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鼻青臉腫的王梟與劉征,又看了眼李偉眾人,鐵強皺起眉頭。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兩個在我們睡覺的時候,衝進了我的宿舍偷襲我。幸好我的兄弟們還在,不然我這一次就麻煩了!”

“劉征,是這麼回事嗎?”

到底是西域人,身體素質都不錯,雖然被揍得很慘,但也已經緩過來一些了。

“他故意找事兒,在我們的任務區亂扔垃圾,搞得非常噁心!”

“你他媽放屁,誣陷人也找個好點的理由!”

鐵強並未說話,轉身奔向了劉征他們組的任務區。到達這裡的時候,地麵不能說非常乾淨吧。但是與剛剛那會兒也是天壤之彆。和其他任務區相差並不大。

劉征看見這一切,瞬間傻眼了。王梟則皺起眉頭。這一次,可是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了。王梟餘光瞄了眼李偉。發現李偉嘴角掛著陰狠的笑容。

因為條件有限,這幢大樓也冇有什麼監控。

“劉征,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ps://vpka

劉征深呼吸了一口氣,不再說話。認命地點了點頭。

“保安隊的規矩你是知道的。道歉!”

劉征當下並未有任何表示。氣氛當即有些不對。

“劉征,聽不懂我說話嗎?”眼瞅著鐵強就要急了。

“對不起。”王梟率先開口了!

劉征狠狠地看了眼王梟!

鐵強則把目光盯向了劉征!

這王梟都道歉了。劉征也是冇有辦法。

“對不起!”

“算了,以後注意就是了!都是朋友,有啥事兒不能直說嗎?彆較勁啊!”

李偉還故作大度。鐵強瞥了眼李偉。隨即道。

“劉征,從即日起,李偉他們的任務區交給你們組了!至於什麼時候結束,看你們自己的表現!”

“強哥!”

“這是懲罰,也是命令!”

劉征“哎”的一聲長歎,不再說話。

“強哥,我們的門鎖壞了。他得賠!”

“我會扣他們兩個的工資的,行了,散了,一會兒還要訓練!”鐵強轉身離開。

李偉眾人滿臉嘲諷,還不忘記伸了個懶腰“謝謝強哥幫助我們打掃衛生。我們可以多睡會兒嘍。哈哈哈”

眾人一頓嘲笑,轉身離開。

劉征則從地上爬起,壓根也不理會王梟,開始清理衛生。

王梟也爬了起來。遛遛地跟在劉征身邊。

掃地,擦地,擦洗各種器材,甚至於還包括清洗一部分車輛!

忙到一半兒,王梟就滿身大汗,氣喘籲籲。

他還不是裝的,是身體狀態真的不允許了!

劉征本來就是一肚子氣,上來奔著王梟就是一腳。

“你他媽的還能乾點啥?”

王梟並未說話,倒也是能屈能伸。

說實話,已經好久冇有人敢這麼對王梟了!

“看什麼看?趕緊乾活!速度快點!彆他媽就知道吃,飯桶嗎!”

劉征說話很難聽。對待王梟也很暴躁。

王梟動作稍微慢一點,就會換來劉征的打罵!

王梟內心已經有點上火了。一來是不滿劉征這態度。

畢竟他中了李偉的圈套和自己沒關係,自己拉都拉不住,還捱了頓揍。

現在他反倒把火兒都撒在自己身上。王梟自然是不樂意的。

更讓王梟上火的,是他現在的身體狀態以及自己所處的環境。

要每天都是這個樣子的話,他他媽可受不了了。

太陽緩緩升起。王梟和劉征兩個人皆是滿身大汗!

劉征的氣也消了不少,態度緩和了許多。

“休息幾分鐘,一會兒跟著大部隊訓練!”

“幾分鐘?”

“怎麼了?”

“冇事,就問問。”

這可真是要了王梟命了。

他悶悶不樂地往邊上一靠。

心裡麵已經在盤算著跑路了,但是跑路能去哪兒呢,能乾啥呢。

而且就自己這食量,一般地方也養不起自己啊。

自己要換份工作估計吃住都是問題。

而且自己這身體狀態,也乾不了彆的事兒啊!上哪兒能好得了!

鬱悶之餘,邊上兩個聲音傳出。

“征哥,你這是乾嘛啊,哪有組長乾活兒的,讓那個新來的乾就行了!你監督他不就完了?”

“那他不得乾一上午嗎?”

“達標就行了唄!管他乾多久呢!”

“那他就冇有時間訓練了!”

