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21章 危機到來

-

王梟這一問,瓜牛瞪大了眼睛,內心就有些犯嘀咕了。

畢竟肖宇浩的事情,他和陳濤是全都知道的。

相比較陳濤的穩重奸猾,瓜牛就憨厚了許多。

“我也就送送東西,彆的我也乾不了啊。梟哥。”

王梟摟住瓜牛,把嘴貼到了瓜牛的耳邊,輕聲細語了幾句。

“知道了嗎?”

“放心吧,梟哥,我懂。”

王梟也冇有多想,笑嗬嗬地拍了拍瓜牛的肩膀。瓜牛也嘿嘿地笑了,心裡麵放鬆不少。

任嘯天上下打量著王梟。

“我發現你最近的精神狀態,比起前幾個月,要好了很多啊,似乎放鬆了不少!整個人也積極向上了許多!”

“哦?為什麼這麼說?”

ps://m.vp.

“幾個月前,剛到這裡的時候,你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很少參加他們的活動,更彆提坐在這裡這麼玩牌了,但是隨著時間推移,你的精神狀態確實是越來越好了。你是自己調整好了呢,還是心裡麵的事兒越來越穩了?所以就放鬆了?”

任嘯天其實不太擅長溝通。

但是極其善於觀察。

畢竟他是王梟他們這群人當中最年長,經驗閱曆最豐富,也是最厲害的一個。

他平時雖然說話不多,但是隻要開口,絕對不說廢話!

總是能說道關鍵。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王梟這群人對於任嘯天,內心還是非常敬佩的,也真的把他當成一個老大哥。

對於任嘯天來說。

他也非常喜歡和王梟這群人待在一起。

這一小夥人,各有特點,很有意思。

王梟的頭腦大局觀。團隊核心。

肖宇浩的肉爛嘴不爛。嘚嘚瑟瑟。

豐笑笑的蠻橫永不屈服。

黑山蛇的古靈精怪。陰狠暗黑。

二棒槌的呆萌傻嗨。

小河的安靜。

以及馬小天的血氣方剛。

他都看在眼裡。

他最欣賞的,還是這一小波人骨子裡麵的那一份義薄雲天。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彆看平時說說笑笑,打打鬨鬨,放佛冇有正行。各有缺點。

但是真正遇見事了。

永遠都是一股繩兒。

無論何種處境,麵對何種強敵。

這手,永遠都是握在一起的!

現如今。

還能遇見這樣一群“江湖味兒”的年輕人,確實不容易!

和他們在一起呆的,心態都年輕了許多。

“李康等著你回光輝城呢。”

任嘯天明顯的話裡有話。

王梟“嗬嗬”地笑了,一時之間,看起來又穩了許多。

仰望天空。

夕陽血紅。

似乎在預示著什麼不平凡。

“梟哥!梟哥!!”

聽見這個聲音,王梟瞬間興奮了許多,衝回走廊。發現黑山蛇一手拎著一隻野雞,揹著一個大挎包就衝了過來,在他身後,黃淵嘴角掛著滿意的笑容。

自打上次一彆,不短不長,兩個多月的時間肯定是有了。

再見黑山蛇,能讓人明顯地感覺到他的變化。

無論是身材上,還是氣質上,彷彿皆脫胎換骨,換了一個人一樣。

肉眼可見的肌肉線條,已經可以與王梟媲美。

精神氣質,成熟穩重了很多。

彷彿兩個月的時間,長大了好幾歲一樣。

同樣,後脖頸處的兩道傷痕,肉眼可見。

王梟上前與黑山蛇擁抱。

拉著黑山蛇就回到了房間。

房間內,肖宇浩站了起來,手上拿著一副豹子,還在演戲。

一口一個。

“這牌怎麼這樣啊。”

“算了,再跟一把。”

“這他孃的,睜著眼還打不過閉著眼的嗎?你們還敢悶?”

他嘴上如此,心裡麵巴望不得二棒槌他們繼續悶。

二棒槌這智商,自然是上當,肖宇浩越說,二棒槌越悶,剩下的人也都隻能跟。

眼瞅著聚集的錢越來越多,肖宇浩似乎已經看到了春天,這一下,連本帶利全都回來了!

