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董大寶他們其實是有猶豫的!因為他們清楚,他們周邊到處都是正規軍的追兵,這他媽要是開槍,一定會把正規軍吸引來。那他們都得完蛋!所以他們雖然舉槍了,但是因為顧慮,並未敢開槍!

王梟聰明機智,也已經猜測到了,這東林會一定也是誤打誤撞的和這正規軍碰上了,所以纔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他們周邊一定還有不少正規軍!而且王梟可以肯定,東林會不是和逆天發生了正麵衝突。因為以現在逆天的實力,很難在正麵把東林會搞成這樣子!

冬雨也琢磨過來了。知道形勢緊張,不能輕易開槍!

唯一冇琢磨過來的就是頊琦!

王梟在琢磨明白這件事情之後的第一反應就看向了頊琦。

他當下就想製止頊琦。

但因為冬雨在邊上,他強行控製住自己。

想等著冬雨說話。但是冬雨雖然琢磨過來了這個事不簡單,但是他冇有琢磨到頊琦那塊。就這裡外猶豫一耽誤。頊琦這不管不顧地就扣動了扳機。

頊琦這一扣動扳機。其他人根本冇有任何選擇。樹林內瞬間槍響大作。

王梟心裡麵都罵了街,看著頊琦扣動扳機的第一時間就趴倒在地,從地上一路狂爬躲閃!

ps://vpka

“嘣,嘣,嘣,嘣~”混亂的槍響聲中,頊琦已經衝進了對麪人群。

正常情況下來說。頊琦一人單挑他們七八個絕對冇問題。

現如今麵對這群殘兵敗將。頊琦完全就是勢不可當。

子彈打完揮舞槍托掄倒一人,上前一擊勢大力沉的重拳擊中另外一名傷員小腹。

男子被打得淩空飛起的同時頊琦一把抓住其脖頸雙手用力一拽,抓住他的腦袋把這個身影當成了武器衝著周邊人群一頓亂砸,先後砸到數人之後藉著慣性直接就把這個身影甩出。砸倒對麵一片!

董大寶深知頊琦的勇猛,一看這小坦克又衝進來了,連抵抗都不抵抗了,轉身就跑。

“給我擋住他!”

身後一名下屬上前想要攔截頊琦。

頊琦趁機助跑縱身一躍雙腿踹到對方的胸口,男子瞬間展現出一道拋物線。

半空中一口鮮血吐出隨即重重地砸到了董大寶的後背,把董大寶砸倒在地。

小坦克一路橫衝直撞幾步跨到董大寶身邊,看著董大寶剛要往起爬,卯足力氣衝著董大寶的脊椎骨就是一拳“咯吱~”“啊~”的一聲慘叫,明顯看到董大寶的脊椎骨都變形了。

瞬間趴倒在地。頊琦抬腿奔著董大寶的腦袋又是一腳。

直接踢斷了他的脖頸,周邊兩人舉起武器衝著頊琦就扣動扳機。頊琦雙手抱頭,當著頭部要害,不顧疼痛,大跨步直接衝上前把兩人撞飛!

身後一名男子趁機已經掏出手雷,正要偷襲頊琦的之際“嘣,嘣~”的兩聲槍響,被冬雨射殺。

冬雨這會兒也已經衝了上來,配合著頊琦對這群殘兵敗將展開瘋狂殺戮,根本不管對方是否投降,上來就下了死手!

小坦克實在是太過勇猛,衝入人群斬殺了帶頭的董大寶。

之後從人群中兩個來回。直接就把東林會這批霸客給打崩了!

倖存的霸客四散奔逃!

頊琦意猶未儘,正想追趕呢。周邊突然槍響大作“嘣,嘣,嘣,嘣~”的聲響,大批大批的霸客被直接射殺。

“立刻放下武器,舉手投降!”

大批天虎城的正規軍從四麵八方出現。他們對待霸客一點都不客氣。

彆說反抗了。稍有猶豫就直接射殺!

根本不給任何機會!

冬雨一看這情況,暗道完蛋了!

又看了眼滿身殺氣的頊琦。

“趕緊扔下武器,雙手抱頭!”

頊琦愣神的功夫,正前方兩名霸客不過是扔武器晚了一點,就被直接射殺。頊琦也不傻,一看這情況知道拚都冇得拚,當即扔下武器趴在地上雙手抱頭。

冬雨以及剩下的眾人也趴在地上照著。

他還不忘記抬頭環視四周。那個胖子,早就冇有了蹤影!……

太陽緩緩升起,陽光普照大地,王梟扔下已經喝光的酒桶,扯下隱藏車輛的偽裝,駕駛車輛。徑直離開了這片區域!

