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2章 不翼而飛

-

小黑,大河,二棒槌三個人手持武器湧入房間。

王梟語調陰狠。

“就是你發的懸賞,想要我們幾個的命,是吧?現在我們給你送命來了,你有本事拿嗎?”

金鉤做夢也冇想到,這幾個小子還敢找上門,居然還能不聲不響地衝進辦公室。

這也是老亡命徒。他冷笑一聲。

“小兔崽子,就是老子我發的懸賞。就是老子要取你們幾個狗命!”

金鉤突然之間抬手一脫槍管,另一隻手從桌下掏出手槍就要搏命。

關鍵時刻,王梟從不手軟。

“嘣!”的一聲槍響,鮮血飛濺。

辦公室剩餘的骨乾皆開始搏命。

小黑大河,徑直扣動扳機。

ps://vpka

shu

二棒槌揮舞著狼牙棒“咣,咣!”得往上招呼。

一陣槍響叫吼。

辦公室內滿地屍體,鮮血四處迸濺。

“走!”

幾個人迅速撤離。

樓內早已空無一人!

貨車飛速行駛。

王梟坐在後車廂,槍口對準了大廳內燃燒著火焰的煤氣罐。

“嘣,嘣!”

連續幾槍。

“BOOM~BOOM~轟~~”

猛烈的爆炸聲音傳出……

——————

福源超市。

兄弟幾人坐在房間。

經過剛剛那一番折騰,小黑徹底完全透支。

靠在床邊,叼著煙,連點菸的力氣都冇有了。

大河順勢給他點著。

“梟哥,接下來怎麼辦。”

王梟滿身戾氣。

“麻子,鋼叉。再把這兩個收拾了。發懸賞的人就都不在了。至於其他,誰敢冒頭!就乾掉誰!魏誌坤那邊,我們隻能聽天由命!總之,絕不束手就擒!”

“你們先休息,調整狀態,我去星海茶樓盯梢。一旦發現他們兩個的蹤影,及時通知你們……”

王梟帶好帽子口罩,駕駛著小貨車,離開超市。

剛快到十字路口。

對麵行駛而來了四輛車子,打眼一瞅車牌,王梟就慌了,皆是星海茶樓的車子。

就眼瞅著打頭的那輛車子,奔著福源超市過去了。

立刻撥通電話,大河的聲音傳出。

“梟哥!怎麼了!”

“快跑,狗九的人來了!大河,我知道這話我不該說,但是再不說,就冇機會了,謝哥幾個豁出性命幫我王梟報父母爺爺之仇。連累大家如此地步。此生無以為報。下輩子,做牛做馬,一定報答!”

“梟哥,下輩子我們也還得做兄弟!”

王梟眼圈紅了。

“快跑!”

掛斷電話,王梟冇有任何猶豫,扯下帽子口罩,踩死油門。

“嗡~”的就是一聲,車輛衝向了狗九車隊的最後一輛車子。

“咣!”

雙方車輛撞到一起。

對麵車上下來了三四個凶神惡煞的小混混。

“你怎麼開車的!”

王梟故意搖開車窗,看著都是熟悉的麵孔。

“王梟!”

一個小混混當眾叫吼!

王梟故作驚慌失措,加速前衝。

四輛車子當即調轉方向,窮追不捨。

王梟駕駛的畢竟是小貨車,油門踩到底,真正的速度也有限。

根本無法甩開追趕車輛。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

眼瞅著就要被截停,王梟猛打方向,躥進側麵一條人煙稀少的衚衕。

順著衚衕急速衝行,想要衝到對麵的馬路。

突然之間,一位騎著電車帶著小孩的中年婦女從半路穿過。

王梟根本來不及反應,他踩死刹車,猛打方向。

“茲啦~”的刹車聲響,貨車“咣!”前頭衝向牆體,連帶著車身接連幾下猛烈撞擊,整輛貨車翻倒在地,發動機冒起白煙。

王梟頓時之間天旋地轉,眼前一片血紅。

他極其吃力地從車內爬出。

剛露頭。

鋼叉揮舞著一把鐵棍,直接掄到王梟腦袋。

“嗡~”

緊隨其後又是兩下。

王梟徹底蒙圈,被人從車內暴力拖出。

周邊人群朝著王梟就開始招呼。

王梟滿臉滿身鮮血,徹底喪失了抵抗力。

鋼叉點著煙,拿起電話。

“麻子,我抓到王梟這小子了!安排幾個生麵孔去找金鉤領錢!”

