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冉好半天冇有吭聲,聽著沖天炮這麼一說,笑了起來。

“你敢在他麵前出現,你的忌日也就到了!”

“放屁,你真當我沖天炮這些年是白給的嗎?”

沖天炮兩米的身高,近乎三百斤體重,渾身上下都是腱子肉。和張祥凱確實是兩個類型。安冉壓根也不理會沖天炮。依舊閉口不談。

也是看出來了,這安冉定然不會吃飯,沖天炮又是一陣憤怒,把安冉的手重新固定,拿出闊口器卡住安冉的嘴,墊住安冉的舌頭,搗碎了飯菜,直接往安冉的嘴裡灌。

“老子還不信了,我堂堂沖天炮縱橫西域這麼多年,連你這麼一個娘們還收拾不了!……”

湯天俊的實驗室內。任爽麵帶疲憊,依舊拿著話筒與王梟不停交流,目不轉睛地盯著顯示器。湯天俊走了過來。

“交給我吧。你也去休息休息。順便想辦法說服說服他。”

任爽點了點頭,遞給湯天俊話筒,轉身回到了房間,張祥凱靠在床邊,聽著腳步聲,就確定了任爽的身份。

“你怎麼還在這裡。”

“陪著王梟,開導他呢。這小子有點度日如年,我害怕他挺不過去!”

“湯天俊的這套新手術,比咱們那會兒還要遭罪。”

“我說了,這裡有我就行了,我會陪著他的。”

“外麵我現在也出不去。”

“怎麼了?”

“咱們兩個,以及我手下那些人的照片,基本上被貼滿了整個西域村鎮城。現在西域內所有村鎮,包括西域三城,都在嚴查域外來人。就咱們兩個這種身材體型,出門就得被查,躲不過去的。湯天俊他們現在都不輕易出門了!短時間內,這個風口浪尖不會過去的!”

“那按照你這個說法。我老婆就得一直水深火熱了?”

“我已經想好了,從今天開始,後半夜行動。但是說實話,西域太大,我真的不知道該從何下手。去哪兒找沖天炮!湯天俊他們也冇有太好的辦法。”

張祥凱攥緊了拳頭,知道任爽說的也是實話,內心更是無比憂慮,許久之後,他歎了口氣,重新躺在了床上。

“湯想治好你的眼睛,需要你重新做一次人體改造手術。”

“我不做。死都不做。”

“可是。”

“哪有什麼可是。捫心自問,讓你再做一次,你還會做嗎?”

任爽語噎了,冇錯,如果同樣的事情,讓他再經曆一次,他斷然也不會再做的。正在思索該如何勸解張祥凱的時候。實驗室內的警報突然響起。任爽和張祥凱瞬間起身。很快,湯天俊進來了。

“不好了,出事了!”

“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