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日宴會的前半場,基本上都是走走形式過場,大家裝多,也就差不多了。

安排打發走了這些賓客,眾多心腹下屬,又在黃俊的屋前的小院內,展開了第二場。這一場都是自己人了。纔是真正的酣暢淋漓。

黃俊身為主人公,自然不少喝,酒過中旬,黃俊抬手示意。士兵把之前外人送來的賀禮,全都抬進了院子。

眾多下屬不知道黃俊所為何意,黃俊也是春風得意,微微一笑,隨即說道。

“在場的諸位兄弟,都是跟隨我黃俊十幾二十年的功勳老將。是我落花城的肱股之臣!親眼見證了曾經的破敗不堪到現如今的盛世輝煌!”

“現如今,放眼整片大陸,我落花城絕不弱於任何一城!落花城之所以能有今天,我黃俊之所以能有今天,離不開在座的每一位兄弟!”

“這杯酒,我敬大家,敬大家的不離不棄,生死相依!”

“祝城主生日快樂!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祝落花城萬世輝煌!”

眾人起身,一飲而儘。

黃俊微微一笑“這都是他們送來的賀禮,這份賀禮,不應該屬於我一個人,應該屬於所以為落花城奉獻過的卓越功勳。諸位自然是首當其衝!”

“現在呢,大家玩個遊戲,公平公正!看好我麵前的這根筷子!很快,我就要轉動圓盤!圓盤停止之後,筷子率先停在誰的麵前,誰就最先挑選賀禮!賀禮都是他們送的,我也不知道裡麵是什麼都東西。挑到什麼算什麼。各憑運氣!”

黃俊說完,現場氣氛率先熱爆。眾人鼓掌迎合。

很明顯,但凡能送給黃俊到賀禮的,就絕對不會是普通禮物。

黃俊大手一揮,圓盤轉動,片刻之後,率先停在了陳偉的麵前。

陳偉“哈哈”大笑,端起酒杯,一飲而儘“兄弟們,我就不客氣啦!”

陳偉起身走到對麵的賀禮前,裡裡外外轉悠了兩圈兒,隨即抱起來了一個小臂見方的正方體盒子“嗬傢夥,夠沉的!”

把禮品盒抱到自己座位,當著眾人的麵兒拆開,瞬間“嘩然一片~”裡麵是一尊純翡翠雕刻的碧玉金蟬!活靈活現,一看就價值不菲!

陳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城主,這,這,這屬於我了?”

黃俊點了點頭。

“當然了,我說了,誰挑到什麼,就是什麼。”

“哈哈哈!”謝謝城主!陳偉興奮異常“咣,咣~”又連喝了兩杯。

黃俊再次轉動圓盤,這一次轉到的是張聊,他走到賀禮邊,四下張望,再三鑽研,最後挑選了一個手掌大小的盒子,也是分量十足。

眾目睽睽之下打開盒子,一把精緻的黃金手槍映入眼簾,張聊頓時之間愛不釋手。仔細把玩。周邊滿是羨慕的眼神。剛剛拿到翡翠的陳偉有些後悔了。

“兄弟,咱們兩個換一下啊。我這個肯定比你這個值錢吧?”

“不不不,你那個太厚重了,抱著難受,我這個挺好的。不換不換!”

兩人的對話,引來周邊一陣鬨堂大笑。接著是第三個人,第四個人。所有拿到禮物的人呢,皆是滿心歡喜。同樣禮物的數量也在逐漸減少。

終於輪到了周楠,到他這裡的時候,可選的東西就已經不多了。而且根據之前的經驗,也未必是大的就是好的,小的就是不好的。他這個人也比較佛係。

所以周楠順手就拿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