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種吧!”

“嗯,第一種合適!”

眾人很快達成一致。

“那我們就商量一下,儘快動手!彆給他們太多反應準備的機會!”

韓天宇緊隨其後。

“抓住黃玉以及骨頭。這兩個人對於王梟來說非常重要,日後絕對可以威脅到王梟!當然了,前提是他還活著!”

“這是個好建議!我同意!”

“我也同意!”

眾人紛紛舉手。

“那我們現在商量一下作戰時間,以及作戰計劃吧!先說好。誰區域的東西就是誰的,要是有誰敢亂來的話。必需要受到懲罰。”

“那最後落花城這座城的歸屬問題,我們應該如何解決?”“這個簡單,大家掠奪完畢之後。抽簽決定,公平公正!你們看如何?反正該搶走的也搶走了。剩下的那些也冇有太多太大的價值!冇有必要為了這點事情搞得你死我亡……”

——————夜深人靜,雲頂城,忙碌了一天的豐陶陶,折返回家中。

他的家並不是很大,裝修得卻很精緻。

現如今的豐陶陶早已褪去了往日的稚嫩。取而代之的是發自內心的成熟與穩重。

自己煮了碗麪條,加了個雞蛋。狼吞虎嚥。

新聞聯播正好開始,盯著電視螢幕,聽著主持人的介紹。他突然之間“頓”了一下。飯都顧不上吃了。起身進入隔壁房間。

房間內有一張靈桌,靈桌上供奉著豐陶陶父母的牌位。

看著照片中的豐正夫婦二人,豐陶陶的淚水浸濕了眼眶。

他抱起父母的靈牌,蜷縮在房間漆黑的角落,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擦拭。

往日的一幕幕浮現,豆大的汗珠兒,滴落在了靈牌上。

“媽,生日快樂。”豐陶陶痛哭流涕,終於控製不住,大聲叫吼。

許久之後,哭腫雙眼的豐陶陶,折返回餐桌。麻木的彷彿一台機器。

吃著吃著麵,豐陶陶突然咬牙切齒。眼神之中,滿滿的皆是仇恨!……

——————淩晨時分,一支龐大的車隊緩緩行駛,奔向繡城。徐健正在給徐有誌彙報情況。

“爸,繡城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就緒了。我們的隊伍已經動身了!一會兒估計能和我們打個照麵兒!”

“嗯,不錯。”

徐有誌滿意地點了點頭。

“記著通知他們,對於分到我們片兒區的城主府區域,一定不要有任何行動!就從城主府以外動手掠奪就行。”

“爸,這是為何啊?”

“如果你對城主府下手,那勢必避免不了與黃玉和骨頭遭遇,真的遭遇到了怎麼辦?”

“不是說要抓住他們,用來當做護身符嗎?”

“護身符?”

徐有誌“嗬嗬”一笑。

“護不護身我不知道,但一定是一張催命符!很明顯,敢動黃玉和骨頭,就等於和王梟結了死仇。王梟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徐健故作不解。

“我們都已經做了這麼多事情了,甚至於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