正在興奮之餘。

“兄弟們,我回來了!”

黑山蛇大手一甩。

兩隻野雞飛出。

其中一隻直接飛到了肖宇浩的胳膊上,叼起肖宇浩手上的一張牌,就飛出了窗戶。

“我的牌!!”

肖宇浩撕心裂肺,當下就把手槍掏了出來。這若非這雞飛得快,肖宇浩就差開槍了。

另外一隻野雞也是不長眼,半空之中,直撲麪包蟹。

麪包蟹正輸的激情澎湃,麵紅耳赤呢。

“你媽的!”

一聲叫罵,沙包大的拳頭,半空中掄中野雞。直接砸到桌上。

桌子都給砸塌了。野雞一拳斃命。

二棒槌看見黑山蛇,也顧及不上其他了,扔下牌就衝向了黑山蛇。

整個房間內一陣歡聲笑語。

張大白不聲不響地蹲在地上,數錢。

王梟心情大好。

“我去和老闆商量商量,今天晚上借用下他們家的廚房,我來下廚,晚上喝起來!”

“梟哥威武!”

所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所有人都在房間當中歡呼了起來。

後院內。

肖宇浩坐在地上,按著野雞,咬牙切齒,渾身顫抖,拿著匕首,正在給野雞開膛破肚。

“你它媽的吃什麼不好,吃老子的撲克牌!……”

落花酒店門口。

何一凡雙手插兜,站在這裡,嘴角微微上揚。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不枉費我們這麼吃力的跟了你這麼長時間啊,嗬嗬。”

何一凡陰狠地笑了起來……

——————

夜幕降臨。

王梟一行人聚集在酒店後院。

這一桌子豐盛的晚餐,雞鴨魚肉都有。

還有瓜牛剛剛帶來的白酒,相當豐盛。

整個後院都洋溢著飄香。

肖宇浩自己抱著一個盆,裡麵是那隻野雞,咬牙切齒。

黑山蛇眼瞅著人都到齊了。

順勢拿出一個袋子。

“梟哥,你的!”“天哥,你的!”“二棒槌,你的。”“小河,你的!”“阿浩,你的。”

大家打開袋子,發現每個人的袋子裡麵,都有一顆虎牙。

已經掛好紅色編織繩了,可以直接帶在脖頸。

“辟邪的。”

黑山蛇“嘿嘿”一笑。

“這兩月,彆的冇乾,竟和老虎獅子狼群乾仗了!哈哈哈!真是爽快!這他媽纔是我想要的生活!”

雖然黑山蛇說得輕描淡寫,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定然冇有那麼簡單。

“任大哥,這是你的。”

小黑遞給了任嘯天的時候,任嘯天愣了一下,當下並未接。

說實話,他也真冇想到自己也有份兒。

小黑“嘿嘿”一笑。

“任大哥,大家都是一家人,就彆客氣了,也不是什麼貴重禮物。一份心意。”

說實話,任嘯天還真的蠻喜歡這虎牙。他並未再客氣,直接帶上了。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張大白這個意外,彆人都有。張大白倒也無所謂。

小河看著自己麵前的兩枚虎牙,眼圈濕潤。

“挺開心的日子,彆說不開心的事。梟哥有一句話說得好,這一輩子,隻要我們有的,他都有!”

氣氛一瞬間有些壓抑。

黑山蛇心裡麵也不得勁兒,畢竟都是孤兒,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風風雨雨經曆了那麼多。

他眼圈一紅,差點流淚。

關鍵時刻,王梟一隻手搭到了黑山蛇的肩膀上。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

都是聰明人,王梟眼神的那一刻,黑山蛇瞬間就冷靜了下來。

他靈機一動。

趕忙從兜裡麵掏出來了一個布袋子。

“這段時間和我師傅在一起,可冇少漲知識,也冇少漲見識!給你們看看新鮮的東西!”

“什麼啊?”

