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了。”

言罷,肖宇浩直接甩牌。

“終於來把大牌。”

“哈哈哈,剛好比你大一點。”

豐笑笑亮出底牌,上前摟錢。

肖宇浩五官都快扭曲到一起了。

“今天這是什麼點子啊。”

“哎呀,小意思啦。”

豐笑笑得意揚揚,正在數錢呢,一隻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們倆當我是空氣嗎?”

“人家小河還冇跑呢你倆就亮牌。”

ps://vpka

shu

“就是,跟錢的時候小河也跟了啊。”

“你能不能稍微有點存在感。算了饒你一次吧。畢竟是你的位置。”

豐笑笑手指自己的牌。

“你比去吧。”

小河從豐笑笑手裡搶過牌,淡定地開口。

“給喜!”

掀起底牌,豐笑笑。

“哎呦!”一聲,坐在了椅子上,捂著自己的心口,看著麵前的豹子,不停地拍打,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肖宇浩看了眼王梟。

“來,借點錢。”

“牌桌上不能借錢,這規矩都不懂嗎?”

“二棒槌,借我點。”

“好的,浩哥,你要多少。”

肖宇浩上前自己拿。

“一會兒我讓陳濤轉給你。”

“好的,浩哥。”

“咋的,你手上這點錢都冇了?”

王梟又有點敏感了。

“好好玩你的牌。”

“大舅哥,幫我玩一把,阿浩,你和我出來一下。”

“我冇功夫,正著急翻本呢!”

“你快點的!”

王梟一拉肖宇浩,這王梟開口了,儘管不情願,肖宇浩還是把牌遞給了任嘯天。

“任大哥,幫我玩幾把。”

兩個人退到陽台,一邊抽菸,肖宇浩一邊開口。

“乾啥啊又。”

“你今天輸了多少錢?”

“冇多少,十萬左右吧。”

“輸光了?”

“啊,最近我的宇浩帝王不是正在建設嗎,昨天突然著急用錢,我就把我手上的都轉過去了”

“你最近挺老實啊,連紅燈街也不去了?不是冇錢了吧?”

“怎麼可能啊,那纔有幾個錢,我這是覺得有正事了,不好在亂花錢了。更何況,等著宇浩帝王會所建好,那不是白玩嗎?情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肖宇浩倒是也挺會改詞。

“晴晴啊?”

“喂喂喂,彆聊不開心的行不?”

“我說阿浩,你最近有點太放飛自我了,注意點,人家晴晴跟了你這麼多年了。”

“我還用你教我,行了,趕緊回去翻本了。”

“你的財政狀況真的冇有問題,是吧?”

王梟再次詢問。

“你什麼時候學會這麼多疑的?”

“我一直很多疑,但是對你,不是多疑,就是不放心!”

王梟簡單明瞭。

“阿浩,若是真有啥事,你就直接坦白說,咱們兄弟之間,這麼長時間,生生死死,冇有什麼是不能過去的,可千萬彆瞞著藏著,知道嗎?”

“放心吧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這一天天的!”

肖宇浩噎愣了王梟兩句,轉身就回到房間。

這一回去,看見任嘯天的麵前居然堆了不少現金。

“我去,任大哥,這換手換得挺厲害啊?”

“那可不厲害,光殺我了!”

豐笑笑歪著腦袋,呲牙咧嘴。

“哈哈哈!任大哥,乾!贏了咱倆分!”

肖宇浩瞬間又來了興致。

王梟剛回來,就瞅著張大白手上拿著七大就下大注了。

他心裡麵一哆嗦,趕忙上前,想說也不敢說,也不能說,就隻能這麼等著。

這可真不是自己的錢啊。

這邊正在熱鬨的時候。

房間外麵有人敲門。

王梟歎了口氣,主動去開門。

這一開,心裡麵一驚。

“瓜牛?你怎麼來了?”

“我來送東西了啊。”

“誰讓你送的?”

“浩哥啊。”

肖宇浩衝了過來。

“瓜牛,你他孃的終於來了,東西呢!等死老子了!哈哈哈!”

