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後實驗了數次,王梟心裡麵大概瞭解是怎麼回事了。看來這人體改造手術還是有用,但是與之配套的,需要不斷“自虐”讓自己突破自己,讓自己突破瓶頸。能堅持下來,能突破。那就有希望。堅持下來,不能突破。那就隻能這樣。

至於是否能堅持住,全都靠個人的意誌力。

在意誌力這方麵。王梟從來不欠缺。尤其是經過了這麼久,遭了這麼多罪,他終於看到了一絲光明希望。

而且這幾天的功夫就掉了二三十斤。如果持續堅持努力訓練下去。那告彆胖子也不是什麼事情。但是真的很難回到之前的樣貌了。仔細想想,也是好事兒。

走到床邊,看著樓下正在訓練的保安隊。各個小組都在一起。訓練在一起,互相配合。休息的時候聊天說笑。隻有劉征一個人,孤苦伶仃地站在那裡。

李偉他們依舊在無時無刻不在地針對劉征。就王梟看劉征的這會兒,李偉他們似乎又與劉征說了一些什麼。劉征明顯又憤怒了,雙方又發生了爭吵。

窗邊的王梟眉頭一皺,喃喃自語“你嗎的,真是給你們臉了!”

調整了一番心態,王梟嘴角微微上揚……

第二天正好是週末。每週末都是保安隊的休息時間,在這一天,大家可以不用訓練,自由活動。但是二大隊不行,還是需要照常做衛生的!

走廊內,王梟正在認真地擦地,李偉一行人說說笑笑,拎著許多酒水熟食經過,他們極其冇素質地在王梟剛擦完的區域“咳,tui~”地一下。

而且故意不走已經晾乾的一側,非要走王梟剛剛擦完的這一側。導致王梟這一側區域,完全白擦,全是鞋印。這要是劉征看見,指定就急眼了。

ps://m.vp.

但是王梟則不緊不慢,依舊滿臉憨笑。李偉還不忘記肆虐地拍了拍王梟的肩膀。言語更是充滿鄙視嘲諷。

“加油好好乾!要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崗位上,發光發熱!”

“是的,是的,一定,一定!”“哈哈哈!”

周邊一陣嘲諷的鬨笑。王梟也不當回事。重新擦地。他重新把整個走廊擦得乾乾淨淨。又開始逐個擦洗走廊的玻璃。不一會兒,李偉他們的宿舍內又出來了幾個人,他們似乎故意的一般,手上拿著瓜子皮兒,花生米皮兒,等等垃圾,故意丟在走廊。王梟看見之後,也冇有發火。跟在眾人屁股後麵撿。

其他經過的人,也都選擇了視而不見。在西域這種地方。弱者幾乎是不會引起任何同情的。隻會引來更多的嘲諷與鄙視。這是西域人刻在骨子裡麵的習俗!

王梟再一次的收拾完畢,來到了李偉他們的宿舍門口,順著窗戶往裡麵瞄了幾眼,覺得差不多了。輕輕敲門。大門打開。一名滿身酒氣的保安隊員盯著王梟“豬仔?你乾嘛來了?”

王梟也不生氣,指著滿地的垃圾,瓶瓶罐罐“你們需要收拾一下嗎,我順便幫你們收拾了吧!”

“哎呀,豬仔變得越來越有眼力價了,來吧來吧!”他還不忘記侮辱性地拍了拍王梟的臉。王梟進入宿舍,聽著他們聊天,認認真真地打掃衛生。在這個過程中,眾人也不忘記調侃他。他一直賠笑。也是覺得差不多了。故作隨意,並且聲音極小地說道“喝這麼點玩意就迷糊了,這酒量可真差!”

王梟是故意這麼說的。果不其然。這一句話瞬間在宿舍炸了鍋。

“你這麼一個玩意居然敢看不上我們的酒量?”“你能喝多少啊?”“他媽的,你都敢看不起我們了。這都什麼事兒!”

眾人本來就都喝了,被王梟這一挑,也都急了眼。王梟一看火候差不多了。隨即道“我一個能喝你們三個。你們隨便挑。賭點啥都行。”

李偉一聽,來了興趣,趕忙製止了正在批鬥王梟的眾人“那就賭點啥吧!”

“行,就賭你們這些人,一個月的工資!”

“那你輸了賠得起嗎?”

“我給你們簽生死狀。我要是輸了,我這條命都是你們的。我給你們一輩子當牛做馬,給你們打掃衛生!敢不敢?”

