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常在看了眼自己城主府守備隊的隊長。

“掠奪洗劫落花城的時候。你們看見秦塔了嗎?

“秦塔?你要是不說的話,我都忘記了這個人了!”

“秦塔當初血洗城主府之後,未能逃離,被城主府的人給抓住了,之後就關在城主府了。因為秦塔的特殊身份,以及特殊情況。城主府的人並未直接斬殺秦塔給黃俊報仇。所以秦塔肯定還是活著的。”

成子“嘖”了一聲“老闆,您的意思是說,秦塔被其他有心人給偷偷帶走了?”

“是的。”

“那他們把秦塔帶走的原因是什麼呢?”

“能是什麼,自然和我們是一個想法。害怕可能會有報複,所以手上想捏張牌!”

金常在繼續道。

“偷帶走秦塔的這夥人,應該就是當初在鳥城埋伏肖宇浩的勢力之一!”

“為什麼?”

“因為如果是單純的掠奪落花城。不用太害怕王梟的報複!”

“落花城都被韓天宇霍霍成這個樣子了。你不下手,自然也會有其他人下手。都不下手,就便宜了韓天宇!所以我們搶的落花城,是從韓天宇手裡搶的。

不是從黃俊的手裡搶的!就算是到時候王梟不願意,也說不出來什麼!歸根結底如果不是咱們和韓天宇掰手腕打亂他計劃,落花城不就得讓韓天宇獨吞了嗎?

“所以這夥人一定是暗中做了什麼對不起王梟的事情所以纔會冒著如此風險給自己留後路!”

“畢竟在這麼多人的眼皮子底下,不聲不響地帶走秦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稍有不慎被暴露。那就等於徹底曝光在眾人麵前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我纔沒有選擇對秦塔下手。

冇成想,真有人敢乾啊。”

金常在“嗬嗬”地笑了一聲“而且還真的就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成子這會兒也琢磨過味兒來了。

“老闆,那你覺得趁亂掠走秦塔的人,是當初在鳥城酒店抓住肖宇浩的勢力,還是說最後半路洗劫我們的勢力?或者說,還是說有其他勢力?”

自從錦城與光輝城先後遭遇重創,群雄割據局麵形成,王梟被投毒無解之後。金常在就已經開始在暗中打王梟的主意,謀求報當初的一箭之仇!

這個事情他冇有和任何人說,包括天璽商會的這些大佬,也冇有透露分毫。

就連他自己身邊跟隨多年的心腹,也隻有成子等少數幾個人知道!

畢竟萬一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東窗事發,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金常在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隻會自己偷偷摸摸地來!

之前金常在雖然有想法,但是一直處於蒐集與觀望狀態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