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也是金常在為什麼想要把黃玉和骨頭拿在手裡麵的原因!

而且為了把這兩個人把控住,確實也是傾其所有,不擇手段。冇成想最後還落下這麼一個結果。那這件事情,其實就更加複雜了。

忙碌了這麼久,什麼好處都冇撈到不說。反而也把王梟算是得罪了。這日後若是被王梟知道了還不定會怎麼找他的麻煩。

這也是他現在非常鬱悶的原因所在。

也是他為什麼要不惜代價和西域三城搞好關係,捆綁利益的原因所在!

麵對成子的問題,金常在並未直接回答。

“其實我現在最好奇的不是這件事情。”

“那是什麼事情?”

“是到底有多少股勢力,參與進來了這件事情!

成子聽到這,笑了起來。

“不知道有多少股勢力參與進來,但凡是參與進來的,大家的想法應該都一樣,那就是絕對保密!這王梟屬實也有些本事啊啊。能讓這麼多人忌憚!”

“這是什麼好事兒嗎?”

金常在聲音不大。

“現在這麼看來,拋開韓天宇,萬城,李陽這些人不算,其餘所有勢力,不僅僅是我們一家不想讓王梟站起來!大家應該都不願意看到這一幕!”

“這不是正常的嗎?他什麼都冇有的時候,都有這麼大的能力,這要是真的給了他平台,日後我們還能有好嗎?搞不好就得成了第二個韓天喜,所有人都得成為他的墊腳石,要麼就得服從,要麼就得滅亡!

“這是一個足以打破平衡的人物,所以他的存在,在很多時候也是一件麻煩事兒!”

聽著成子這麼一說。金常在抬起頭。

“那你說,到底是誰在給王梟暗中投毒呢?這件事情可是太有意思了啊。”

“其實有些時候,我覺得大家可以坐下來談談。

現在既然這麼多人都不想讓王梟站起來。大家都把自己內心的想法表現出來了。不如大家聯起手來,先把王梟的勢力全部剷除。一勞永逸!”

“就現在這光輝城,落花城,以及錦繡兩城,幾乎等同於完全形同虛設了。不用太過在意!”

“那雲頂城和創世城呢?你怎麼對付張超他們兩個?”

金常在搖了搖頭。

“首先,你要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很難有人敢真正站出來牽頭剷除王梟勢力。你敢站,就等於最近這一段時間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是你做的。那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光輝錦城兩個城傾其所有報複你和你魚死網破,不管彆人,你難受不?而且我們不能讓光輝城和錦城被剷除,至少不能在現如今的情況下,被剷除。這樣不符合我們的利益!”

“為什麼?”

“為什麼?原因很簡單,我們天璽商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