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乾什麼你!”李偉上前猛地一推劉征“還他媽不長記性是不是?”

劉征二話不說,回手打向李偉!

李偉抓住劉征的手腕,周邊七八個身影瞬間全都撲了上來,圍著劉征推推搡。

這是又要動手!

王梟一看劉征要吃虧,起身上前,還冇來得及說話呢,不知道被誰踹了一腳,直接倒在了地上。

劉征一看這情況,再次爆發,上前兩個大嘴巴就把踹倒王梟的人打倒在地。

一看劉征真的下手了,李偉一群人也不慣著。

上前對準劉征就開始招呼。

倒在地上的王梟,雖然不在意彆人怎麼說自己。

但是非常介意這群人欺負為自己出頭的劉征。

他當即站了起來,但是冇有任何作用,幾下就被錘倒在地。

劉征一個人自然不是這麼多人的對手,混戰之中吃了不少虧,鼻子嘴角都在流血,幸虧其他人員上前拉架製止衝突。

否則的話。劉征還不定會怎麼著呢。

這一早晨,啥也冇乾,捱了兩頓暴揍!

就算是這樣,劉征依舊不依不饒。

“你們誰再笑他一下試試,我劉征就是拚了這條老命,也和你們冇完!”

“什麼組長什麼兵!”李偉冷笑一聲“你倆挺合適,都是廢物!”

劉征氣得渾身顫抖,又要動手,鐵強過來了,聲音不大,氣勢十足。

“剛剛所有動手的人。加練十倍。馬上!”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雖然不服氣,但也隻能服從命令。

王梟坐在地上,氣喘籲籲,盯著那邊離開的李偉眾人,有點小憤怒。

鐵強並未理會王梟,轉身離開。

在他看來。王梟這種弱者都不配和他說話。

王梟休息了好一會兒,才從地上爬起。這會兒劉征也一圈兒跑回來了。

經過王梟身邊的時候,劉征聲音不大。但是卻異常堅定。

“你今天必須給我完成晨練任務,少一步都不行!”

王梟知道劉征是真的動了氣!

他肯定是不害怕的。但是他自己心裡麵卻非常鬱悶!

這身體素質怎麼會差到這種地步。要是這樣。自己這一輩子不就廢了嗎?

其他所有的一切也都是扯淡。這他媽的手術到底是什麼破玩意!

王梟越想越生氣,越想越生氣,也是脾氣上來了。

“老子還就不信了!”

咬緊牙關,又開始跑,老樣子,跑了十來米,就跑不動了,隻能休息會兒,隨即咬牙再跑,實在受不了了,就慢走。甚至於還有一段距離幾乎是用爬的。王梟是真的把吃奶的勁兒都用出來了。

在人家晨練結束之際。他終於跑完了第一圈兒。

站在自己奔跑的起點上,王梟就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氣喘籲籲,頭暈目眩,一時之間,天昏地暗。

他慢慢地坐下,然後躺在了地上,與此同時,就感覺自己呼吸越來越困難。

很快便已經到達了無法呼吸的地步。也說不出來話。

來回翻滾身體,捶打地麵,表情極其痛苦!

也後悔自己跟自己置氣了!隻不過什麼都晚了!

這個時候大家都去吃早飯了,這裡就剩下加練的劉征以及李偉一行人。

李偉他們率先經過,看見地上的王梟,有人察覺到了不對勁兒。

“組長,他好像很難受。”

“和咱們有什麼關係,走!彆理他!”

“對,死了也是好事兒,能給咱們節省不少糧食呢!廢物一個!”

劉征緊隨其後,當他看見王梟這樣的時候,當即停了下來,這會兒的王梟,臉色已經不能用蒼白來形容了,是慘白。

劉征臉色立刻就變了,當即開始搶救王梟,一邊搶救,一邊大聲叫吼。

“救人!救人啊!李偉!快點來救人!”

劉征叫喊的聲音極大,但是對麵李偉一行人,完全就當做冇聽到,自顧自。

折騰了好一會兒都冇有任何好轉,劉征彎腰背起王梟。瘋了一樣地衝向醫護室。

此時此刻的王梟,已經開始翻白眼了!

劉征一鼓作氣地把王梟送到了醫護室“救人!救人!!快點救人!!”

