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壁實驗室內。湯天俊聽著任爽這番話,看著實驗艙內王梟的各種生命體征數據。他深呼吸了一口氣。

“還是他們講得更真切,更能深入人心啊!”

其實這也正常。

湯天俊隻會說一些宏觀的,天馬行空的事情。他隻是知道王梟苦,王梟難,王梟可能要堅持不住了,但是他並不清楚王梟的真實感受。

任爽他們這種過來人就不一樣了。說得很直接,很普通,很貼地氣,但恰好是王梟最需要的!不得不說,這任爽來得也太關鍵了。

聽著任爽聊天,湯天俊當即又開始吩咐調整藥劑用量。

調整完畢,他實在是扛不住了。趴在桌上就陷入了昏睡。

當天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房間。

趕忙起身,推開大門,他看了眼總操控室。

任爽依舊坐在那裡與王梟“聊天”。

說著一些最簡單的家長裡短。時不時的還會自己笑笑。

他檢查著王梟身體數據,比之前還有不少好轉,說實話,從知道要給王梟做手術開始到現在,他是頭一次,終於有了一絲絲的信心。

“我和你說,你兒子兩歲的時候,能說話了,叫爸爸,奔向你那種感覺,太美妙了!……”

湯天俊上下打量著任爽。

“冇想到,這任爽對於這王梟,還挺上心呢。”

“光明統戰覆滅之後,有無數勢力想要招攬任爽。包括現在風頭正盛的餘瀑布李公木這些人。但是都被任爽拒絕了。我當時就想到了,這種桀驁不馴的猛虎,是不可能心甘情願屈居於李公木這些角色手下的。但是冇成想。這猛虎,居然如此信任王梟。”

“不僅僅這頭猛虎如此。裡麵雙目失明那活閻王。不也一樣嗎?這王梟,還是有些本事與魅力的,能讓這麼多不食人間煙火的傢夥服氣,不容易的!”

說到這,湯天俊話鋒一轉。

“凱撒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不好說,檢查不出來任何問題。”

“把檢查單給我看看!”

拿起凱撒的檢查單,湯天俊皺起眉頭。

“立刻召集所有人,開會!……”

一個多小時之後,凱撒的“病房”內,湯天俊走了進來。

“餓了冇有。”

“冇心思吃。我這眼睛是怎麼回事?”

“可能是後遺症吧。”

“可能?可能是什麼意思?”

“就是我們也冇有查到具體的原因。可能就是後遺症,或者副作用。”

“那怎麼辦?”

“我們商討了許久,隻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做什麼?”

“再給你進行一次人體改造手術!”

“不行,我不乾!”

張祥凱乾淨果斷!

“放心吧,現在的人體改造技術和之前截然不同,不可同日而語,成功率大增!”

“過程是一樣的吧?”

“這個確實是差不多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