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兩家實力之前本來不分上下。

但是逆天因為遭受到了劉天虎的打擊。所以現在與東林會,已經有了不小差距。

他也是乾著急。

但是身為智囊的白生瑞,這麼長時間心思又都在兒子身上。壓根不上心東林會的事情!他也是冇轍了。故意過來找個理由,點點白生瑞!

白生瑞也明白劉昊什麼意思。

“放心吧。我們隻要不出去,東林會拿我們冇辦法的。就我們現在這防禦體係。劉天虎來了也未必好使!”

“問題是我們不可能在這裡生活一輩子,我們也得去割麥子啊!”

割麥子是霸客黑話,意思就是打家劫舍的意思。

白生瑞皺起眉頭“那也總不能讓我絕了後吧?我也不是不努力,是我一想到我兒子的事情,真的就很影響我的思路!誰也不是鐵打的。也都有承受力的啊!”

場麵瞬間有些尷尬!頊琦抱著一桶酒過來了。

滿身酒氣。“大哥,二哥,來喝!”

頊琦是逆天的七當家。公認的逆天第一勇士。

是整個逆天最強悍的戰鬥力!

人送綽號,小坦克!性格直爽,重情重義!

曾經一人獨闖小鎮保安隊,冒著丟掉性命的風險,救回來了劉昊!

還曾經親手斬殺了東林會的二當家!

唯一的毛病,就是嗜酒!

他的酒量出奇的好!劉昊和白生瑞他們這些年,就從來冇有見頊琦醉過!

平常三五個人疊在一起,酒量都不夠頊琦看的!

盯著頊琦的酒桶,劉昊和白生瑞都有些發愁,真是怕啥來啥。

“那個什麼,找老三老四他們喝去,他們能喝!

“和老四冇得喝,和其他人都喝完了,就剩下你倆了!”

頊琦“哈哈”地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酒桶。

“彆慫啊,我們西域人,不能慫!”

劉昊和白生瑞一聽,當即都不樂意了。這就要和頊琦比畫比畫!

就在這會兒,一名下屬衝了過來。

“二當家,二當家,那個胖子醒了!”

聽見這句話,白生瑞二話不說,起身就走,劉昊緊隨其後。

抱著酒桶的頊琦摸了摸腦袋,冇有明白什麼意思,也跟了上去。

在一幢普通的木屋內。

王梟已經睜開了眼睛。看著周邊的一切,回想著之前的所有,他開始嘗試活動肢體。

從手指開始適應。到手腕。

畢竟在實驗艙躺了三個多月。重新掌控自己的身體,也是需要時間的。

現在的王梟,和之前的王梟,絕對是判若兩人。

之前的王梟人高馬大,體型健壯。極其有男性魅力。

走到哪兒,一看就很有氣場。

現在的王梟。整個人肉肉萱萱的,有種大號豐笑笑的既視感!

渾身上下的贅肉已經取代了之前的腱子肉。臉上的針孔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但是這張臉的變化也極大。鼻梁骨寬了許多。耳朵大得嚇人。是絕絕對對的肥頭大耳。該說不說。就算是現在把趙涵夕放在王梟麵前,也認不出來王梟。

不僅僅外貌長相變了許多。就連說話的聲音。也與之前截然不同。

王梟能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也在逐漸嘗試著熟悉這個陌生的身體!

但是他還冇有看見鏡子,也就冇有辦法看清楚自己現在的樣子。

一陣雜亂的聲響傳出。

白生瑞,劉昊等人進入房間。

對於王梟,白生瑞冇有任何好感。冷笑一聲。

“醒了?”

王梟雖然外貌長相變了這麼多。但是思想閱曆還在。聰明的智慧還在。

聽著白生瑞這話,就能感覺到白生瑞對於他充滿敵意。

對於白生瑞為什麼充滿敵意。他心裡麵也有數。<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