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爽擦了擦自己臉上的血跡,走到這幾人身邊,一刀一個。

來到正房門口,輕輕擰動門把手。發現門被鎖死了。

看著兩側的玻璃,也都鎖死了。

折返回原地,從眾人身上搜尋半天,拿起幾把鑰匙挨個嘗試開門,皆無濟於事。

很明顯,這道防盜門另有主人。任爽當即就想到了沖天炮。

掏出手槍,順勢撿起一個可樂瓶“砰,砰~”的就是兩聲槍響。大門打開。

一個巨大的鐵籠子率先映入眼簾。

籠內被固定,赤身**的女人,極其紮眼。任爽內心一驚“安冉!”

或許是聽見熟悉的聲音,安冉終於睜開了眼睛,看見任爽這一刻,她也激動了許多。

任爽臉色陰沉,轉身殺入房間,房間內,早已空無一人,窗戶也是開著的。

衝到窗邊,一眼就看見了沖天炮的身影,任爽二話不說,持槍對準沖天“砰,砰~”的就是兩聲槍響,沖天炮應聲倒地。

顧及不了其他,折返回籠內,正在他想要救人的時候,卻犯了難。

這鐵籠是特殊材質打造,包括這鎖鏈,以及鐵鎖,也與平常的鎖不同。根本無法輕易打開。任爽持槍對準鎖芯區域“嘣,嘣嘣~”接連數槍,冇有任何反應。安冉從邊上也有些焦急。任爽趕忙伸出手,扯下安冉嘴上是束縛。

“這鐵籠鎖頭有三道機關。少一道都很難打開。

他身上有鑰匙!”

任爽瞬間衝入房間,順著窗戶一躍而出,落地之後傻眼了。

因為剛剛倒下的沖天炮已經不知去向。迅速來到沖天炮剛剛倒下的區域。

這裡剛好是一個十字路口。城中村內道路也是四通八達。根本冇有辦法追趕。

簡單思索片刻,任爽折返回客廳,對準鎖頭一頓掃射,之後拿起各種物體,對準這鐵籠一頓亂砸。但依舊冇有辦法打開鐵籠大門!

安冉這個狀態,肯定是不能使用炸藥的,短時間內,也找不到其他的破門工具。

他也不可能帶著這麼大一個鐵籠撤離。正不知該如何是好之際。

四麵八方到處都是警笛的聲響,安冉搖了搖頭“快點跑,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那你怎麼辦?”話音剛落,安冉突然大聲叫吼“小心!”

任爽瞬間低頭“砰,砰~”的兩聲槍響傳出,任爽轉身對準外圍“嘣,嘣~”直接射殺二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咣,咣,咣~”的三聲劇烈的撞擊聲響。

三輛警車直接衝入院中。

任爽看著這情況,二話不說。縱身衝出大門,對準正前方的車輛駕駛員就是一槍,跳上車頂,對準其他兩輛車子“嘣,嘣~”接連又是兩槍。顧不上更換子彈,跳下車子,掏出匕首,撲向剩下一輛警車。

迅速解決掉三輛警車上的所有警巡,來不及喘口氣,周邊又有數輛警車衝出。任爽麻利地更換彈夾,對準正前方“嘣,嘣,嘣,嘣~”接連幾槍,其中一輛警車直接翻倒到了路邊,另外一輛則撞到了側麵同事的車輛,兩輛警車先後停下。正好其中一輛警車的油門區域漏在了昏黃的路燈下。任爽槍法極準“嘣,嘣,嘣,嘣~”接連四槍“boo~boom~”的也先後發生了爆炸。

解決完這些警車,任爽重新衝入房間,他再次嘗試著暴力破壞鎖頭,根本冇有用,院內也冇有金屬切割機等物體。情急之下,任爽乾脆直接衝到了鐵籠後方麵,用力猛推鐵籠。這鐵籠自重就接近一噸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