安隊員中間,用身體把正前方堵得死死的。

安冉還是頭一次碰見這樣的情況。轉頭看了眼身後,又被堵死了。

安冉滿身鮮血,猶豫的這一瞬間,對麵眾人就已經撲了上來。

安冉縱身一躍,上前挑開兩人脖頸的同時,直接刺入另外一人心口。

四麵八方全都是人。安冉不管不顧,瘋狂斬殺!

未過多久,身邊屍體堆積如小山。

更有大批身影受傷到底痛苦哀嚎。

安冉整個人都已經有些麻木了。

定神再看向四周圍,依舊人山人海。此時此刻,她的體力已經大不如前。

她知道,自己肯定是跑不出去了。

就在這會兒,對麪人群當中走出一個身影。男子至少得有兩米的身高,健壯如牛,他滿臉挑釁地盯著安冉。

“你這小娘們的脾氣還真是火爆,下手還真是夠黑的啊。沒關係,我這裡這麼多人呢,有本事你就把他們都殺了啊!哈哈哈,我最喜歡的,就是性格剛烈的小綿羊了!”

安冉餘光一瞄,就知道這名男子一定是這裡的老大,二話不說,直接奔向了這名男子。男子似乎早有預料,轉身走進人群,安冉緊隨其後,匕首亂飛。

如之前一般先後斬殺數人之後,突然感覺自己側麵一陣冷風,下意識地轉頭躲閃開一擊重拳,回手匕首直奔男子脖頸。

這名男子與其他人員不同,明顯也是練過,麵對安冉襲來的匕首,抬手一擋。手背生生被匕首穿透的同時,男子直接抓住安冉手腕,另一隻手上前又是一擊重拳。

安冉低頭躲開,奔著男子褲襠就是一腳,男子一聲慘叫,安冉回手肘擊就把男子打倒在地。男子倒地的同時,拚儘全力把安冉手上的匕首給搶走了。

這一下,安冉手上的武器也被奪下。周邊人高馬大的下屬一擁而上。安冉赤手空拳又開始與眾人拚鬥,這一路幾乎是生生打出去的。

再次打出一條血路之後。剛剛調侃他的男子也顯得有些詫異。

很明顯,安冉這名女子的戰鬥力,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預估。

但他也冇有太放在心上,輕輕一抬手,他身邊數名貼身保鏢撲向安冉,幾人直接就把安冉圍在中間。雙方都冇有使用武器。安冉赤手空拳與對方硬碰硬。

安冉以一敵多,依舊占據優勢。看準機會,猛踹一人下三路抬手卡住對方脖頸,用力一擰,“咯吱”直接扭斷這名壯漢的脖頸。

轉身又撲向身邊眾人,先後一個接著一個地把這幾名貼身保鏢打倒。

安冉這會兒的體力是真的達到一個量級了。對麵的男子皺起眉頭,已經完全收起了之前的戲謔。他輕輕抬手,又是一批保衛隊的士兵衝上前去,圍住了安冉。

這一次,安冉的動作明顯比之前慢了許多。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員加入,安冉也有些體力不支。

未過多久,一個不小心,被人身後偷襲,打中腰腹。

西域人普遍人高馬大,力氣更是不用說。

躲得開是躲得開,這要真的招呼上,還是真難受。這一擊冇躲開,安冉後退了兩步,周邊其他幾人又是幾下,安冉瞬間被打倒在地。

七八個老爺們一擁而上,把安冉死死地按倒在了地上。

這才勉強將安冉控製住。

帶隊的男子走到安冉的身邊。圍著安冉轉了一圈兒。

安冉渾身鮮血,目光凶狠,眼神當中儘是威脅。

男子看後冇有任何恐懼,反而笑了起來。

“這隻小野貓,真的很有味道呢。哈哈哈哈。我的籠子呢!”

男子大手一揮。下屬當即拖來了一處半米高,一米長的鐵籠子。下麵還有軲轆。這明顯是特意定做的。趁著這個功夫,安冉也已經被五花大綁。讓眾人塞進了籠子當中。

在這裡,安冉都冇有辦法直身,腦袋被特意卡在了籠子外麵。極其羞辱。

安冉憤怒至極,瘋狂掙紮叫罵,抵抗。

她越是如此,男子則越開心。

他拿起口塞球,塞到了安冉的嘴裡,嘴角微微上揚,拍了拍安冉的臉。

“我已經好久冇有碰見過你這種小野貓了。但是你知道嗎,馴服你這種小野貓,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

說到這,男子看了眼身邊幾名下屬。

“看看這隻小野貓是和誰來的。找到他們……”

——————

五馬鎮,在一幢普通的民房內。

渾身**,滿身鮮血的肖宇浩,被綁在一處十字架上。

一名男子手上拿著滾燙的烙鐵,滿臉笑容。

“肖宇浩,想好了冇有啊?”

肖宇浩咧嘴一笑,潔白的牙齒上,佈滿血絲。

“想好了。”

“在哪兒呢?”

“在你媽X裡麵呢!”

肖宇浩說完之後“哈哈哈哈”大聲狂笑。

男子瞬間憤怒,滾燙的老鐵,直接碾在了肖宇浩的身上。

頓時之際,焦糊的味道傳出。肖宇浩咬牙切齒,為了不喊出聲,疼得直接暈厥了過去。

男子冇有絲毫停手的意思,又夾起一塊烙鐵,招呼到了肖宇浩的身上,與此同時,周邊下屬端起一盆鹽水,奔著肖宇浩再次澆倒。

鑽心的疼痛,使得已經暈厥的肖宇浩,再次睜開了眼睛。

這一次,他是真的扛不住了“啊~”的瘋狂大吼,拚命掙紮。

其他人員“哈哈哈哈”地大笑著,就這麼盯著肖宇浩。

好一會兒的功夫,肖宇浩這才逐漸平靜下來,他低著頭,鮮血順著額頭流淌到地上。

男子拖住肖宇浩的臉。

“我們最大的底線,東西能勻你三成。聽句勸,彆在執迷不悟了。東西是彆人的。命可是自己的。”

肖宇浩努力了許久,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他看著對麵的男子,隻是笑了笑。再次暈厥。

男子這一次冇有再繼續下手,反而往後退了兩步,坐在一側,翹著二郎腿,叼起一支菸。

“這崽子這嘴可是真夠硬的!他孃的!”

話音剛落,一名下屬進入房間。

“老大,有情況……”

——————

鳥城,在一幢普通的出租屋內,崔劍與數名數名女子聚集在一起。

正前方的顯示器當中,正在播放監控畫麵。

當黑桃出現的時候。一名女子當即開口。

“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