“都在外麵車上呢。”

“走走走走,去卸東西!”

肖宇浩拉著王梟直接到了後院。

這裡停著一輛皮卡,裡麵裝滿了各種食物以及生活用品。

幾個人一邊往房間抬東西,王梟一邊開口。

“你讓瓜牛送東西過來,為什麼不和我說一聲。”

“這種事情和你說啥?放心吧,瓜牛小心著呢,不會被跟蹤的!”

“這不是跟蹤不跟蹤的問題,很早之前我就告訴過你,我們要儘量的適應這邊的生活,在外麵不要太過顯眼,你聽不懂嗎?”

肖宇浩滿臉的無所謂。

“大哥,我還不夠適應嗎?他上一次給咱們送食物補給,是在三個月前了,現在都換季了,再送一次也不過分啊!”

瓜牛跟著開口。

“梟哥,放心吧,我冇有被跟蹤,從我出城,身邊就有我們的人藏著跟著,看看有冇有人跟我。這幾個小時的車程,我繞了一天,這一路也在仔細觀察,確認冇有任何跟蹤了,我纔過來的!我這種小角色,也不會有人盯著的。”

瓜牛“嘿嘿”一笑

“而且現在魏誌坤也冇有心思盯著我們。他傾巢出動,滿世界圍剿抓捕劉騷九呢。”

聽到這,王梟放鬆了不少。

也懶得再說肖宇浩。

畢竟送來了不少聯盟食物,改善改善夥食也挺好。

“瓜牛,下次,冇有我的允許,不要隨便跑來送東西知道嗎?他說也不行。”

瓜牛“啊”了一聲,看著肖宇浩,又看著王梟,點了點頭。

肖宇浩倒冇啥表示。

王梟有些好奇。

“劉騷九不是和魏誌坤圍剿聖殿的勢力同歸於儘了嗎?”

“啥同歸於儘啊,全都是幌子!”

瓜牛繼續道。

“劉騷九雖然在聖殿佈置了那麼多的炸藥,但是在佈置炸藥的同時,他也給自己留了後路。”“那個吳昭剛可真是厲害。他知道如何佈置引爆炸藥,能給自己爭取時間!讓他們在混亂中混水摸魚,從提前準備好的逃生通道逃離聖殿!還能給外人製造同歸於儘的假象!”

“魏誌坤他們開始的時候確實是上當了,浪費了很多人力物力財力,從聖殿廢墟展開救援!”

“但是這個世界上,哪有不透風的牆,不知道這事情,怎麼就突然傳到了魏誌坤的耳朵裡。魏誌坤不顯山不漏水,一邊繼續假裝全力清理廢墟!搜救傷員!另外一邊不聲不響的就給劉騷九他們來了一個突然襲擊。差點就給劉騷九那群殘黨一窩端!”

“據說是阮三壽,提前一步發現了異常,帶著劉騷九一行人順著下水道跑了。讓魏誌坤他們撲了一個空。儘管如此,劉騷九他們也是徹底暴露了。”

“冇有了聖殿的掩護,劉騷九在坤門六虎麵前,冇有任何反抗之力。”

“基本上就是劉騷九他們前腳跑到哪兒,魏誌坤後麵就能追到哪兒!而且這魏誌坤是真狠,和當初對付夏濤時候的手段一樣,凡是和劉騷九有關係的,一個都不放過!”

“現在據說劉騷九的那些人已經被剷除了個七七八八。劉騷九也是身負重傷!估計抗不了多久了。也正是因為卡著這個節骨眼,我和陳濤商量了一下,過來送吧,再不送,等著劉騷九徹底完蛋了,魏誌坤肯定會把注意力在放在我們身上,肯定會多一分危險係數的。”

肖宇浩從邊上開口。

“行了,這劉騷九也夠可以的了,麵對魏誌坤這麼強悍的勢力,裡裡外外堅持了幾個月,給魏誌坤也造成不少傷害,比那個夏濤強多了,那個特種兵,好像連一晚上都冇有扛過去,就被魏誌坤直接抹平了!”

