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天道掏出一份檔案資料,遞給了韓天宇。

“這是我們司長製定的整體作戰計劃,您先看看,如果您覺得行。那我們就合作,如果您覺得不行,那就當我冇有來過。如果您覺得行,但是哪裡需要修改,也可以隨時開口!三少爺,打擾了!”

王天道起身告辭。

貴賓室內就剩下了韓天宇與呂振興。

打開檔案夾,裡麵擺放著一份地圖,地圖上麵清晰的標識了各個勢力所在區域。

檔案上麵製定好了三套作戰方案。

韓天宇簡單的看了一遍,內心也是稍有敬佩。

到底是創世聯盟戰鬥司的司長。手下人才濟濟,在帶兵打仗這一塊兒,造詣還是真的很高。

他看向呂振興。

“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三少爺,我這個水平,就彆在分析這些了。”

“你是我剩下的唯一能信任的人了,你要是再不幫我分析。我就冇有任何人可以問了。”

呂振興明顯有些糾結。

思索再三。緩緩開口。

“我覺得王的那些都是事實,很有道理。

“那你這意思是同意我和他聯手先把那些小雜碎處理掉了?”

呂振興搖了搖頭。

“但是這裡麵的缺點也很明顯。”

“哦?你說我聽聽。”

“如果真的要動手的話,咱們和創世兵團,肯定不能再一條線路上。搞不好誰會對誰突然下手。”

韓天宇認真的點了點頭。呂振興繼續道。

“但是如果不在一條線路上,就能避免被偷襲了嗎?其實也未必。這麼多戰場,這麼多細節。哪裡出問題,都可能導致崩盤!尤其是咱們如果聯手的話,對麵也可能會聯手。這樣的話不確定因素就更多了。

如果說他們全都奔著創世兵團去還好,萬一全都衝著咱們來,對咱們造成了大傷害,讓創世兵團撿了便宜可怎麼辦?”

“如果單純的論帶兵打仗,咱們和張超還是有差距的。我覺得能和張超真正過手腕的。就是盧念川。

但是盧念川又不會來幫我們。這就導致我們時時刻刻要處處提防張超。這樣冇有信任的合作太累了。”

“同樣我們也不能忽略更加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張超給咱們製定的路線有冇有什麼隱患咱們不清楚。但是就在作戰的過程中,如果真正的此消彼長怎麼辦!”

“咱們的損傷越來越大,但是同樣張超那邊卻非常順利,不斷地收編部隊,擴張地盤。這樣一來的話,我們和張超之間的勢力也會被徹底拉開。到了那個時候。我們的處境會更加麻煩!”

韓天宇聽著呂振興這番話,點了點頭,既冇有表態同意,也冇有否決。

“天璽營的補充工作做得怎麼樣了?”

“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成型的。就算是天璽營真的成型了。那這樣一隻武裝力量,可能決定區域戰場勝負,但絕對無法決定大戰場的勝負!”

韓天宇沉默了片刻。

“行了。你下去吧。幫我把陶陶叫過來……”

數分鐘之後,身材挺拔,相貌英俊的豐陶陶走進了房間。

抬手敬禮。

“三少爺,你找我。”

韓天宇起身,拉住了豐陶陶的手,走到花壇邊。

“你看,這是什麼?”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