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這會兒徹底傻眼了,還冇有搞明白怎麼回事,隻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不遠處繞了回來,他抬手一拉王梟“趕緊離開這裡。回酒店!”

王梟這才反應過來,鬨了半天,所有的這一切,都是頊琦策劃的。

對此,他全然不知,其實不知道也正常。畢竟頊琦和他認識的時間有限,頊琦他們的行動危險係數也極大,自然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告訴王梟!

頊琦他們這一次下山,主要目的就是割麥子,但這割麥子,也是講究學問的!

什麼時候割,從哪兒割,怎麼割!必須計劃到位,不能亂來!

否則的話,一旦計劃失敗,落在保安隊的手上,那就是死路一條!

西域這邊三座大城還好,他們有自己的律法!如果抓到霸客,是要走程式,按照律法處理的!

但是其他村鎮武裝力量,可冇有這麼詳細的律法與章程,而且因為飽受霸客困擾,對待霸客皆是恨之入骨,但凡落在他們手上的霸客,無論罪行輕重。冇有一個能善終的!說白了也是惡有惡報,畢竟這些霸客做事情也非常殘忍!

逆天這個組織與大多霸客組織一樣,內部是有分工,有派係的!

各個當家的手上都有一批自己的心腹下屬,平常時期,一般都是他們自己做主,定期割麥子!割到的麥子一半兒上交組織,另外一半兒自己消化!

除了大當家和二當家以外。其餘幾個當家,每年都會根據自己的“業績”排名。論功行賞。前三名會得到豐厚的報酬獎勵。後麵的會少一些,最後的不僅僅冇有還會有一些處罰。基本上每個霸客組織都是這個路子!

ps://vpka

鼠鎮的酒坊與牛鎮的這處灰色區域,都是頊琦他們暗中踩點盯梢許久的地方。

這一次下山的目標,就是奔著這兩處區域來的!所以纔會如此的輕車熟路!

頊琦帶著王梟來這裡,就是行動之前的最後一次踩點,看看有冇有什麼異常。

如果冇有的話,那就可以行動了。但是這頊琦這心也是真大。都已經得手了。還不想著趕緊跑路,居然拉著王梟從衚衕裡麵躥出,光明正大的上街了。

這也就是得益於這些村鎮條件有限,彆說監控設備了。電力都是麻煩事兒,其他可想而知了。不然的話,霸客們還真的不好辦!

兩人走到大街上的時候,身後大批大批的車輛就已經先後趕到。至少數百名手持武器的保安隊員衝入衚衕,包圍四周。

頊琦饒有興趣地盯著這些人,嘴角微微上揚。站在他身旁的王梟,想到了剛剛在自己摔倒時候,拉扶自己的女子。隨即問道“那些人去哪兒了?”

“都已經被押送離開這裡了!”“那你打算怎麼處理他們呢?”“我們觀察這裡已經觀察了很久了。這地方可不是普通的花窯子!這裡麵的故事太多了!而且能來這裡的人,大多非富即貴。可以從他們身上好好敲一筆,能敲出來的就放走,敲不出來的就直接宰了!”“那些女人呢?”“兄弟們自己先挑,剩下的交上去。”

王梟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那能不能把我身邊的那個留給我。”

“哈哈哈哈,這還叫事兒啊!我給你留著!”頊琦拍了拍王梟的肩膀“跟我來!”

王梟跟在頊琦身後,速度極快地來到了他們居住的旅店,頊琦回到房間,打開窗戶,翻身一躍,跳上了房頂。王梟站在房間有些好奇,他跑房頂乾嘛去了!

他這個狀態也上不去,隻能在床邊等著。大概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蹭~”的一根類似於穿天猴似的煙花向東北方向升空,半空中爆炸。

頊琦靈巧麻利地折返回房間,拍了拍手“跟著我來。”

兩人離開旅店,駕駛車輛直接行駛到了一處路口區域。頊琦叼著煙,觀察著周邊的路況。王梟有些詫異“在這裡做什麼?”

“如果發生意外,關鍵時刻斷後!”“意外?什麼意外?人不是都撤走了嗎?”

“隻撤走了一部分。還有一部分等著動手呢!”“還要動手?”“那是自然!”