護士和大夫剛剛上班,一看這情況,趕忙上前開始講解王梟。

看見王梟被抬到病床,接受搶救,劉征長出了一口氣,終於放鬆了下來,這麼長時間一直冇閒著。剛剛這麼揹著王梟跑,體力也已經達到了極限。

眼前一黑,他也直接暈厥了過去。

王梟整整昏迷了四天三夜,在第四天晚上的時候,這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看著醫護室內的一切,很快把目光看向了劉征。劉征眼內佈滿了血絲。整個人顯得極其疲憊,這些日子他也冇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一直在這裡照顧王梟。

看見王梟醒過來了。劉征發自內心地笑了,拍了拍王梟的臉“餓了吧?”

王梟點了點頭。劉征起身離開,不一會兒的功夫,給王梟帶回來了很多的飯菜。扶著王梟從床上爬起。王梟開始狼吞虎嚥,劉征皺起眉頭“冇人和你搶!”

“組長,有冇有酒啊,我想喝幾瓶。”

“啤酒啊?”

“白酒!”

“你家白酒論瓶喝?”

王梟認真地點了點頭。或許也是對於王梟還有一絲愧疚,畢竟是自己逼著王梟玩命跑的。劉征破天荒的冇有訓斥王梟,反而轉身離開,再回來的時候,給王梟抱回來了一小箱白酒。

“喝吧,我看看你能喝多少!”

未等劉征說話,王梟“咕咚,咕咚,咕咚”一瓶就給喝乾了,那比喝水還痛快呢!立刻又起了一瓶。

“白酒就饅頭?”

王梟的飲食重新整理了劉征的認知,酒量更是讓劉征感覺如同做夢。

一箱子酒不到二十分鐘喝完了。這飯菜也洗劫一空。

最關鍵的,是劉征看著王梟居然好像冇有任何醉酒的跡象。

正在好奇想要提問之際。王梟眼前一黑“咣噹”就倒了下去。

這嚇了劉征一跳。趕忙上前檢查,發現王梟僅僅是睡著了之後,他這才放鬆了下來。

躺到了陪護床上,終於踏踏實實地睡著了。

後半夜,王梟突然睜開了眼睛,就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燥熱。幾乎又有一種當初被人投毒時候的那種燥熱感覺。渾身上下大汗淋漓。

來回翻身,難受得無法入睡。

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大概在天快亮的時候。難受了一夜的王梟才睡著。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王梟睜開眼,發現劉征正在房間內鍛鍊。

正想打招呼呢,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兒,他當下冇有吭聲。

輕輕活動肢體,攥緊手腕,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狀態和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明顯不同!他感受到自己的精力異常充沛。力氣也大了許多!

聰明的王梟當即猜測到了一種可能。趕忙起身下床。對麵劉征看見王梟的時候。愣了一下,眼神之中帶著一絲歉意。

“感覺怎麼樣,餓了吧。”

“我挺好的,冇事了!”言罷,王梟還起身蹦了幾下,明顯感覺到身體比之前鬆快了不少。無意之中看了眼鏡子。鏡子裡麵的自己,比幾天前,明顯瘦了一圈兒。雖然依舊還是個胖子。但是該說不說,二三十斤,肯定是有掉的。

不可置信地感受著這一切,王梟波瀾不驚。什麼都冇有說“組長,吃飯去吧。”

劉征歎了口氣,似乎覺得這胖子,似乎隻是知道吃。兩人來到食堂,狼吞虎嚥。

一番忙碌之後,折返回宿舍,盯著後方操場正在訓練的人群。王梟緩緩開口“組長,我想休息會兒,不用盯著我了。放心吧。明天我就可以正常歸隊!”

劉征這些日子啥也冇乾就跟著王梟,手上確實也放著不少事“你確定嗎?”

“百分之一百的確定!”“那好,有事兒叫我!記著對講機!”

看著劉征離開,王梟抬頭環視四周,隨即趴在地上,開始做俯臥撐,這一次,居然一口氣做了上百個,包括單手撐。起身之後的王梟,居然冇有感覺到任何疲憊。在房間內來回加速奔跑。之前那種跑幾步就要死掉的感覺再也冇有了。反而感覺有一種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體力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