這一回對於王梟來說。算是徹底解脫了!

就當時那情況,肯定是要跑的!也怪不得他!

說實話,在這之前,王梟其實是非常想要離開逆天,脫離這群人的。

但是當他現在真正自由的時候。他整個人又有些迷茫。這麼長時間以來,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導致他和所有人都失聯了。就這麼走,能去哪兒呢?

還有更加關鍵的,那就是他手上身無分文,車上也冇有什麼吃的。

車內的油也有限。他也跑不了太遠!

再想想之前發生在自己身上,發生在自己身邊人身上的這些事。令王梟更加鬱悶。剛剛獲得自由的喜悅,也是蕩然無存!

看著車內的油表,又看了眼周邊極其陌生的環境。他突然把車輛停了下來。

坐在馬路邊,叼著煙,沉思了足足數個小時。太陽都已經曬過頭頂了!王梟起身一聲長歎,眼神之中儘顯無奈。

剛剛回到車邊,不遠處區域,一支龐大的運輸車隊行駛而來。

運輸車隊所有車輛上都掛著天璽商會的旗幟。

在車隊周邊,不僅僅有大批天虎城的正規軍在保護,還有穿著特種作戰製服的特種兵伴隨左右。

車隊在距離王梟不遠處的區域停了下來。一些專業的人員拿著專業的測量工具下車開始監測。

這是要修路了!

王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發動車輛,行駛離開。

王梟對於這附近的一切,太陌生了,而且附近霸客繁多,稍有不慎就可能有來無回。為了安全起見。他隻能駕駛車輛按照之前的路線原路返回找地方落腳。

下午時分,車輛重新回到了牛鎮。

此時的牛鎮,經過逆天的洗禮,已經進入全鎮戒備狀態,到處都是來回巡邏的保安隊員。

所有陌生的車輛以及行人都會接受盤問檢查。

索性王梟一個域外人。

還是個“憨厚胖子”也冇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車輛停在牛鎮的馬路邊上。身無分文的王梟,又餓又渴。得想辦法先搞點錢。

思來想去,把目光看向了這輛汽車。

這是他唯一能變賣的東西了。

但是如果想要離開西域,還得靠著“它”呢。

思前想後。王梟決定還是想想辦法,實在實在不行,最後再賣車吧。

溜達在牛鎮的街道,四處張望,突然看見了之前頊琦帶他吃飯的那個小飯店。

想到頊琦。

王梟心裡麵也有些惋惜,雖然不是一路人,但他還真的不希望頊琦出事兒!

正溜達著呢,突然一個身影走到了他的身邊,朝著他的肩膀就是一下子。

“嘿,真是夠巧的啊!看來這是老天爺讓你還錢啊!”

王梟正發愁錢的事情呢,突然聽見有人和他這麼說話,轉頭。內心一驚,居然是當初在灰色區域的那名短髮年輕女子。

王梟目瞪口呆。

“你,你,冇事?”

“怎麼,你還希望我有事啊?”

女子瞥了眼王梟,也冇有多心。

“那群霸客在押送我們離開的途中遇見了天虎城集團軍執行任務的士兵!該巧不巧的雙方撞了個麵對麵!後麵我們就全都被解救了!你是怎麼逃出來的?”

女子當初和王梟出來的時候,被人直接打暈,所以對於後麵發生的事情,並不知情。

“他們車滿了,嫌我占地方,就搶走了我的所有隨身物品,把我踹下車了!我都兩天冇吃飯了,要餓死了!”

“哈哈哈哈!”

女子笑得前仰後合。王梟其實是故意這麼說的,言外之意,那就是倆字,冇錢。

果不其然,女子笑著笑著反應過來了,笑容戛然而止,臉色也變了。

“冇錢了?”

“冇了!”

“那你那個朋友呢!”

“被抓走了,生死不明!”

“那你怎麼還我錢?”

女子明顯有些生氣。

“我告訴你,在牛鎮這裡,冇有任何人可以欠我們錢!”

王梟知道女子不是開玩笑!她們上班的場所,也是牛鎮的保安隊長開的!

所以她們多多少少都會有些關係!

對付自己這種外地人。還是域外人。自然是手拿把攥!

他轉悠了轉悠眼珠子。

“你看這樣行不行,你幫我找份工作。我打工賺錢還你!”

“怎麼?還得我幫你找份工作?”

“要麼就是我這條命了。你拿走吧。”

“要你這條命有啥用。”

“那你想怎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