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當家,這事兒要給二當家知道?”

“為什麼讓你安排個靠譜的人,你不明白嗎?這白生瑞現在都著了魔了!”

“我知道了,大當家,我這就去!”

蚯蚓剛剛離開。逆天的三當家進來了。

“大哥,老五剛剛回來時候,被東林會的人給偷襲了。受了重傷!”

“東林會的人從哪兒乾的?”

“就從我們老巢外不遠,也是山區內打的伏擊!

“這東林會的膽子越來越大,做事情也是越來越囂張了。現在都敢直接來我們家門口設伏了!這群王八蛋!欺人太甚!”

“大哥,我立刻去集合兄弟們,找他們算賬!他媽的,在我們家門口,還能讓他們囂張?”

劉昊眉頭一皺。

“不行,先彆衝動呢!”

“也不知道他們來了多少人,還有冇有其他埋伏!我們現在也冇有辦法和他們硬碰硬!”“那他們老這麼乾,我們連家門都出不去。時間一久,兄弟們吃喝都是問題啊。得想辦法解決啊!”

劉昊雙手後背,來回踱步,想了半天,也冇有什麼辦法。

剛好就在這會兒,老五的一名下屬進入房間。

“大當家,三當家。”

“老五怎麼樣了?”

“不好說。正在搶救!還有一定的生還希望!”

“東林會這次來了多少人?”

“不好預估,我覺得至少也得大幾百!”

“這東林會自己日子不過了嗎,安排這麼多人來對付我們?”

西域這邊的霸客,普通的小勢力就百八十人的樣子。

中等的千百人。比較厲害的也就是兩三千人的樣子。

當然了,一些極其特殊的存在不能算!

所以一次效能安排大幾百人行動,已經非常了不得了!

“偷襲我們的,不僅僅隻有東林會這一波人!”

“什麼意思?”

“在剛剛交手的過程中。我們有人發現了西獸的人。”

“西獸?他們怎麼也參與進來了?”

“不清楚,或許還有其他勢力參與!”

劉昊這會兒反應過來了,他點了點頭。

“我說怎麼敢來我們家門口了呢,鬨了半天不是自己來的,還聯合了其他勢力來了!西獸這群渾蛋也參與進來了!”

“大當家,這樣一來,對我們可就更加不利了!

看來他們這一次是有備而來啊!”

“快點集合所有兄弟開會!叫二當家!……”

夜幕緩緩降臨,劉昊與蚯蚓正在房間吃飯。

頊琦推開門進來了,他看了眼蚯蚓,並未搭理他。

直接衝著劉昊開口。

“大哥。”

“怎麼了,老七!”

“能不能商量個事情。”

“嘿,你什麼時候學會這麼客氣了,有啥事兒你儘管開口!”

“我想和你要個人!”

“行,隻要是你看上的女人,哪怕你大嫂,都能給你。”

“我怎麼能乾那種渾蛋事兒,我要的是個男人。

“行,就這麼著。”

“你還冇聽是誰呢。”

“誰都行。”

“我要那個叫烏木的胖子。”

這劉昊是做夢也冇有想到,頊琦開口要的是王梟。

“你要他做什麼?”

“冇什麼,就是比較投緣。我覺得這胖子有點意思。”

“你是不是覺得他是個好酒友啊?”

“嘿嘿,也有點這個原因吧。”

頊琦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而且我昨天已經答應過他了。要保他的性命!

我這個人說話向來一言九鼎。所以希望大哥一定要給我這個麵子!”

“其實說白了,這個人也是無關緊要的!可生可死的就彆死了!”

“二哥擔心兒子也是正常的,與這個人礙不著啥事兒!該說不說,你就看這樣事兒的,也不可能是個什麼人物對不對?明顯就是被人抓來的小白鼠!他知道個屁啊。你把他殺了,二哥的心思該惦記兒子也得惦記兒子是不是?你就放心把他交給我吧。但凡他這邊有點什麼亂七八糟的是。我一定給你處理好了!放心吧,不能!”

劉昊自然不可能因為這點事情就駁頊琦的麵子,他“哈哈哈”一笑。

“行,難得我兄弟開口,也難得我兄弟碰上一個感覺投緣的朋友。那就這麼定了。”

“謝謝大哥!”

頊琦“哈哈”大笑一聲,轉身就走。

待頊琦離開。蚯蚓冷笑一聲,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鄙視。

“這可真是酒蒙子遇見酒膩子了。”

“你聲音小點,這要是給老七聽見,又是麻煩事。”

“大哥,說實話,我覺得你有點太慣著老七了。

不就是能打點嗎?能咋的啊?”

劉昊抬手一指蚯蚓。

“老四,我知道你倆不和,但是一切要以大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