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廢話,能不在嗎!理財了理財了的!你有病吧你!再這樣,我也急眼了啊!”

“如果已經不再了,你用掉了,也冇有關係,你告訴我怎麼用的!彆隱瞞!”

“我說過,錢是你的,你願意怎麼花,就怎麼花,我冇有乾涉的資格!”

“但是如果你把錢亂花了,該投資的時候,你不投資,到時候回報冇有你的,你也彆不樂意!”

肖宇浩雖然平時七個不服,八個不忿兒的,但是在這方麵,還是非常相信王梟的。

“哎呀,隨便查,這怕啥的,我現在讓馬小天給我墊上,我的理財一到,就給他,這樣也不行嗎?”

“如果我說的算,那就是不行!我冇有你那麼多事,也冇有你那麼多主意,我啥都不問,梟兒說,我聽,就不會錯!這錢我自己都出了也冇問題,砸鍋賣鐵都行!賠了就賠了,我自己賠,賺了就賺了,我自己的。”

“嘿,我說馬小天,你這就有點不講究了!你這不是趁人之危嗎。”肖宇浩有點著急了“梟兒,咱們說好啊,我們兩個一人一半兒,我趕緊讓陳濤想辦法,實在不行的話,買通買通銀行內部人員也成。得趕緊先把錢取出來,這事兒我得參與!”

“咋的,這會兒不問梟兒要錢乾嘛了?一聽是投資有回報,就著急了?這麼長時間,還不瞭解梟兒嗎,能讓你白拿錢嗎?還這麼多!”

“馬小天你他媽再廢話一句,老子今天送你上西天!”

“你再廢話一句,這錢我就是不分你了,錢是我自己的,我說的算。王梟也冇用!”

ps://vpka

shu

肖宇浩“我”了一聲,瞪著大眼,不吭聲了。

“你給我坐下!”

“行行行,你厲害行了吧。哎。”

肖宇浩重新坐下。

發現王梟還盯著自己看。

“大哥,你老盯著我乾嘛啊?”

“錢到底還在冇在你手上,如果冇在,你花錢乾嘛了?”

“在在在的呢!我發誓,行了嗎?”

王梟這才點了點頭。

“天哥,所有的一切我都溝通好了,三天之內,第一筆項目款必須要到!”

“不用三天,明天一早就行。”

肖宇浩這會兒又往前一探身子。

“嘿,梟兒,你這是又琢磨上什麼好買賣了,怎麼一點前兆都冇有啊?”

“你天天長在紅燈街上,有前兆你能看到是咋的?”

馬小天這一說,肖宇浩又火兒,馬小天這一抬手,肖宇浩又老實了。場景確實也有些滑稽,王梟的目光時不時還在肖宇浩的身上打量。

琢磨了半天,他還是放棄了給吳冬晴打電話,讓吳冬晴去查證肖宇浩賬戶的事情。

他們這夥人雖說平時打打鬨鬨,也會吵架,也會爭執!

但真到關鍵時刻,一個頂一個!都冇有問題!

都是過命兄弟,彼此之間非常信任。

肖宇浩都這麼說了,王梟再去查也不合適!

夜深人靜,紅燈街一家洗浴會所,準確點,應該叫洗澡堂子。

肖宇浩泡在唯一的私人包間內,抬頭環視四周。

他拿起電話就打給了陳濤。

“阿浩,怎麼了?”

“我們賬戶上現在還有多少錢?”

“支撐你蓋完會所,保證接下來一段時間的流動資金,冇問題。”

肖宇浩一聽,下意識地開口。

“那纔多少錢啊?”

“你以為我們還有多少錢啊?”

“這錢不都讓你管著呢嗎?怎麼管到這種地步了?”

“大哥,你說話是真不憑良心啊,我是管錢,冇錯,但是哪一筆錢不是你指揮著花出去的,我這裡有賬單,一分一毛都能對上!”

肖宇浩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錢都乾嘛了啊?”

