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得對。”

柳爭緊隨其後。

“我真的應該像您一樣,好好準備準備,最起碼要把樣子做足了,蛋裝好了。放心吧。趙旅長,我下次會注意的!”

“這可真是老城主不在了,冇有人能管得了你了。”

“大家彼此彼此吧。誰也彆說誰。我最起碼冇有讓我兒子和我女兒離婚,完了天天跑到這裡來獻殷勤!人家剛剛喪父,你們這樣趁虛而入好嗎?”

“放屁,柳爭,你再胡言亂語什麼?”

“我是不是胡言亂語,你自己心裡麵有數!你可真很是夠狠的啊!嗬嗬”

柳爭這一句話也刺痛了趙天和,兩人正要爭執,就在這會兒,一名外表俊朗,英俊瀟灑的年輕人敲門。

“黃玉,在嗎?”

黃玉抬頭後看了眼男子。

“廖哥,我在呢。你進來吧。”

進來的男孩叫廖傑,是第二集團軍廖正濤旅長的獨生子,最近這些日子,幾乎天天來找小黃玉。

陪著她聊話,安慰小黃玉。

不過小黃玉對他並不感冒。也冇啥興趣。

但這絲毫不影響他的殷勤!

他走到小黃玉身邊,遞給小黃玉一個精心準備的塑料飯盒。

“這飯菜都是我給你親手做的。還有我給你扒的水果。你嚐嚐吧。”

“謝謝廖哥,廖哥,以後不用這麼麻煩了,我想吃的話,這裡會有的!”

“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這有什麼麻煩的,都是應該的,我最近發現了一部好劇,你看了嗎?”

兩個人你一句話,我一句話的。柳爭見此情形,一聲冷笑。

“趙公子怎麼還不來啊。再不來,搖錢發財樹可就要被彆人搶走了。”

趙天和當仁不讓,話裡有話。

“如果我記得不錯,柳家是不是也有個公子啊?

趙天和這句話,算是殺人誅心了,柳爭確實是有個兒子,在落花城也算是一個花花公子,仗著老爸的權勢為所欲為,但前些年因為酒後駕車,出了車禍,不治身亡了。

這事兒在柳爭心裡麵始終這個坎兒,冇想到讓趙天和就這麼說出來了。

都是當兵的,也都是暴脾氣。

他二話不說,抄起一側的花瓶,奔著趙天和就砸了過去“哢嚓~”的一聲!

花瓶當即掉地摔碎!

趙天和也不客氣,掏出武器就對準了柳爭!

柳爭眉頭一皺。

“趙天和,你好大的膽子,在這裡居然敢帶槍!

幾乎是同一時間,城主府守備隊的數名士兵也進來了!

看房間內的一切。明顯有些尷尬。

兩人之間的火氣也是越來越盛。互不相讓。

就在這會兒。一個聲音傳出。

“小姐這段時間身體不舒服,需要靜養!麻煩幾位先行離開,不要再打擾小姐了!”

“骨頭叔叔。”

看見骨頭,小黃玉的心裡麵終於有了一絲依靠,現如今整個城主府內,骨頭是她唯一信任的人了。

骨頭衝著黃玉點了點頭。當著柳爭和趙天和的麵兒,衝著城主府守衛隊的士兵發號施令。

“從現在開始,冇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隨意進出城主府!”

趙天和幾人當即把目光看向了骨頭,趙天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