最後這敢不敢三個字,說得極其到位。眾人再次炸開了鍋,芬芬報名。李偉抬手一指王梟“你要是輸了,不光得當牛做馬,今後你兩年的工資都是我們的!”

“行,一言為定!”

“豬仔,你可想好了啊!彆到時候說我們欺負你,這可不是我們逼著你的!”

“錄音錄像,簽字畫押!大老爺們,一個吐沫九個丁兒!”

“行,那就來,今天不讓你漲見識,我都白活!”三名保安隊員坐在王梟對麵。

李偉把酒擺放在桌麵。王梟端起酒杯,和對麵一個喝完,和第二個喝,完了是第三個。就這麼輪著喝,起初的時候,李偉他們還是信心十足的。但隨著時間的發展,李偉他們心裡麵也有點冇底了。因為他們這邊三個人,已經明顯有些不中了!王梟那邊雖然也是搖搖晃晃。在強撐著堅持,但最起碼還能坐得穩。

其實王梟這搖搖晃晃都是假的。但是他這演戲的功夫本事,李偉他們絕對是趕不上的!王梟很順利地一直保持著“逐漸越來越多,越來越做不穩。強弩之末”的樣子,陪著對麵三個人喝,不一會兒的功夫。酒喝完了,李偉立刻安排人去買,回來之後。繼續。又喝完了,又買。先後至少買了五次。對麵的三個人終於堅持不住了,先後倒地不起。

王梟眼神撲朔迷離,搖搖欲墜,說話都結巴了“給,給我錢!我,我贏了!”

李偉眾人臉色都變得非常難看,但是簽字畫押,錄音錄像的東西,也不能返回,而且都是要麵子的人。

眾人當即湊錢,十個人,一共給了王梟三萬天狼幣。這裡麵李偉出了大頭兒。

為了今後更好地埋下李偉這群人,王梟也是真的豁得出去。

剛剛起身就故作酒力不知,“咣~”地摔倒在地。

非常吃力地爬起,額頭腫了個大包,鼻血嘩嘩地往下流。連擦都不擦一下。

“嘿嘿”的傻笑著親吻了自己的鈔票“如果不服氣,隨時可以再戰,不行再給你們多加一個人也中!”

王梟這句話可是殺人誅心!搖搖晃晃的出門,走了冇有幾步“咣~”的又是一下,他幾乎是爬著回到了宿舍。關上大門的這一刻,王梟瞬間清醒了許多。

他之所以這麼做,原因很簡單,那就是要給李偉他們製造假象,讓他們以為王梟的酒量,並不能比他們好多少,畢竟他們之前也喝了。

也隻有這樣,他們才能繼續找王梟報仇。王梟又能有免費的酒喝,又能贏錢,還有更多的事情可以做,何樂而不為!

這小酒喝得王梟實在是舒服。他自己躲在宿舍角落。脫下外套,又開始加練了!

他開始瘋狂地鍛鍊“自虐”。酒後的整體狀態會更好。他能感覺到自己方方麵麵的身體素質也在不斷地加強。但是王梟真正想要的,是上一次那種感覺。

那種快要活不下去的感覺,他心裡麵很清楚,如果自己能再把自己逼到那個地步。再扛過去了。自己的身體素質一定會有一個更大的飛躍!

這一刻,他對於自己的人生未來終於產生了一絲希望。他十分期待下一次飛躍。

但是這個飛躍,看起來真的冇有那麼容易到達!

王梟對人性的把控,絕對不是李偉這些小角色能比擬的!

他很清楚,輸了錢,尤其是輸給自己這麼多錢的李偉眾人,絕對不會甘心。

果不其然,次日清晨,王梟正如同之前一樣,打掃衛生。為了演戲演全套,打掃一會兒,王梟就會停下來靠在牆邊,揉揉自己的額頭,彷彿昨天喝多了,今天還未能醒酒一般!

李偉眾人走了過來。

“豬仔,怎麼起這麼早打掃衛生啊。”

“完事了還需要訓練呢!”

“就你那兩下子,彆訓練了,還不夠丟人的呢。”

“努力慢慢來,總會有長進的!”王梟“嘿嘿”一笑,肉嘟嘟的臉,人畜無害。隨即還不忘記又敲敲自己的腦袋,使勁搖了搖頭。

李偉叼著牙簽,話裡有話“昨天冇少贏啊,這筆錢打算怎麼花呢?”

“喝酒這方麵,對我來說,根本冇有啥挑戰。這完全就是給我送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