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這些年一直在生死之間徘徊,大風大浪曆經無數,數次死裡逃生,絕地翻盤!正是因為如此,造就了其極其謹慎多疑的性格!再加上他過人的頭腦。運籌帷幄。自己愣是一步步把創世聯盟這麼個龐然大物都給瓦解了。這無異於等同於一隻螞蟻咬殘了一隻大象!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嗎?王梟是一般人嗎?

“恰好就是這麼一主兒,居然會不知不覺之中,被人下毒!”

“其實很多時候下慢性毒比下烈性毒還要複雜困難得多!雖然慢性毒不容易被髮現。但必須要確保隨時有機會給他下毒,或者說,經常有機會給他下毒,隻有這樣才能保證慢性毒的成效!”

“烈性毒雖然容易被髮現。但是王梟不可能隨時警惕一切。稍有疏忽,烈性毒就可以直接取王梟性命的!”

“同樣,投毒者既然有本事在王梟身邊投慢性毒,那他就一定也有本事在王梟身邊投烈性毒!而且有能力保證就算被髮現了,也可以不留任何其他痕跡!

但是他卻冇有這麼做,你說這是為什麼啊?”

“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但如果我是投毒者的話。與其如此驚心動魄,持之以恒的數次投毒,把週期搞得這麼長,搞出這麼多不確定性,不如乾脆抓死機會,拚一組!成了就成了,不成了,我藏好了,雖然會讓王梟警惕起來,但是以後還有機會!”

“說句再直接點的話,你在王梟身邊投慢性毒,也未必就不會被髮現不是麼?就好比這一次,不也被髮現了嗎,雖然是一隻大螞蚱引起的,但是世間萬事,偶然之中有必然,必然之中有偶然。你說我說得對嗎?”

“縱觀全域性,有能力做到這一點的,絕對是王梟最親最近的人。但是這批人當中,不包括你我。可能會有徐繡,可能也不包括!畢竟你弟弟也是個扮豬吃虎的主兒。他演起戲來也是誰都騙,誰都利用!你心裡麵應該也有數吧?”

“這小子對女人的癡情程度遠超他人。這李曉雅也是一顆雷!”

“仔細想想,其實範圍就那麼大,你說會是誰呢?”

徐有誌話裡有話,繼續道。

“我們再來說說萬城他們遇襲的區域!”

“萬城是什麼人?他比王梟道行還要深。他豈會不知道藏匿偽裝,隱藏蹤跡嗎?他能不聲不響地來到繡城,也就有本事不聲不響地離開繡城!”

“根據我的調查以及事後詢問,我知道他們先後至少換了五撥人,十幾條線路,這十幾條線路當中,隻有一條線路是真的。這些人怎麼就這麼厲害。就穩穩地把這條線路給盯上了呢?這要是說三選一,哪怕五選一,我都認了。他這十幾選一啊,就把萬城給堵上了。那你說這股武裝力量,得有多大的本事啊!”

“負責任地說。其他區域的武裝力量我不管,就單純錦繡以及中立十一城區域。我認為隻有兩撥人能做到這一點。我們是其中之一。另外一撥。就是李陽!而且據我所知,李陽和萬城之間絕對不能算是朋友。當初萬城還差點搶了李陽的錦城。李陽這個人比起萬城,絲毫不差。關鍵時刻也是心狠手黑!對於權利的癡迷程度更不用說。所以記恨上萬城也是正常的。

現在終於有機會對付萬城了。他豈能放過?”

“我個人認為,他應該是早就暗中盯上萬城,準備報複萬城了!隻不過一直冇有機會!”

“結果他突然發現萬城離開光輝城了!在光輝城現如今這種情況下突然離開。一定是碰見急事兒了!

什麼事兒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