“金鉤已經被那幾個小崽子乾掉了,鯊魚那邊亂成一鍋粥,啥都領不到了。這幾個小子太凶!彆留活口!否則下一次就是你我了!”

鋼叉眯著眼。順手從身後抄起單管獵。

“大哥,這動靜太大。不值當。”

鋼叉思索片刻,掏出匕首。

就在他要彎腰了結王梟的這一刻,身後“嗡~”的油門聲傳出,一輛前頭已經撞得不成樣子的豪華SUV,掛著S檔就衝進了衚衕當中。

衚衕內幾個馬仔掏出手槍對準SUV扣動扳機。

大河不管不顧,車速極快!

所有馬仔都開始拚命後撤奔逃!

幾個最外麵的馬仔直接被SUV頂飛。

“咣~~”的一聲劇烈的撞擊聲音!

鋼叉他們的轎車直接被撞翻到了另外一輛車上。

大河車內的所有氣囊全部彈開。大河滿臉鮮血。

“二棒槌!”

一聲叫喊。

大河和二棒槌兩個人跳下車子,手持武器,射擊衝鋒。

“梟哥!!”

對麵鋼叉一行人邊退邊還擊!

大河和二棒槌兩個人不管不顧。

哥倆小臂以及腰腹先後中彈,眼都冇眨一下,生突到王梟身邊。

大河“啊!”的叫吼,雙眼血紅,背起王梟掉頭就跑。

二棒槌守在身後,撿起大河的手槍,掩護射擊。

子彈再次射穿他的前胸。

兄弟二人在槍林彈雨之中,扛著王梟撤回到車內。

鋼叉著急了。

“彆讓他們跑了!給我追!!!”

小黑已經做到了駕駛位置,臉色蒼白,叼著煙。

目光堅定。

“要麼拉著手趟過去,要麼拉著手離開這世界。”

車輛“嗡~”的急速後撤。

正後方,一輛轎車衝出。

“咣~”

劇烈的撞擊聲音,把SUV直接掀翻。

王梟他們全部被窩在車中。

鋼叉一行人包圍了SUV。他目露凶光。充滿鄙視。

“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還能讓你們翻了天!”

他率先拎起單管獵槍,周邊所有馬仔也舉起槍口,就在他們要對SUV車內進行掃射的這一刻,在他們身後區域。

一道黑影突然躥出,寒光乍現。

鋼叉脖頸處肉眼可見的一道豁口。

這道身影半身**,綠色瞳孔分外紮眼。

身後的弑天戰血狼,在鮮血的完全覆蓋之下,氣貫長虹!

秦塔紮進人群中,碾壓般血腥屠戮。

十幾個馬仔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皆是一刀致命。

周邊滿地屍體。

秦塔受了不輕的傷,臉色蒼白。

掃了眼車內幾人,故意在原地停留了幾秒。

算準時間,掏出一枚C4炸藥放在車頂。

瞬間消失在衚衕。

先後不過五秒鐘的時間,一個身影緊隨其後,出現在了車邊。

C4炸藥的倒計時隻剩三秒,他直接扔掉炸藥!

半空中“BOOM~”的一聲劇烈爆炸。

男子摸著耳機。

“衚衕內有傷員,救人!”

他嘴角微微上揚。

“綠眼怪,這一次,我看你往哪兒跑!”

他身形敏捷,步伐矯健,幾步躥出衚衕,緊追秦塔……

——————

王梟做夢了,夢裡再次見到了自己的父親。兒時的一切,曆曆在目。

淚水浸濕眼眶。

睜開眼,白茫茫一片。

滿滿的消毒水味道。

“梟哥!”

麪包蟹鬆了口氣。

王梟十分虛弱。

“小黑他們呢?”

“放心吧,包括小河在內,都死不了。好好養傷,我給你們都安排好了,不用考慮費用!”

麪包蟹胸有成竹。

“我在這裡算是至尊VIP,可以打折賒賬透支。按季度結款!”

“警巡那邊的筆錄我也幫你們做好了,鋼叉屬於慣犯,你們是受害者。”

王梟一臉驚訝,這人都在昏迷中,也能做筆錄?

麪包蟹理所應當。

“警安局那邊,我也算是巔峰王中王。放心吧,一切都能搞得定!不過有件事情挺尷尬。”

豐笑笑摸著自己的腦袋。

“你媽媽的屍體不翼而飛。”

王梟差點滾到床下去。

【作者有話說】

六扇門ar打賞加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