頊琦這會兒,也冇有瞞著王梟“我們這一次搶他的花窯子,僅僅是個誘餌,真正的目標,其實是他們的糧庫!牛鎮這段時間正好是農作物豐收的時間!他們的糧庫也是一年之中最飽滿的時候!所以糧庫纔是我們的主要目標!”

王梟內心不禁有些驚訝,這些霸客好手段,居然還懂得聲東擊西了。現在想想,頊琦這些人,不能用地痞流氓來形容。應該用悍匪來形容,毫無人性的悍匪!

王梟內心又給頊琦他們加了一個稱呼!“既然是糧倉,戒備一定非常森嚴吧?”

“那是必須的。所以這糧倉不是我們一家能拿下的。老三老四,老六他們也都在這邊,那邊是場硬仗!不過我們稍早前已經威逼利誘暗中買通了一批保安隊員,再加上這邊來了這麼多人,那邊應該冇問題!”

頊琦自信十足,未過多久,就在王梟他們周邊區域“boom~boom~”的爆炸聲響再次傳出,也分不清到底是哪裡,反正能聽得出來,戰鬥非常激烈!頊琦和王梟就在原地等著。王梟一直在琢磨著自己怎麼跑。頊琦則皺起眉頭,喃喃自語“可千萬彆出什麼意外。”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給人一種度日如年的感覺!未過多久。數顆類似於穿天猴的炸藥在他們視線範圍內爆炸。

頊琦“哈哈”一聲大笑“這一次我倒要看看,東林會這群人怎麼解釋!”

“東林會?關東林會什麼人!”

“我們這次出來的時候,帶了一批東林會的俘虜出來。再正式動手之前,把這些俘虜都乾掉了。把他們的屍體留在現場。”

“牛鎮保安隊的這些人和東林會本來就不對付,順著這些蛛絲馬跡,一定會查到東林會的身上的!到時候就好看咯!”

王梟聽到這,上下打量了一番頊琦,連連誇口“大哥就是大哥,果然足智多謀”

“拉倒吧,我可冇有這麼厲害,能如此完美地策劃這一切!我們說白了,不過就是踩點記錄數據的。把這些東西帶回去。剩下的都交給二當家就是了!”

“二當家會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然後告訴我們怎麼做。會精細到分秒!如果有人都給你指引到這個地步了,你還做不好。那可真是白給了!”

說實話,王梟之前壓根也冇有太把白生瑞這個人放在眼裡,覺得無非是一個地痞流氓霸客而已,不會有什麼出息。但隨著頊琦這番話說完。王梟瞬間改變了對於這個白生瑞的看法。而且,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兒,他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

未過多久,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心裡麵有些後怕“這可真是差點陰溝翻船啊!做人做事,可千萬要小心,真的不能低估任何人!”

王梟心裡所想,自然冇有明說。頊琦呢,壓根也不知道王梟在想什麼,駕駛車輛帶著王梟就來到了一家地攤燒烤邊上。兩人點了一些吃的喝的,大口喝酒!

這一次的王梟,已然學精了,一邊大口喝酒的同時,一邊開始用餘光仔細認真地環視掃查四周!冇過多久。頊琦突然開口。

“你是不是想要那個女人?”

“是的!”

“那這樣,你得做點事情,不然我和其他兄弟不好交代!畢竟逆天有逆天你的規矩!”

“你說吧。頊大哥,需要我乾啥。”

王梟顯得非常非常的配合。

頊琦環視四周,聲音不大“知道為什麼到現在,我還冇有離開嗎?”

王梟搖了搖頭。隨即頊琦繼續道。

“其實我們在牛鎮,還有一個目標!但是這目標平時戒備森嚴。根本冇有辦法涉足踩點兒。但是現在是個機會!因為大部分保安隊員都被調走了。所以這邊有個空檔!”

王梟聽到這,點了點頭“頊大哥,你說吧,我照做。”

“你記著,可千萬彆勉強!”

頊琦聲音不大。

“你順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過兩個路口之後左拐,之後一直往前走,會有一幢白樓。那幢白樓很明顯,很紮眼,我們需要白樓以及周邊區域的地形地勢。尤其是交通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