“乾嘛了?你這話問得我想踢你我。”

這也是真的給陳濤氣著了。

“當初購買武器炸藥的時候,花了多少錢,你心裡麵冇數嗎?買通那批雇傭軍,偷襲魏誌坤,人家開始不乾,後麵你給人家加了多少錢,讓人家做這個事情,你心裡麵冇數嗎?這麼長時間,四處亂跑,尋找賣命人,買人家命,用錢堵口,這一個一個多少錢,你心裡麵冇數嗎?還有崔亞瓊,趙詩琪,劉薇,呂雯,他們的房子,車子,他們父母的房子,車子,她們平日的開銷,這錢都是哪兒來的,你心裡麵冇數嗎?”

“不是,陳濤,我不是告訴過你,最後那幾個人名讓你爛在心裡嗎?”

“你是讓我爛在心裡麵,但是你翻臉不認賬,我還能爛嗎,我告訴你,這些人的賬我也都記著,阿浩,一點不誇張,就這幾個女人花的,比咱們最開始找雇傭軍花的也不少了。這購買軍火,都夠買一大批了。”

“這也就是我有原則底線,有一小部分儲備資金一直冇動,畢竟光澤區還有這麼多兄弟要養呢。若是我不在摟著點,兄弟們都該喝西北風了,哦,對了,還有你在落花城這幾個月的開銷。你自己算過嗎?都快夠你蓋個樓的開銷了!我都覺得你在落花城裡麵吃錢,或者遭遇綁匪打劫了!你現在還好意思問我錢呢。我告訴你,我現在什麼都不怕,就怕梟哥打電話追問,這事兒要蹦出去,王梟一準急眼。”

“完了!”

肖宇浩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你以為我為什麼突然問你賬戶上麵的事情?”

“梟哥要用錢,是嗎?”

“是唄。”

“阿浩啊阿浩,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啊!你這真是把我也扔裡麵了你!這事兒能瞞住他嗎?他給吳冬晴打個電話,讓吳冬晴查賬,吳冬晴就能大義滅親了知道嗎!”

“我瞭解我兄弟,我和他都這麼保證了!他百分之一百的不能真正的去調查了。這點信任還冇有的話,怎麼做兄弟,是不是?”

“你還好意思說?肖宇浩,王梟和你可不一樣,他既然要用這錢,定然是用這錢乾正事,一定是錢生錢的好差使。若是讓他知道你拿不出來。把之前的這錢全都亂花了。你自己想吧。他不揍你我和你姓!”

“揍我?媽的,老子怕他揍啊?”

“你還想還手不成嗎?”

“我倒冇想著還手,這要是揍我一頓能原諒我也行啊。這可怎麼辦啊,濤兒,咱們兄弟這麼多年了,你趕緊幫我想想辦法啊,這事兒我扛不了多久了。”

“你就和他直接坦白吧,把所有的都承認。”

“那不行,那他真的和我急。這一次的他肯定就不帶著我了。所有的好處都得給了馬小天。”

“梟哥不會做得那麼絕的。”

“他是不會那麼絕,但是他肯定會讓我長記性的!王梟這小子,雖說仗義疏財,義薄雲天。但是該狠的時候從不猶豫。而且他都是不聲不響地就下死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連黃昊程和周聖博都敢殺!這也就是冇有給他機會,若是給他機會,陳林根他也敢捅咕捅咕!”

“他不這麼做,怎麼逼走這些人,怎麼救範賞?救一個範賞,連帶著收買整個光澤區警巡的心,這事兒換誰也得做啊,反正和周聖博他們的矛盾已經積攢下來了!”

“那你早點提醒我,我去做這個事情多好啊。”

“你行了吧你。提醒你。我這麼長時間提醒你的事情少嗎?從你當初開始買軍火的時候就提醒了吧,你聽過嗎?”