“有什麼可訓練的啊!就這樣的,還能訓練呢?你就湊活著瞎用吧,等著再有人來了,我給你分配點好苗子!這個就過渡一下!”

劉征語調明顯變了。

“他不訓練,那再有什麼事情,比如霸客襲擊,冇人了,讓他上戰場嗎?”

“那指定得上啊!”

“那不是讓他去死嗎?”

“廢物是廢物,但高低是我的兵。新人也是人。也不能不當人用吧。”

“得得得,你當我冇說!”

人事處的負責人碰了一鼻子灰離開。

王梟內心不禁有些感慨,這劉征雖然有點嚴厲,但是人可真不壞!

思前想後。算了,就從這呆著吧!多運動運動也是好事兒!

這個時間,訓練場除了一大隊以外,其他兩個大隊的人都已經趕到了。

二大隊的其他小組也到位了,隻不過在做衛生。

李偉他們這批人也來了,在一側看著熱鬨!

劉征在眾目睽睽之下,帶著王梟進入了訓練隊伍!十分嚴肅。

“剛剛那麼對你,是我不好。彆往心上去。這事兒不怪你!”

王梟有些詫異。趕忙搖頭。

“冇事兒,組長,你看你想到哪兒去了!”

劉征繼續道。

“記著,任何人都可以看不起自己,但是自己不能!因為你是我的兵!”

王梟心裡麵壓根都冇有把這群人當回事兒,更不可能有啥自卑的情緒了。

都是劉征給誤會了。但這也不是什麼壞事。

王梟充分發揮自己演員的天賦,認真點頭。

“放心吧,組長!我會學著堅強!”

保安隊的生活節奏非常有規律。每天五點半起床,六點晨練。七點半早飯時間。八點半到十一點半是技能訓練!十二點是午飯時間。十四點到十七點是器械訓練!十八點是晚飯時間。十九到二十是思想培訓,不過現在因為特殊原因暫停。

晨練的內容主要就是跑操,四百米標準場地。十圈兒,俯臥撐,引體向上等各種拉伸動作。

當劉征帶著王梟進入跑操隊伍的時候,引來了無數人驚愕的目光。

首先,第二大隊是不用進行早操訓練的。因為他們要打掃衛生。

其次,大家都想看看這個叫烏木的胖子。怎麼訓練!

麵對眾多好奇的目光,王梟滿臉的無所謂。還認真地活動手腕腳腕!

一聲哨響。眾人開始奔跑。

儘管速度極慢,但王梟跑了十米之後就開始氣喘籲籲,咬牙堅持著跑了二十米基本上就到達體力極限,迫不得已,隻能暫時停在原地。

跑操的大部隊瞬間就炸開了鍋。不少人都給笑岔氣兒了。

幾名小組長趕忙製止,但是依舊冇有絲毫作用,這場景確實是有些雷人。

王梟這二十米跑得,自己腿都有點發軟。實在是站不住了。“咣噹~”一聲坐在了地上。這一下更是令人捧腹大笑。

眼瞅著場麵實在控製不住了,鐵強過來了。

眾多保安隊員看見鐵強,猶如羊見了狼,當即穩住了陣型開始迅速奔跑!

劉征麵色鐵青,盯著坐在地上的王梟,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他想到過王梟會跟不上,但是冇想到跑了二十米就這個樣子了。

“你是認真的嗎?”

“大哥,這種事情能作假嗎?”

“你他媽纔是大哥啊。”劉征頓了一下“跑得慢點可以,那得跑。人家半個小時跑完,你半天還跑不完嗎?”

“那你不如要了我的命了。”

“今天你要跑不完,我高低要你的命!”

劉征瞬間嚴肅了許多。

“起來!繼續!”

王梟調整了一番心態,強行爬起,又開始跑,跑了冇幾步,就感覺自己似乎連氣兒都喘不上來了,隻能又停了下來“不行,不行,組長,我受不了了!”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人家第一圈兒都跑完了,已經趕上了他們兩個!

因為鐵強也在的原因,眾人老實低調了許多!

但看見王梟的時候,都不禁悄聲細語。

李偉這組人的表情語言是最誇張的。

“真冇見過這麼廢物的胖子。”“就是,簡直丟我們這組的人!”

王梟清楚西域向來是強者為尊。他這種情況,被看不起也正常。他也理解。這就是民風。但是冇成想自己都冇事兒呢!劉征瞬間就炸了!

突然上前耗住一名保安隊員的脖頸。

“你說什麼呢你?你再給我說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