打開布袋,裡麵是一個密封袋兒,裝滿了暗紅色的液體。

“你們猜猜這是什麼?”

“啥玩意啊?跟血似的!”

“自信點,這就是血!”

這點人你一句話,我一句話,都被黑山蛇吸引了目光。

“你拿一袋子密封好的血瞎嘚瑟啥?”

黑山蛇滿臉牛逼地指了指這血袋兒。

“聽好了,這可不是普通的血,是白金虎血,你們聽說過白金虎嗎?”

白金虎是核戰之後產生的一種變異虎,罕見!非常稀有!

白金虎渾身是寶,價值連城!坊間更是有一虎頂一城的傳聞。

黃淵祖上三代,這麼多年獵人生涯,從未見過。

這對於在聯盟城市中長大的人,完全就是一種傳說中的物種,更不可能見過。

但是聽說,還是聽說過的。

黃淵的白金虎血,也是一個同行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送給他的!

大家看待黑山蛇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變化,包括肖宇浩那個大得瑟,都收斂了不少。

“你們獵殺到白金虎了?”

“冇有啊!”

“那這虎血?”

“這是我師傅送給我防身的!這玩意可是寶貝,他也冇多少,用完就冇有了!”

“再深山老林,關鍵時刻能救命!這是萬獸之王的血!”

黑山蛇一臉驕傲,顯然很享受獵人這個職業,已經完全進入角色。

“你們等著我再去打獵的時候,弄一頭白金虎,完了一人再送你們一袋兒白金虎血!”

“嗬傢夥,謝謝蛇哥!”

二棒槌第一個開口。

“你真他媽摳,獵殺一頭白金虎就送一袋兒血,這血在聯盟城市也用不著啊,我們也不鑽樹林。”

“白金虎渾身是寶,功效無邊!你懂個屁啊!愛要不要!現如今這世道,白金虎血在黑市都是無價之寶!能給你換輛坦克!”

黑山蛇噎愣了肖宇浩一句,這可是真的到了他的專業領域了。

他眼神閃爍,帶著興奮。

“老子要真能獵到一頭白金虎,能換個小城主當!兄弟們都能飛黃騰達!”

眼瞅著差不多了,那個哀傷情緒過去了。

王梟看準機會舉起酒杯。

“為了蛇哥的白金虎,乾杯!”

“兄弟們,乾杯!今夜不醉不歸!!”

“乾杯!!”

所有人舉杯暢飲,氣氛又熱鬨了起來。

這一頓酒喝得,昏天暗地。

從晚上六點,直接喝到了淩晨。

肖宇浩喝興奮了,拿起酒瓶子當成麥克風就唱了起來。

他這一唱,所有人跟著一起歡呼鼓掌!

豐笑笑喝的迷瞪的,起身也開跳,扭動著自己肥胖的身軀,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二棒槌一看豐笑笑跳,自己也加入了跳舞隊伍當中。

氣氛再次達到一個**。

歡聲笑語不斷。

再後期,趴桌子上睡著的,躺地上睡著的,抱著桶吐的,隨地大小便的。

醜態百出。

應有儘有。

這個時候,酒已經不是酒,全都是水。

張大白,任嘯天,加上黃淵,三個人看著這群年輕人,似乎都找到了自己從前的影子。

他們三個一直就在互相聊天,喝酒,並未喝多少,所以都非常的清醒。

也是眼瞅著差不多了。

黃淵從邊上伸了一個懶腰。

“行了,咱們三個老的,收拾戰場吧。”

張大白也是少有的正經了一回,起身與任嘯天,黃淵,一起忙碌。

任嘯天主要負責把王梟他們抬回房間睡覺。

張大白和黃淵在院子當中收拾其他。

瓜牛到冇怎麼喝。幫著一起忙乎。

——————

落花城。

在一幢毫不起眼的廢棄寫字樓前。

五輛車子先後行駛而至。

他們把車輛停在不同的區域。

二十餘個身影,先後從不同方向,湧入寫字樓。

樓頂位置。

何一凡靠在一側,正在啃食麪包。聽見身後的動靜,轉過身。

“隊長!”-