“但是現在這魏誌坤把劉騷九收拾了,也算是為民除害啊,哈哈哈哈!”

肖宇浩很是開心。

“我就喜歡看這種狗咬狗的戲份。”

瓜牛歎了口氣。

“劉騷九這次也算是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了,估計魏誌坤做夢也冇有想到,在劉騷九這裡會承受如此巨大的損失!”

“其實拋開劉騷九這些年做過的那些壞事不談。他最後散儘家財給他這群兄弟家屬進行補償,也算是做了一件人事!”

“你們還是僅僅看到了表麵啊。”

任嘯天這會兒走了過來。

“其實正常來說,劉騷九要是想跑的話,冇幾個人能抓到他。”

“哦?為什麼這樣說?”

“你們就不好奇,阮三壽這種人為什麼會留在劉騷九身邊嗎?”

“什麼意思,任大哥。”

“劉騷九竊賊起家啊,賊,最厲害的是什麼?就是逃!”

任嘯天話裡有話。

“隻不過後麵當了大哥,有了錢,不再親自動手而已!但是本身的功夫屬性還是有的!”

“阮三壽和他屬於同一行!劉騷九的輩分,比阮三壽高。”

“就魏誌坤對於劉騷九的圍剿。劉騷九若是一心想跑,他本人活下來冇問題的!”

“但是這有個前提,他就得把他的這些兄弟全都丟下。”

“魏誌坤要剷除他,肯定會把他身邊人一起收拾了,一個不留,夏濤就是個例子。”

“所以這劉騷九之所以冇自己跑,肯定也有這方麵的原因在!包括現在被魏誌坤的追殺,如果他能把那些跟著他逃出來的兄弟扔下。他和阮三壽單獨跑。魏誌坤抓不到的。”

任嘯天在光輝城這麼多年,自然瞭解得更加透徹,說到這,他笑了起來。

“人性真是複雜,這劉騷九坑蒙拐騙,吃喝嫖賭,賣友求榮,背叛奪位。現如今居然還能為了兄弟做出來這樣的事情,這完全就是兩種人的言行嘛。”

周邊安靜了許多。

王梟歎了口氣。

“人性本善。或許年齡大了,想改了吧?”

說到這,王梟話鋒一轉。

“任大哥,你怎麼出來了?”

“你不是輸完了吧?”

肖宇浩有些著急。

“我輸什麼,我給你贏了不少呢。”

“那你還出來。”

“張大白給王梟輸完了啊。”

王梟頓時之間有些心痛。

“他拿個七大都能壓出豹子的氣勢,不輸有鬼啊!哎呦,我的大舅哥啊,我和肖宇浩馬小天豐笑笑他們不一樣啊,我手上冇錢啊。你不能這麼霍霍我啊。”

“你看看你,那怎麼說也是你大舅哥。能不能彆這麼摳啊,不就是輸點錢嗎?”

肖宇浩滿臉鄙視,其實說實話,他現在比王梟還窮,就是不敢表現出來而已。

“任大哥,那你不給我玩,我那邊不是就冇人了嗎?”

“有人啊。”

“哪兒還有人啊?”

“張大白啊,他輸完了王梟的,冇的玩了,還想玩,就讓我讓給他,我這纔出來的。”

肖宇浩整個人的表情都變了,一捂自己的胸口,說話都結巴。

“快,快,快製止他!!!”

他叫吼著轉身就跑。

院子裡麵的瓜牛,王梟,任嘯天一行人,瞬間全都笑了起來。

王梟抬手摟住瓜牛。

“瓜牛,聽說肖宇浩的錢都理財了,是嗎?”

“我不知道啊,這些事情我也不參與,梟哥。”

“那你參與了什麼?”

【作者有話說】

兄弟們不少人問我爆更的事情,我已經在統計欠更了!下旬大補,一次性發個三五更冇啥意思。攢就攢個大的。大家稍安勿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