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知道。機會來了。需要喚醒秦塔內心的殺戮了。

他送給黃俊的賀禮。看似精美,價值連城。

實際更大的作用,是給秦塔下達最後的行動指令!

這麒麟八卦,早就在秦塔內心深處埋下了種子。

當秦塔看到麒麟八卦的這一刻。那就意味著他要開始執行任務。

這麒麟八卦是送給誰的。誰就是主要目標。

其餘人員,就是屠戮殆儘!能殺多少算多少!

至於秦塔再做完這些事情之後的生死,壓根也不是韓天宇考慮的範圍,在韓天宇看來,秦塔隻能要能斬殺掉黃俊,那就ok了。

這一次老天爺終於站在了韓天宇這一邊。

秦塔這一出,不僅僅斬殺了黃俊,還斬殺了黃俊手下的所有心腹。

除了一個出門尋找王梟的朱舟以外。

整個落花城的管理層。直接被抹殺了。

這對於落花城的打擊來說。無疑是非常巨大的!

韓天宇這次,終於扳回一局。

可惜的是黃俊。

千算萬算,也冇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死在秦塔的刀口下。

這件事情帶來的後續影響,也正在持續發酵……

——————五馬鎮外的戈壁沙漠。

崔劍眾人頂著炎炎烈日,正在前行。

經過了這麼多天的調查,除了掌握了黑桃的樣貌,以及知道他們可能要去五馬鎮以外。對於其他,一無所知。

既不清楚黑桃是哪個勢力的人。也不知道襲擊黑桃的是哪個勢力的人。甚至對於他們最後到底有冇有到五馬鎮,都不清楚。

也是看到眾人實在有些疲憊了,崔劍抬手示意大家原地休息。

他滿頭汗水,坐在一側“咕咚,咕咚,咕咚”地喝水。一名下屬走到其身邊。

“劍哥,我們這麼找,要找到什麼時候去啊。這一望無垠的戈壁沙漠,找一年也找不完啊。換句話說,萬一他們冇有來這邊呢?再或者說那幾個女人當時因為太過於緊張害怕,聽錯了呢?”

崔劍也非常鬱悶,他心裡麵清楚,這樣找下去,也根本冇有頭兒,完全大海撈針。“趙宏浩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所有的物資補給都已經采購完畢。正在按照計劃分批次運往光照山區。”

崔劍極其糾結,這要是找吧,冇有頭兒,白費力,這要是不找吧。萬一王梟問起來了,他也冇法交代,越想越鬱悶。

“這肖宇浩,真是半點話都不聽。當初不讓他走,不讓他出,非要走,現在好了。搞出來這麼大的事情。哎!”

崔劍搖了搖頭,極其無奈,另外一名下屬走了過來。

“劍哥,我們攜帶的物資補給不夠了!不能再往裡麵走了。”

崔劍起身,環視四周荒漠。再三思索,一聲長歎。

“撤退吧!”

聽見這句話,眾人都鬆了一口氣,趕忙後撤。

撤回到戈壁沙漠最外圍的鄉間小路,駕車行駛離開。

這一路,眾人十分小心謹慎,先後繞行了三座城市,最後分成三組人,從三個不同的方向,回到了光照山區。

山區老巢內,光澤區的民兵正在努力訓練。

豐笑笑,二棒槌,周墩子三人也冇有閒著。個個滿身大汗。經過這些日子的努力。三人的身子骨發生了明顯的改變。雖然依舊是胖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