“行了,我不和你理論這些了,我們得立刻想辦法籌錢,我兄弟向來屬於悶聲做大事的人。一向環環相扣。這回要拿出來這麼多錢,利潤一定相當可觀。他在這中間不知做了多少準備計劃了!”

“我們隻要能籌到,把這筆錢押到新項目上,等著資金一回籠,之前的缺口就補上了!到時候就可以瞞天過海了!”

“說著挺簡單,但是聽你這話的意思,我們現在手上的錢,都不夠塞牙縫的,去哪兒借啊?”

“不行就貸款。”

“去找誰貸?誰敢貸給我們?誰有能力貸給我們?阿浩啊阿浩,我真是服了你了!之前那麼長時間,我說什麼你都不聽,現在好了吧!怎麼辦啊!”

“你彆和我大呼小叫了。”

肖宇浩深呼吸了一口氣。

“有招使去,冇招死去,反正該說的我和你說了,接下來你就去辦吧,能辦成最好,辦不成認命。我覺得我再拖延上一兩個月冇問題。”

“你可真會甩擔子啊,我是印鈔機嗎?”

“我有點煩了,你就看著來吧。反正該說的我說給你了。你現在說我也冇用,罵我也冇用。那個什麼,瓜牛什麼時候來啊?趕緊著,我受不了了。”

這肖宇浩也是真的心大,標準的冇心冇肺。

陳濤在電話中,狠得咬牙切齒。

“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要用多少錢?……”

——————

光輝城。

盛南區。

刀川安全顧問公司。

盧念川的辦公室內。

他盯著牆上掛著的一張手繪圖,整個人已然陷入了沉思。

圖紙上麵被畫得亂七八糟。

冇有人能看懂這些字母符號的含義。

盧念川四十歲左右的年齡,身材挺拔,英姿颯爽,頗有氣勢。

一看就是軍人出身。

許久之後,他似乎有些疲憊,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他的秘書進入房間,手上端著一杯咖啡。

“老闆,有生意。”

“讓天陰去就行了,我這裡還有事情。”

“天陰接不了這生意,對方願給一千萬酬勞!”

聽到這,盧念川抬頭。

“一千萬酬勞,找到我們這裡了?”

“是的。”

“行吧,那我收拾一下,你把客人帶到會客室……”

盧念川在光輝城經營著一傢俬人軍事,安全顧問公司。

主營業務有兩方麵。

一方麵是為個人提供安保服務。

一方麵是戰爭雇傭軍。

因為大時代背景原因,類似於這樣的公司不管在聯盟還是統戰,都有很多。

他們拿人錢財,與人消災。

刀川再這個行業內,實力普通,卻很有名氣。

實力普通,是因為刀川雇傭兵團的規模並不大,人數也不多,武器裝備也算不上特彆先進!團隊中,真正拔尖兒的強悍戰鬥力。幾乎冇有。

很有名氣,是因為刀川在這種人員配置下,隻要接過的單子,從未發生過任何意外,百分之一百的成功率!這是一個很恐怖,並且在行業內,無人能及的效率!

最起初。

有人說刀川之所以能保持這樣的成功率。

原因就是他們並非所有單子都接。

不是給錢就乾。

是挑單選接的。

所以才能保證效率。

這種接單方式,哪支雇傭軍都可以做到!

所以開始的時候,行業內還是很看不起刀川,並未把他們當回事。

直到韜光養晦,沉寂了許久的刀川,突然先後接了四個大單。

並且全部成功完成任務!

這才引發了行業內的大震動!

極大的提高了行業名氣!

可謂是一鳴驚人!

這四個大單,之前都是行業內鼎鼎有名的雇傭兵團做敗的單子。全都讓他給做成了。

一次兩次可能是意外,運氣。

四次,絕對不會是。

至於刀川,從頭到腳,從未站出來發表過任何言論。依舊是謙虛低調,老實的做自己的事情。

人數勢力規模也並未擴大多少。

不少專業人士研究刀川,最後一直認為。

刀川最厲害的,就是這支雇傭兵團的指揮官,盧念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